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設定有,大HarryTom有,不是單純的回到過去梗←

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我想Professor Quirrell應該不是趁著夜色出來散步的,而是來找魔法石的,對嗎?」

  「呵呵、呵……這怎、怎麼可能呢?Professor Potter。」

  「怎麼不可能呢?」Harry微微一笑,「或者請Voldemort出來一起談談?我知道他在你的後腦勺上。」

  不止Quirrell,站在Harry身邊的Tom也不禁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下意識看向那包著紫色頭巾的腦袋。

  「你、為什麼──」

  「你這愚蠢的東西!讓我跟他談!」

  「可、可是……主人,您現在──」

  「閉嘴!這是命令!」

  Quirrell只好小心翼翼地解下頭巾,緩緩地轉過身去讓主人面對他們。

  看著那張扭曲猙獰的臉孔,Harry已經見識過一次,早有心理準備之下還算平靜,但Tom則是嫌惡地皺起眉頭,下意識往自家養父身邊貼近。

  「怎麼、害怕了?」Harry低聲問。

  「……太醜、太噁心。」Tom嚴肅地表示自己並不是害怕。

  「噗哧。」Harry忍不住笑出聲來。

  聽到那輕鬆直接的笑聲,讓正準備睥睨地瞧清楚是誰竟敢挑釁嘲笑黑魔王的Voldemort憤怒不已,但是當他看清楚眼前的一大一小的身影時,卻是又驚又怒……

  「不可能!這不可能的──!!」

  「為什麼?為什麼會是你?!」

  「主、主人……?」

  Voldemort的反應倒是完全出乎Harry的意料,這並不是他預期會遇到的狀況。

  但他也不會因此失了警惕,他直接將Tom拉到背後保護著,全力警戒著這對亂成一團的主僕。

  「呃啊啊啊啊──!!」

  突然間,Quirrell發出淒厲無比的慘叫聲。

  一道影子從他身上脫離出來,而他的身體也從臉開始變得支離破碎,像是被黑魔法徹底侵蝕過,到了支撐不住只能迎向毀滅的地步。

  「……是我的…是我的!哈哈哈哈──」

  Voldemort張狂地大笑的身影衝了過來,早有防備的Harry連忙舉起魔杖,魔力凝聚起的防禦和攻擊咒語在頃刻間連著發出。

  但雙方碰撞上的時候,彷彿有兩股能量巨大的魔力互相衝擊般,引起無數道炸開的銀光。

  尖叫、大笑、悲鳴、痛嚎……各式各樣的聲音在Harry的腦袋裡轟然響起,眼前彷彿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光影。

  他在熟悉的慌亂呼喊中,逐漸失去了意識。

 

 

  □

 

 

  黑暗的空間裡,只有燈火搖曳的光影。

  眼前有好幾個陌生的臉孔,紛紛跪地求饒,哭著求「他」放過自己。

  但是一陣張狂的大笑之後,熟悉的三不赦咒之一從「他」口中流暢無比地唸出,魔力迸射的綠光褪去,方才還有生息的人全都變成冰冷的屍體。

  「……Nagini…吃了他們。

  「他」用喑啞冰冷的嘶嘶聲命令著,接著一條大蛇游上前去將那些血肉吞食乾淨。

  畫面變換得很快,像是高速播放的影片,許多陌生的臉孔在面前一一死去,不變的是那始終冰冷殘酷的笑聲與低語……最終停留在一棟熟悉的房屋裡。

  「Lily!是他!快點帶著Harry走!我會拖住他…快走!」

  「求求你…求求你別殺Harry……我什麼都願意做…求你放過Harry……」

  男人的大聲叫吼很快就消失,但是女人的苦苦哀求聲卻持續了一段時間。

  「他」居高臨下地看著擋在嬰兒前面的女人,卻還是高高地舉起魔杖,殘忍地發射出死亡的咒語。

  女人倒下之後,牆上的鏡子碰巧映照出「他」的臉龐。

 

  總是猙獰冷酷地笑著,毫不猶豫地犯下一件又一件的殺戮。

  猶如死神,收割著無數條違逆或是反抗黑魔王的生命。

 

  Harry清楚地看見──那是,屬於自己的臉。

 

  「HarryHarry……醒醒!」

  「……唔、Tom?」

  Harry睜開眼睛時,看到的是自家養子還穿著睡衣卻著急的面容,腦袋昏沉沉的,只覺得十分疲憊,伸手拂過額際還發現自己流了不少汗。

  「你怎麼了?」Tom按照往昔的時間起床,原本是想到浴室盥洗,卻在經過自家養父的房間時聽到了音量不低的夢囈,推門進來又發現他渾身冒汗地顫抖著,連忙將人搖醒。

  「沒事,只是做惡夢……」Harry朝他安撫地笑了笑。

  「會不會是…那時候的後遺症?」Tom擔心地說,「等一下我們去趟St Mungo!」

  「沒那麼嚴重。」Harry揉了一下他的臉頰,微笑道:「不過是做了一個惡夢,或許是前幾天我們一起去麻瓜電影院看恐怖片的影響?」

  「可是──」

  「Tom,我真的沒事。」Harry趕緊截斷自家養子的叨唸,「不過,我倒是有點餓了……不如你先去準備早餐,好嗎?」

  Tom凝視著自家養父一會兒,確認他臉色並不是太難看、也沒有勉強,這才點點頭、準備下樓去做早餐。

  留下Harry坐在床上,重重地呼出一口氣,開始梳理腦袋逐漸清醒卻也紊亂不已的思緒。

 

  那天他在與Voldemort的對峙中昏過去之後,醒來時人已經在醫院廂房。

  身邊除了擔憂的Tom,還有校長先生和魔藥大師。

  經過急忙快步走來的Pomfrey夫人一番仔細的檢查確認沒有問題,Dumbledore就笑呵呵地詢問他關於活板門底下的情形,因為當他和Snape趕到時就只看見黑魔法防禦學教授殘破不堪的屍體,以及昏迷不醒的青年與焦急不已的男孩。

  Harry簡短又謹慎的將過程描述一遍,並且確保不會露出可疑的疏漏……他也慶幸面對DumbledoreSnape的不是只有自己一人,否則他不敢保證在這個時候施展Occlumency還來不來得及──畢竟他有太多不屬於這個時空的秘密。

  所幸看在Tom在場的份上,Dumbledore並沒有深究其他的問題,而是跟他探討了一下關於下個學年的職缺問題。

  『Professor Potter,我在昨天收到Hooch夫人的信,她已經確定新學期會如期歸來……但是呢,現在我們又發生黑魔法防禦學教授空缺的問題,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想繼續聘請你為新任的黑魔法防禦學教授。』

  這本來就是Harry所希望的,所以新的聘書沒花費多餘的心力就成功到手了。

  至於魔藥大師那張更加陰沉的臉,就不在Harry擔心的範圍內了。

  他知道Snape一直防備著他……當然,他相信Dumbledore也是如此。

  對於他們而言,自己還是有值得懷疑的地方──包括依然空白好幾年的來歷,還有對於Quirrell的行動為什麼會這麼精確掌握……巧合並不會是他們相信的理由,哪怕表面上他們並沒有直接戳破。

  不過到目前為止,Harry自信沒有洩漏出破綻讓他們有機可尋,再加上他還是救世主的養父……礙於預言也礙於自己並沒有做出任何危害行為之前,他們都不會有所動作。

  更何況,Harry本來就沒有任何惡意,他只是比平常人多了許多秘密。

  或許有一天,他會向Dumbledore說明一切……但不會是最近,在尚未確定這個時空是否真的會如他所知的軌跡繼續下去之前。

  而在學期結束、回到Aurora Cottage之後,他卻開始經常夢到一些詭異的夢境。

  和一群孩子一起生活的童年、感覺像是在孤兒院裡;前往Hogwarts念書、但遇到的同學卻不是Ron他們,城堡裡的一切都是那麼熟悉卻又陌生;遇到很多人、經歷很多事……就彷彿是在看別人的故事一樣。

  接著夢境一天接一天地起了變化,充斥著血腥、黑暗、汙穢……黑魔法與食死人,殺戮與毀滅,種種邪惡與扭曲的事物在他這幾天晚上的夢境裡赤裸裸地攤開。

  直到今日,Harry在夢裡看到了自己的臉。

  連貫所有夢到的片段,那些應該都是屬於Voldemort的記憶──自己又為何會頻頻夢到?甚至還在夢裡見到了自己?

  Harry覺得自己越來越不了解這個時空所發生的事,也越來越不確定未來是否還會照著自己所知的繼續發展。

  他也無比慶幸尚未讓Dumbledore知曉這一切……畢竟,連他自己都產生了迷茫。

  現在,也只能盡可能的謹慎面對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任何事情。

 

  將腦袋裡繁雜的訊息量整理完畢,Harry打起精神,將自己也打理完畢後下樓等著享用親愛的養子所準備的早餐。

  坐在餐桌旁等著熱騰騰的食物端上來時,Harry的笑容如往常那般溫柔和煦。

 

 

  「Tom,今天早餐吃什麼?」

  「……水煮蛋,你只有這個。」

  「……欸?!」

 

 

 


                          TBC.

 

 

 

 真是逆子(乾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