──長夢迴,神識歸,英魂飄渺續千載。

 


  比黑夜還要深沉的黑,彷彿無止境般的漫延。

  比沉默還更無聲的靜,彷彿無距離般的渲染。

  宛若深淵。

  但他,卻一直都在這裡,不知光陰流逝至何處、不知寒暑輪轉過幾番。

  在無邊無際的混沌裡,融為一體,僅存的意識慢慢地消散……最終飄渺於天地之間,不復存在。

  難道,這便是散魂之後的去處?

  原以為是一瞬間的事,卻是這般漫長的衰敗、最沉默的折磨──在沉默中逝去,在死寂中消散。

 


  但,百里屠蘇仍是靜靜的接受這一切,當時的心情半分未改,無怨無尤。

  因為這是他所選擇的終局,縱使長路歸盡於此。

 

 


  『小子。』

  倏地,如煙縹緲般的喚聲,在這濛濛迷離的空間裡迴盪,宛若水滴劃開池面漫漫漣漪。

  ……這聲音,卻是如此熟悉。

 

  森森光點緩緩地連成線,一道冷凜幽光劃破空間。

  模糊的身影在逆光逐漸清晰,高大魁武,身覆重鎧,靛色長髮披於身後,額上發著微光的墨紋宛若翔於九天的龍,兩頰則隱隱有龍麟浮現,頭頂亦有雙龍角。

  全然陌生的外貌、卻又是似曾相識的氣息。

  『小子,不識得吾了?』男人的嗓音沉聲喝道。

 

  這聲音是……慳臾!

  百里屠蘇猛然睜開眼,雖在意識中得知眼前之人的樣貌,但真正入眼時卻又是另一種震撼。

  ──神將凜凜,龍威赫赫,儼然上古戰龍之風發意氣。

  「你……慳臾…何以身在此處?」散魂前的記憶仍舊清晰,百里屠蘇記得慳臾曾言幾日後死期便至。

  「汝既可在此,吾為何不可?」化為人身的慳臾淺淺冷笑,「吾耗盡神力保汝魂魄不散,不是讓汝在冥淵渾渾虛度。」

  「保我魂魄不散……?」百里屠蘇知道自己身處在某個渾沌不明、晦暗詭譎的空間,茫茫不解地問,「我…究竟身在何處?」

  「冥淵乃陰陽兩界之交際、天地間之錯落處,深幽沉闇,混沌虛無,汝的神識在此飄盪數年,若非吾將汝喚醒,再過些時日,汝之魂魄必定會被冥淵所蝕,化為其一部分。」

  「多謝。」百里屠蘇默然聽完後,誠摯地道了聲謝,雖然簡短但滿懷感激之意。

  「莫言謝過早,汝若不盡快返生甦醒,魂飛煙滅亦是遲早之事。」慳臾道。

  「我要如何才能回去?」百里屠蘇低頭看著自己淡如光影的雙手,深知慳臾的話不是虛言恫嚇。

  「若是從前的吾,彈指間汝早已魂歸,但此身為吾殘留之神識……」未竟之語,是追懷過往叱吒天界的過往,慳臾停頓片刻後,又道:「小子,汝可還有牽掛之人、而那人同樣心繫唯汝?」


  沉默半晌,百里屠蘇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

  猶記得閉上前的念想,是並無後悔的遺憾。


  ──師尊、阿翔、芙蕖、晴雪、襄鈴、紅玉、方蘭生……還有,師兄。

  留在腦海中最多的過往,還是幼時在天墉城的回憶,有師尊的嚴厲關懷、更有師兄溫柔細心的照看。

  私自離開崑崙山後,夜深人靜獨自一人時,便會想起師兄在他剛入門派時,夜裡都會悄悄到他房裡、看望自己是否睡得安穩;在他夢魘時更會輕拍著他那顫抖的背脊,而自己總會在那溫暖的安撫下平靜下來,重新入眠,不再被惡夢擾襲。

  與同伴一行踏遍九州大陸時,即使身旁有人為伴,亦時常憶起從前師兄也曾帶著無法下山的他,走在崑崙山的樹林裡,浸沐在蒼鬱盎意中,稍稍排解抑悶之情;在精怪襲擊時,更會將他護於身後,以己身安危保他全然無恙。

  當朔日來到,煞氣發作而疼痛難忍時,冷汗打濕衣衫,更淋漓涔涔、宛若雨落,他便會想起以前在每月此時,師兄便會陪在他的身邊,以手巾拭去他額際面頰上的汗水,讓他有倚靠能夠撐過痛楚難捱的無月夜。

  有時在城鎮街道裡,偶然瞧見點心鋪子,總是讓他不由自主地靠上去瞧瞧,尋找是否有著相識的糕點──粉嫩的桃花色、特別的心型,能讓他稍解沉埋的思念;雖然每每皆敗興而歸,但吃著丹桂花糕時,總不免想起師兄親手為他而做的糕點,咬在嘴裡,暖進心底。

  兒時的點滴凝聚成的信賴敬崇,在少年後成為心中唯一的情感傾慕。

  至今仍讓他念眷不忘,縱使他明白或許在陵越心中這僅是一份格外深厚的同門情誼。

 


  「小子,汝心中早有答案。」慳臾抬手直指百里屠蘇的心口,斷然道:「執念可化心魔,亦可生成不滅之力,帶汝離開此地。」

  聞言,百里屠蘇疑惑待解,但他尚未開口,卻突然感覺到一股龐大的拉力,硬生生地將他扯離原地,轉瞬間慳臾的身影已在他面前模糊了去。

 

  匆忙之際,只聞慳臾道出最後一句宛若迴盪在耳畔間的話語,百里屠蘇便像是被捲入巨浪漩渦般,因巨大的衝擊而再度失去意識。

 


  「吾將在榣山舊地,靜待汝之歸返……太子長琴。」

 

 

                                                                                                                                                         TBC.

 

昨天外拍的蘇蘇讓我喘到現在嗚嗚啊噢啾啾唒~~~(滿足打滾<<神經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掠 的頭像
星掠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