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設定有,大HarryTom有,不是單純的回到過去梗←

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日子一天天過去,不知不覺期末考試已近在眼前。

  早在那次一起寫作業之後,讀書會的成員就確定了下來,一週至少會相約聚在圖書館兩次,一起討論作業,又或者各自安安靜靜地看書。

  到了考試逼近的時候,在吃飽後到圖書館集合已經是他們每日的默契。

  Tom原本只打算敷衍性地參加幾回就好,但自從他無故缺席一次被自家養父知道之後,當晚就沒辦法踏入他的辦公室,不得已只好「被迫」成為讀書會的固定班底。

  好在有同學院的Draco在,面對其他人也不至於那麼難以忍受……聰明又思緒敏捷的Hermione倒也就罷了,Gryffindor那兩隻小獅子的腦袋還真的不在他所能理解的範圍內。

  「……欸、你們有聽說嗎?禁林的獨角獸死了好幾隻,而且連血都被吸乾了。」Ron抱著魔法史的課本,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低聲對小夥伴們說。

  「血都被吸乾了?」Hermione低低地驚呼一聲,「殺死獨角獸可是會被詛咒的,而且竟然還吸光牠們的血?!」

  「難道,禁林潛藏著什麼可怕的怪物嗎?」Neville驚懼地說。

  對於未經證實的傳言就先害怕起來的反應,Draco有些嗤之以鼻,接著問出心中的疑惑:「這消息是從哪裡聽說的?」

  「Hagrid說的,這陣子他巡視禁林時,陸陸續續發現到獨角獸的屍體。」Ron回答著。

  Hagrid,他們的獵場看守人,這麼說的話確實是可信的。

  幾個小巫師因此暫時放下書本,開始小聲地議論起來──

  「不止這樣,我還聽George說,三樓走廊禁區那邊似乎藏了什麼寶物,還有三頭地獄犬負責看守。」

  「三頭地獄犬?你在開玩笑吧?學校裡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生物!」

  「看守的寶物是什麼?」

  「不清楚,George他們是跑給Filch追的時候不小心闖進去的,只有看到一眼那頭地獄犬似乎守著一扇活板門,還差點被咬到腦袋。」

  ……

  Tom沒有加入他們的對話,但還是側耳聽了幾句。

  三樓的走廊禁區讓他直覺想到披著隱形斗篷還被Harry逮著的那晚,撞見QuirrellSnape爭執時似乎就在那一區。

  不過他的個性本來就不會關注自己沒有興趣的東西,也沒有其他小巫師那般特別旺盛的好奇心,更不會多花費心神在他認為無關緊要的事情上,所以就沒把這些傳聞放在心上,專心準備每個科目的期末考試。

 

  所有考試都結束後的晚上,Tom心情愉悅地披上隱形斗篷溜去找自家養父,卻赫然發現他不並在辦公室裡?毫無理由的不見人影,這可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

  TomHarry的辦公室抽屜裡拿出The Marauder's Map,依照他教過自己的用法,拿起魔杖朝那羊皮紙一點,「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懷好意……」

  校內地圖迅速浮現出來,以及許多寫有人名的腳印。

  Tom急忙掃視著地圖,很快就在三樓走廊上發現Harry的蹤跡,而且看他的方向……是朝禁區的位置走?

  沒來得及多想,他重新披上隱形斗篷後就往走廊跑,最後果真在那扇門的外面找到了正想開門進入的自家養父。

 

  「Harry……!」

 

  迎接他的,是黑髮青年那張帶著詫異神情的面容。

  翠綠的眼睛意外地望了過來,似乎是在訝異他的到來、以及感嘆著什麼……?

 

  □

 

  Harry在還沒接近學期末的時候就在想這個──關於魔法石以及Quirrell的問題。

  在他一年級的時候,除了要忙著應付期末考試,還要想辦法保護魔法石不被Voldemort給搶走,但是他的養子,看起來一點也沒有要管閒事的打算,完完全全就是個認真讀書的好孩子,唯一會違反校規的事情就是經常在夜裡溜出來到他的辦公室賴著不肯回去乖乖睡覺。

  不小心將這個時空的「Harry Potter」養到完全脫離救世主的道路,Harry再次的反省自己,並且在經過幾個晚上的深思熟慮之後,決定自己繼續接下打倒Voldemort的任務。

  ──反正是早就經歷過的事,再加上現在的他正值魔力狀態的巔峰年紀,解決一個被主魂附身的黑魔王僕人,並不是件難事。

  但是Tom的突然出現,還是讓他感到有些意外,並且感嘆起這是否還是命運的安排──「Harry Potter」畢竟仍然擁有他身為救世主的責任與宿命。

 

  Harry想起自己先前嚴格禁止自家孩子深夜再偷溜出來以專心面對考試,而近日又忙著盯Quirrell的行蹤,讓他完全忘記今天是期末考試的最後一日。

  看著眼前的孩子收起手上的The Marauder's Map,抬頭望過來的那雙眼眸帶著非常直接的質問,讓Harry微微苦笑,道:「考試完不好好休息、或是和同學一起狂歡慶祝,跑出來做什麼呢?」

  「我如果沒出來,還不知道Professor Potter也有夜遊的喜好。」還不說實話?Tom忍不住冒上來的怒氣,血紅的眼眸狠狠一瞪。

  「假設,我告訴你是為了消滅Voldemort呢?」Harry看著自家養子如預料那般露出驚詫的神情,接著又簡單扼要地告訴他關於Quirrell種種可疑的地方與穿越這扇門之後「可能」會遇到的情況,「Tom,你要跟我一起去嗎?還是回去好好睡覺?……我保證明天太陽升起時,一切都會沒事的。」

  「我要去。」Tom立刻扯住他的衣袍,一副『你休想拋下我』的模樣,儘管是要面對魔法界人人感到驚懼害怕的黑魔王,他也毫不猶豫。

  「那好,之後我們肯定會碰上一些……麻煩,你必須要跟緊我,還有聽我的指示,不能擅自行動,知道嗎?」雖然會發生什麼事Harry的心裡十分清楚,但還是難免擔心會有突發意外傷到這孩子。

  「我保證不會胡來。」Tom立刻順從地說。

  Harry從自家孩子的手中接過The Marauder's Map,先收進自己脖子上的小金匣中,然後叮囑他把魔杖緊緊地握在手裡。

  踏進門內,角落那架自動演奏的豎琴已經彈奏到了尾聲,三頭地獄犬的眼皮抽動起來,顯然有快要甦醒的跡象,Harry連忙一揮魔杖,讓演奏重新開始,也讓那頭兇惡的巨犬繼續沉浸在夢鄉裡。

  Tom還沒有看過這麼龐然巨大的怪獸,站在自家養父身旁,抬起腦袋認真又驚奇地注視著。

  「看傻了?」Harry忍不住調笑道。

  「……才沒有。」Tom輕哼一聲,將目光收了回來,催促他的下一步。

  Harry低聲一笑,做好準備之後,才帶著他躍下活板門。

  底下迎接他們的魔鬼網不成問題,一團火光就讓那些張牙舞爪的藤蔓枝枒縮到角落去;會飛的鑰匙也不是問題,就算Harry的飛行技術不如少年時期,幾個咒語要拿到也是眨眼間的事。

  至於巫師棋的關卡,Harry瞬間就做出決定──讓Tom試試,沒道理當年Ron可以做得到,自己的孩子會不行……身為一名父親,終究還是避免不掉事事以自己的小孩為榮的驕傲,況且他家的Tom本來就是最優秀的!

  Tom果然沒有辜負自家父親的期待,展現了他的聰明才智與自小就經常鑽研巫師棋的經驗,不到十分鐘就成功讓對手的國王惱怒地丟下皇冠,漂亮地喊出Checkmate

  看著那凱旋歸來的孩子,還微微抬起腦袋一副求表揚的得意模樣,Harry不禁失笑地揉揉他的頭頂,兩人繼續前往下個關卡。

  到了魔藥大師的這一關,邏輯遊戲還是交給Tom解決,不到三分鐘的時間,他就伸手握住那瓶能夠繼續前進、但卻只有一人份的藥水,目光緊緊地盯著Harry,那意思非常明確──你別想丟下我,一個人自己過去!

  對這結果Harry並不意外,藥水誰喝都無所謂,就算是Tom喝了,自己難道就沒辦法穿越眼前的火焰嗎?沒道理Quirrell做得到的,現在的他卻做不到。

  最終,父子兩人還是一起走到了最後的關卡。

  一面鏡子,還有站在那面鏡子前的Quirrell

 

  「晚安,Professor Quirrell。」

  「晚、晚安…Professor Potter…還有…Mr.PoPotter……」

 

  然而,轉過身面對來人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卻沒有平常那般神經兮兮的緊張模樣,而是謹慎小心,卻又難掩焦急。

 

 

 

 

 


                          TBC.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