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幽谷,沁馨芳,空餘殘憾留願盼。

 

  深夜幽谷,綠草香花隨著夜風撫弄而微晃擺動,池面荷花靜謐盛開,為此處增添幾分香氣與清雅。

  明月當空,星光燦耀,奈何此美景良夜,身於谷中的人卻無半點欣賞心思,只是靜靜坐於石亭中,不時望著谷外,似乎在等著什麼人。

 

  回想這些日子以來發生的事,再想到這兩天,風晴雪難得幽幽地嘆了口氣。

  自從蓬萊一役與歐陽少恭決戰之後,解封後的百里屠蘇在慳臾背上慢慢化為荒魂,只差一點便要消散於天地之間。

  所幸上古戰龍顧念往昔與太子長琴之情分,不忍他就這麼灰飛煙滅,用盡最後的力量,保他魂魄不散,只是強行逆天扭轉的命運,仍是多舛。

  雖然百里屠蘇免於魂散天地的劫難,卻陷入漫長的沉眠,不知何時才能甦醒。

  為此,風晴雪嘗試過許多方法,也曾求助女媧大人,但都毫無斬獲。

 

  『若天命未絕盡其路,順應自然,必有善果,不妨耐心等待。』

  因為女媧大人的這番話,風晴雪在桃花谷守著百里屠蘇,多年過去了,仍無怨無悔。

  但如今,卻無法再繼續守候著他了。

  ──幽都傳來女媧大人的諭令,要她即刻回返,不得拖遲。

  她心裡清楚的有個預感,此趟回去,恐怕再無機會離開幽都、再也見不著百里屠蘇和其他人……

  此時此刻,她突然有點明白百里屠蘇在險些散魂時所留下的最後一句話──『雖有遺憾,並無後悔。』

  雖然無法陪伴他至甦醒,但回憶起自相識以來,遇見的許多人、碰到了許多事,這段時日下來的種種,足以雋永一生,縱然今生再見無望,仍是不悔這份相遇。

  就當,蘇蘇與她,緣分至此吧。

  風晴雪心中剩下的牽掛,就是要將依然沉眠的百里屠蘇,託付給值得信賴之人。

  此人雖然她只見過幾面,彼此並無多少交集,但幾次曾聽百里屠蘇提起過他的師兄陵越,從他的言談與態度……她知道,這個人必定在他的心目中佔非常重要的地位,否則百里屠蘇每次不會露出那樣的神情──懷念、依賴、憧憬……甚至、思眷不已。

 

  空中忽傳一陣鷹啼長嘯,風晴雪抬頭一望,百里屠蘇所養的海東青朝她滑翔而來,最後停在她的肩膀上。

  「大鳥,信送到了嗎?」風晴雪輕撫著牠的翅膀問著。

  海東青再度短促的啼叫了聲,以示回應。

  「做得好,待會我弄新鮮的五花肉給你吃。」風晴雪獎勵的話語一出,立刻得到牠用頭頂親暱討好的蹭了她的臉頰幾下。

 

  夜空滄雲驟然湧動,沛然劍氣浩蕩而至。

  風晴雪知道,她等的人來了。

 

  只見勁風平息、被刮起的枝葉落地後,一道英氣挺拔的身影出現在桃花谷中。

  那人信步往石亭走來,來到風晴雪的面前,抱手施禮,「風姑娘,在下深夜來訪,打擾之處,望請海涵。」

  「不會打擾。」風晴雪搖了搖頭,道:「蘇蘇的師兄,好久不見。」

  「自從上次鐵柱觀之後,確實已經過了多年……」陵越本想客氣寒喧幾句,但此時的他左思右想全是想問百里屠蘇的事,完全沒有多餘心思,「請恕在下開門見山,敢問風姑娘可知師弟現今身在何處?是否平安?」

  「蘇蘇他……」風晴雪移開了視線,帶些許愁容,欲言又止。

  看到她這般狀似為難又難以啟齒的模樣,陵越心中一陣酸楚,深怕得到的答案卻是應證了當年的料想。

  ──解封之後,唯有散魂一途。

  他明白順應其心,切莫強求,便是最好,然而心底深處,總是冀望那渺茫的奇蹟,能給予他那命運多舛的師弟一點憐憫。

  斂了斂心神,陵越勉強維持平靜道:「風姑娘但說無妨。」

  「蘇蘇現在很好,也很不好。」

  「風姑娘可否說得清楚些?」

  「蘇蘇他雖然沒有散魂,但卻也不曾醒來過,這些年以來一直沉睡著。」風晴雪邊說著,一邊抬手輕撫著肩上的阿翔,讓牠輕啄自己的掌心。

  師弟他……沒有散魂!這對陵越來說,或許是此生以來聽聞到的最大快事。

  

  沒多久,風晴雪輕拍了拍阿翔,讓牠往屋裡飛去之後,才轉頭看向陵越,道:「蘇蘇的師兄,我帶你去看蘇蘇吧!」

  語罷,便跟在阿翔的後頭,也往屋內走去。

  陵越深吸了口氣,努力壓抑著滿腔宛若滾水沸騰的激盪情緒,邁開步伐、追著風晴雪的腳步而去。

  跨過門檻,陵越很快就見到那睽違多年、依然熟悉的身影,靜靜地躺在床榻上,看起來睡得安詳。

  玄色衣飾如舊,眉間硃砂如昔,堅毅英氣未改,只是身形明顯憔悴瘦弱不少。

  此番情景,縱使心中執念不曾忘卻,但也從未出現在午夜夢迴中。

  每當夜裡猛然醒來時,他甚至絕望地想過──或許連夢中一見都只是奢望。

  而今,卻能見到執著念想數載的人安穩的沉睡於眼前,這教他如何不激動、如何不狂喜?

  掩不住激動顫抖的手,撫向榻上那人的臉龐,摸得到的溫熱、看得到的呼吸,只差無法聽到思念無數遍的嗓音喚著自己一聲「師兄」。

  「師弟他……不曾醒來過嗎?」

  「不曾。」風晴雪搖了搖頭,「這些年我試過很多很多的法子,也回幽都求見過女媧大人,但蘇蘇還是一直沒有醒來。」

  「有勞風姑娘為師弟費盡心力,陵越在此謝過。」陵越再次抱拳施禮,以示誠摯的謝意。

  「對我而言,蘇蘇是很重要的人,不管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風晴雪看著床榻上的百里屠蘇,溫婉的神情隱隱流露著些許傷感,「只是,恐怕再也沒辦法了。」

  「風姑娘可是碰上了什麼難題?」陵越問。

  「女媧大人諭令要我回返幽都,不知何時才能再出來,所以…我想請蘇蘇的師兄好好照顧蘇蘇。」

  「風姑娘放心,我會帶師弟回崑崙山,此番回去後定當竭盡所能,讓師弟甦醒過來。」此話不僅是寬慰於她,亦是陵越打從心裡立下之堅定不移的決心。

  「蘇蘇以前只要一提到你看起來就特別高興,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讓蘇蘇醒過來。」風晴雪認真地說道。

  得知自己在百里屠蘇心中地位之不同,陵越心中又是一番欣喜,但沉穩的他仍維持淡然神情,話鋒一轉,問道:「風姑娘打算何時啟程?」

  「明日一早,我想請大鳥陪我走一段。」風晴雪看向立於床榻邊的阿翔,不由得輕輕一笑,道:「若是沒把答應大鳥的五花肉準備好,牠可要惱我了。」

  陵越微微頷首,「既然如此,還盼風姑娘一路平安,我即刻帶師弟回去。」

  「可以讓我跟蘇蘇最後再說一會兒話嗎?」

  「自是應該,那在下先至外頭等候。」說完,陵越便走出門檻,回到方才的涼亭等候。

 

  頓時,屋內剩下兩人一鷹。

  阿翔左看看、右望望,低聲啼叫後,索性縮在百里屠蘇枕邊,打算在主人身旁睡上一頓好覺。

  風晴雪坐在榻邊,凝望著百里屠蘇沉睡的臉龐,一如數年來經常如此的舉動,唯一的差別便是她那面容上格外憂傷的離愁,使得寧靜的屋裡瀰漫著一股離情依依的氛圍。

  好半晌後,她將這些年來視若珍寶、始終不離身的泥娃娃從懷裡拿出──那是百里屠蘇在數年前於幽都回贈她的,而今她卻將之擺在他的身旁,似乎不打算帶走它。

  心頭湧上的千言萬語,反覆思量,最後道出的臨別話語,唯有……

 

  「蘇蘇,雖然我不能陪在你身邊親眼見著你醒來,但我會在幽都日日為你祈禱,希望你早些醒來,和真正喜歡的人過快活日子。」

 

  離言一句,傾盡昔時情意。

  緣分終盡於此,亦是訣別。

 

 

                                 TBC.

 

我不會說我終於完稿了(痛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掠 的頭像
星掠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