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設定有,大HarryTom有,不是單純的回到過去梗←

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從小養大的孩子是「救世主」,而自己卻是「黑魔王」。

  Harry只覺得這不是命運的安排,就是Merlin對他所開的玩笑真的太大了,已經大到讓他無法承受。

  他在前往萬應室的路上想過,如果結果已成定局,那麼自己曾經努力消滅過的分靈體,真的要讓Tom擔下「救世主」的職責,一個個找出來毀掉嗎?

  那是自己養大的孩子、也是對自己抱以無比依賴的孩子,Harry覺得自己不應該讓他承受這份責任,後悔度過後面還有幾十年的美好歲月──以背負親手殺害自己養父的悔恨。

  然而他也不能無視這些分靈體……日記就是最好的證明,如果Harry沒有先動手毀去它們,那麼遲早有一天那些分靈體就會讓他成為真正的「黑魔王」。

  目前他唯一想到的辦法,就是由他自己親手解決。

  再一次開始毀去分靈體的工作,對現在的Harry而言等同於是親手埋葬自己的生命。

  但是,他也別無選擇。

 

  「你說,這是因為消滅Voldemort的分靈體造成的?」Tom驚詫地問。

  「是的,只是一時的魔力反噬,看起來嚴重了一些,但其實不要緊的。」Harry語氣溫和地解釋著──現在還不是告訴這孩子實情的時候……不過這句話就字面上來說也的確是真實原因。

  「怎麼會…分靈體……」Tom思索著方才聽到的那些關於分靈體的內容,覺得不可思議,還有些許疑惑,「可是為什麼,Harry你會知道這些呢?又為什麼是你要去做這些事?」被稱為「救世主」的……應該是自己才對,不是嗎?

  「上次與Voldemort的接觸,讓我知道關於他的一些事,這些日子下來我也查閱過不少書,也證實了分靈體的存在……這是一種關於靈魂切割的黑魔法,Voldemort用這個方式保證自己不會消失,所以要徹底解決黑魔王,就必須──消滅所有分靈體。」

  「但是、這不是你必須做的事!」

  「不是嗎?維持巫師界的和平,可不是『救世主』一個人的專利。」Harry微微一笑,揉著他的腦袋寬慰自家養子再度炸開的脾氣,「我也只是剛好遇到而已……別想太多。」

  「那你必須答應我──」Tom拍開他的手,抬起腦袋狠狠地瞪著他,「不准再去那什麼萬應室!!」昨天找不到人又在The Marauder's Map上看不到腳印,這種慌張煎熬的心情自己一點也不想再感受一次!

  「好,如果去的話,會告訴你的。」Harry順著他的頭髮繼續安撫。

 

  在Tom對自家養父無條件的信任與依賴之下,這件事就這麼暫時揭過。

  並且在Harry的交代之下,這件事也成為他們父子兩人之間的小秘密。

  Harry相信這時候的Dumbledore應該不會希望「救世主」這麼早就知曉分靈體的事,況且他在心中也有了接下來的打算……還是,別引起其他可能會造成突發變化的因素。

 

  從Voldemort過去的記憶裡,Harry知道了黑魔王如何召喚他的忠實僕人的辦法。

  在一個天氣晴朗的週末下午,Harry確認自家孩子跟他的朋友會在圖書館待到晚餐時間之後,就一個人悄悄地前往Hogsmeade

  進到Three Broomsticks的某間包廂裡,鉑金色的貴族已經等在那裡,帶著略為緊張不安的情緒。

 

  「Mr. Malfoy,午安。」

  「午安──」Lucius謹慎地行禮,若不是來人抬手阻止,他已經單膝跪下了,「My Lord。」

  Harry坐下之後,一杯熱茶立刻送到他的眼前,Harry微微一笑,道:「這麼突然的情況下,你難道就不會懷疑我的身分的真實嗎?」

  「不會,只有Lord能夠隨時召喚他忠實的僕人。」Lucius惶恐地回應。

  「那好,我想要你替我做一件事。」

  「Lord請吩咐,我一定會竭盡全力的為您辦到。」

  「在Lestrange家金庫裡有一個金杯,還有一個屬於Salazar Slytherin的小金匣──這個我想如今可能在一個叫做Kreacher的家庭小精靈手上──這兩樣東西,我需要你去幫我取回來。」

  「……是的,我會盡快完成。」Lucius對這兩項物品知道的不多,這段話卻讓他還是有黑魔王依然無所不知的壓迫感,即使對方看起來還是幾個月前那名溫和的教授,但再也無法讓他有任何放鬆的感受。

  「我相信你。」Harry讚許地點點頭,「至於我已經回來的這件事,我不希望有多餘的人知道,以免破壞我的計畫……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是,我非常明白,My Lord。」

  「喔對了、」Harry放下剛喝一口熱茶的杯子,突然道:「我這裡仍有一些事需要人手,想找個小精靈幫忙……上回跟在你身邊的,我記得是叫Dobby?」

  「是的。」Lucius呼喚出那個依然緊張害怕的家庭小精靈,並且告知他從此刻起必須聽從眼前這位尊貴的主人的吩咐。

  「很好。」看著跟在腳邊的小身影,Harry滿意地笑了笑,起身後還伸手輕拍了一下對方的肩膀,「那麼,我就等待你的成果了,Lucius。」

  Lucius只覺得手臂上的The Dark Mark傳來一陣灼熱感。

  但他垂首不語,恭敬地送走他的主人。

 

  不過在回到Hogwarts之前,Harry就將自己身上的一頂毛線帽子交給Dobby

  那矮小的精靈立刻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手上拿著的東西──是衣物……新主人給的帽子?他、他終於自由了嗎?!

  「Dobby,去享受你之後的自由生活吧。」Harry緩緩地說著,心裡有著說不出來的情緒,像是達成願望的欣慰、又混雜著曾經看著這名小精靈在自己面前永遠閉上眼睛的悲傷,「但是答應我一件事──別告訴別人這件事。」

  「先生、好心又善良的先生……」Dobby的眼淚徹底湧了出來,但他不敢弄髒手上那頂珍貴的毛線帽,只能抓著衣角胡亂擦拭,「Dobby會保密的,Dobby一定不會告訴別人這件事!」

  「去吧,為了你自己。」Harry微笑地送走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小精靈。

 

 

  心中曾經的傷痛和遺憾,也因此稍稍減緩了些。

  Harry無法挽救過去所有的慘劇,但他還能盡目前所能補償還看得到的人。

 

  ──以他現在開始,有限的生命。

 

 

  □

 

 

  Lucius不愧是黑魔王忠誠的信徒,並且有著貴族的絕佳手腕,他的效率非常快。

  在這個學年的期末考試到來之前,Harry就已經拿到了Salazar Slytherin的小金匣以及Helga Hufflepuff的金杯。

  為了避免讓正在準備考試的Tom像那晚一樣察覺到他的狀況,Harry在動手前先對自己施展了強力的Occlumency,也確保自己在昏迷時不會被Legilimency攻破的可能。

  以至於Tom知道自家養父又住進醫院廂房、而且已經待了兩天的時候,已經是最後一科考試結束的事了。

  當他跑到醫院廂房,看到那個坐在病床上面色虛弱、正被Pomfrey夫人逼著喝下魔藥時的黑髮青年,只覺得心中一股莫名的火氣湧了上來。

  「Harry──!!」

  「別再這裡大聲喧嘩!」Pomfrey立刻轉頭過來警告他,「你這樣會影響病人休息,請放低音量,否則就出去。」

  Tom深吸了一口氣,才緩緩道:「是的。」

  「Professor Potter現在需要充分地休息,探病時間只有十五分鐘。」Pomfrey叮囑完,俐落地將空藥瓶收拾完畢,就掀開床簾先離開了。

  此時此刻,Harry非常感謝Pomfrey夫人嚴格維持醫院廂房的秩序,否則依照自家養子方才的氣勢,他恐怕必須裝暈了事。

  「你又做了什麼?」Tom瞇起那雙血紅的眼眸,直視著他道:「別告訴我、又是因為那該死的──」

  「Tom,什麼事情都沒有。」Harry連忙打斷他的話,「只是不小心生病而已,Pomfrey夫人非常謹慎,才要我在這裡多住兩天。」

  「什、麼、事、情、都、沒、有──?」Tom咬牙切齒地唸著,「你看看你的臉色!根本比上次還糟糕,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冷靜點,男孩。」Harry淡笑地勸道:「不然,Pomfrey夫人要把你趕出去了。」

  Tom必須再做一次深呼吸,才能逼自己勉強冷靜下來。

  「真的沒事,只是這陣子感覺確實比較虛弱,或許是那次毀掉『那個東西』的後遺症……我正打算在暑假的時候,去趟St Mungo做一次完整的身體檢查。」

  「你是說真的?」Tom原本還想逼問的,但看在Harry主動提出要去身體檢查的份上,自己這回也沒有像上次那般看到他倒下的畫面……或許真的只是身體不適,於是嚴肅道:「那我等一下就派Arnold送信去St Mungo預約時間。」

  「……好。」Harry臉上的笑容微微一僵,還是默默的點頭了。

 

 

 

 


                          TBC.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