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現代架空向,高中生X家教PARO

◎2014年槍王大大慶生小料本

 

 

 

 

 

  Chapter 01

 

  少年將滾燙的熱水倒進茶壺裡,神情認真而專注,沒多久茶香飄散在空氣裡。

  接著,他從冰箱拿出一個紙盒,盒面上的LOGO是來自於某間知名搶手的蛋糕店,他輕輕地打開盒蓋,將裡面的八吋藍莓芝士蛋糕拿出來,小心翼翼地切了兩小塊,分別放到手邊兩只精緻的甜點盤子上。

  在把蛋糕盒放回冰箱之後,少年把茶壺、茶杯還有蛋糕端到客廳桌上,他抬頭看了一下牆上的時鐘──659分。

  跟那個人約定的時間是七點,對方通常不會準時到,多半會遲到一會兒,三、五分鐘到十幾分鐘都有可能,但少年從未在意。

  ──即使他很珍視與對方相處的每分每秒。

 

  『叮咚。』

  門鈴響起的那瞬間,少年那張猶有幾分稚氣但已經長得十分俊帥的面容,立刻露出了溫柔微笑。

  他迫不及待的去開門,在見到門後那張淡然慵懶的笑容時,努力克制了想和許久以前一樣、直接孩子氣地抱住對方的衝動。

 

  門外,一名穿著T形衫和牛仔褲的大學生,踏進門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揉了揉少年的腦袋,並且帶著笑意的喊了一聲,「小周。」

 

  ◆

 

  葉修和周澤楷的第一次見面,大約是在兩年多前。

  那時的葉修剛考上大學,而周澤楷才只是初三生,按理說他們要認識的機會微乎其微,偶然在某次機會之下,葉修成為周澤楷的家教。

  但其實也只是因為葉修一個人在S市念大學,關心兒子的葉媽媽替他找了一份差事──她在S市有個好友的小孩正在念初中,需要一名家教,所以她就把自己的大兒子給賣了過去。

  起先,葉修是半推半就去的,原因非常簡單,就是「哥好不容易可以放出門逍遙了還得被份差事綁住?這到底什麼人幹事!」

  但是和他的家教學生周澤楷相處之後,久而久之,葉修覺得這份差事也沒什麼不好的。

 

  每個星期就上兩天課,星期二和星期四的晚上七點到九點。

  老媽的朋友自然是家境豐裕,所以這薪資待遇放到市價行情可是會讓人眼紅的。

  更重要的是……小周這孩子,真的好得沒話說啊,比起親戚家那些熊孩子真的是乖上天了。

  靦腆安靜,乖巧有禮貌,問什麼答什麼,雖然一開始總是要花些心思去猜他那惜字如金的回答底下的真實含意,但熟悉之後也就不怎麼需要猜了,小孩子的心性還是挺單純的。

  而且說是家教,其實也不用怎麼費力教他,周澤楷的成績表現一向很好,聰明又認真,只是唯一的問題就是……太寡言了。

  也不太擅長和同學相處,平日裡除了念書也沒什麼休閒娛樂,假日的作息跟平常上學時沒兩樣,頂多是把上學的時間花在閱讀上面,偶爾和同學去打球,除此之外就沒了。

  幸好他長得夠帥氣、成績又優異,所以雖然即使不太常跟同學打交道,但人緣還不錯,同學們對他都挺友善的。

  葉修從他媽媽那裡聽來之後,只覺得這小孩也太悶了,跟個小老頭兒似的無趣,以同年齡的小孩來看,這種時候在外頭就是和朋友玩野了才會回家,在家裡也是黏在電腦屏幕前迷著電玩遊戲啊……怎麼會有除了做作業和查資料外其他時間根本不會碰電腦的小孩?這讓他嘖嘖稱奇了好久。

  而周澤楷的媽媽也不是為了學業問題才要幫兒子找家教的,因為他們夫妻平常工作都忙,家裡只有周澤楷這個孩子,看他一點也不像同年齡的小孩那般活潑搗蛋也挺心疼的,所以想找個家教陪他念書、聊天,做些別的事也好。

  這也是葉媽媽把他的大兒子踢過來的原因──葉修雖然懶歸懶,有時候行為看起來也不像話,但他人緣很好,也讓很多朋友對他又愛又恨……應該有辦法讓周澤楷活潑起來──當然葉媽媽也耳提面命過不准帶壞人家那麼純正的孩子。

 

  事實證明葉修確實是有本事的,即使對方是個小他幾歲的初中生也一樣。

  在第一天家教課的時候,葉修就一口一個「小周」,十分的親暱;而他也不要周澤楷生疏的喊他,打著從前自己轉校前也念過同一所初中一個月的理由,要周澤楷喊他「前輩」。

  嘴裡叨叨唸著「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所以葉修很胡謅又很堅持的說第一次相處一定要有重大突破,之後才會順利……不過也好以在第一天相處情況來看,周澤楷似乎也能接受他這個家教,走的時候還帶著靦腆的微笑送葉修出門。

  上過幾次家教課之後,兩人就漸漸混熟了。

  所以在一段時間過後的某個週末假日前夕,周澤楷支支吾吾地說週日想和葉修去看展覽──周媽媽立刻給葉媽媽打了通電話大力讚賞葉修的表現,還說要給他漲工資。

 

  現在葉修大學三年級,周澤楷高中二年級。

  上家教的時間還是一如往昔。

 

 

  「今天有什麼好吃的?」葉修自來熟的踏進客廳,一下子就瞥見了桌上的茶壺和蛋糕,「哇噢,看起來挺可口的?特別準備的?」

  「嗯。」周澤楷很快地點點頭。

  「小周對我就是好啊。」葉修坦然接受他的好意,並且十分捧場的在沙發坐下來。

  「前輩,給。」周澤楷趕緊替葉修倒了熱茶,還遞了吃蛋糕的小叉子給他。

  「謝啦。」葉修接了過來,直接切一小塊蛋糕送進嘴裡,幾秒鐘之後立刻點評道:「真的挺不錯吃的,哪裡買的?」

  周澤楷老實說了那間蛋糕店的名稱。

  「喔喔,我知道,前些天沐橙還跟他哥吵著要買的,沒想到被我先吃到了。」葉修樂嗬嗬地繼續吃著蛋糕。

  他吃蛋糕的那副模樣,差點就要讓周澤楷把自己的那一份也推給他,不過葉修也不是很饞甜食的人,只是圖個新鮮而已,所以吃這麼一塊也就差不多了。

  「這幾天在學校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嗎?」算是例行作業,葉修每次來都會跟他聊聊學校發生的事。

  周澤楷認真回想了一下,最後搖搖頭。

  「嗬嗬,那我來說一下前天某個話癆學弟的八卦好了……」葉修毫不藏私的將學弟給賣了,他講得活靈活現,聽得周澤楷的嘴角一直維持著某個表示心情愉悅的角度。

  兩人邊吃邊聊,甜點吃完之後,葉修幫忙收了一下盤子,讓周澤楷去拿作業和課本,他陪著他寫作業和念書。

 

  教周澤楷這個學生真的不怎麼需要耗心力,即使是上了課業更加繁重的高中之後。

  葉修還是維持之前的習慣,帶著自己要看的書,在陪著他做功課和看書的時候在旁邊做自己的事,偶爾一邊閒聊,偶爾陪他討論一些開放性的議題。

  ──真的是很乖、很讓人喜歡的孩子啊。葉修不僅一次如此感嘆著。

 

  書寫的沙沙聲持續一陣子之後,周澤楷突然從物理題目中抬頭,下意識的往旁邊一看,卻看到了葉修靠著沙發椅背、不小心睡著的模樣。

  ……記得前輩有說、這幾天有一份很重要的報告要交?

  周澤楷想著葉修應該是忙累了,所以也不打算把人叫醒,但是他也就這樣盯著對方,遲遲移不開視線,方才還在腦袋裡的物理公式,一個個都被擠出腦海。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這個人的模樣。

  笑得很輕鬆、神情有些慵懶,但眼睛看著自己……突然覺得很溫暖、很放鬆。

  他不是不能和別人相處,只是總覺得自從許多年前隔壁的玩伴搬走之後,就再也找不到能和對方自然交流的對象……直到前輩來當他的家教為止。

  葉修就像親切的大哥、朋友、同學……與他分享很多生活趣事,想了解他的生活、願意拉著他到外頭看看、給予不少有意思的想法……和葉修在一起,很開心,很自然而然想這麼一直下去的舒服──特別是他溫和的看著自己、帶著笑意的語氣喊著自己「小周」的時候。

  一成不變的生活,因為有了葉修,開始變得有趣了起來。

  每週兩次的家教,是他最開心的時候。

  甚至……好想、好想再跟葉修多相處一點的時間。

 

  不知道什麼時候,周澤楷已經起身站到葉修的面前。

  俯下身,那張總是慵懶從容的臉龐已經近在自己的眼前,儘管那人雙眼正緊緊閉著,還是能想像他平常和自己說話的模樣,嘴唇一張一合、經常對自己彎著唇角的那抹溫和笑意……

  前輩的嘴唇……好柔軟、好溫暖、好舒服……好想要更多──

 

  「唔……」葉修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發現周澤楷站在自己的面前,單手摀著臉,看起來臉挺紅的?「小周?怎麼了?」

  周澤楷沒有回答、也沒有看他,幾乎可以說是落荒而逃的回到位置上坐好,重新拿著筆、埋頭盯著課本上的習題。

  「哈……不小心睡著,這幾天趕報告真是趕了半條命。」葉修打了個哈欠,然後還伸了個懶腰。

  他看著周澤楷還是低頭盯著書頁,但是已經連耳根都紅了……葉修若有所思的摸著下顎思考著。

 

  結果這一天到結束時,周澤楷看起來一直有些慌張,眼神也不怎麼望向葉修……他平常總是會用帶著滿滿笑意的眼神看著他應聲或是點頭搖頭的。

  最後,葉修帶著周澤楷塞給自己那盒已經切去兩塊的蛋糕,回到了和同學及同學的妹妹一起合租的宿舍。

 

  「哇塞,這不是小橙吵著說要吃的蛋糕嗎?你那個家教的學生真是貼心啊!」

  「嗯……」

  「阿修你幹嘛?魂不守舍的在想啥?」

  「哥在想很重要的事。」

  「什麼事?」

  「所謂的……少年情懷──」

  「好端端的發什麼春啊從現在開始你給我離小橙遠一點!」

 

 

  Chapter 02

 

  下課的鐘聲響完之後,講台上的教授又意猶未盡地講了十來分鐘,才宣布放行。

  葉修看了一下手機的時間已經有點晚了,只好在校門口旁邊的小餐館吃碗餛飩就匆匆解決了晚餐,因為他趕著要去上家教。

  搭上了公交車,他挑了後排的位置坐下。

  眼睛雖然盯著窗外,但眼底卻什麼也沒看進去,腦海不自覺地想起其他事情。

  ──好比說,他的家教學生,周澤楷。

 

  上星期的家教課時,他不小心打了瞌睡。

  雖然他是真的挺疲倦的,但畢竟是在別人家的沙發裡打個盹兒,所以他也沒有睡得很沉,周遭發生什麼動靜他還是有點知覺。

  起先只覺得四周很安靜,他想那時的周澤楷應該是很專注的在寫題目。

  不知道過了多久,隱約好像有人靠了過來──熟悉的味道,離自己非常的近……好像是周澤楷身上沐浴乳的味道,印象中他那天因為考試比較早放學、所以已經洗完澡了。

  感覺到溫熱的吐息吹拂在自己臉頰上的同時,嘴唇也傳來被什麼貼覆上的柔軟觸感,以及那屬於另一個人的熱度……他這是被人給親了?

  休眠中的大腦因此而開始恢復運轉,當葉修睜開眼睛時,就看到周澤楷紅著臉站在自己面前,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

 

  ──看起來就是剛剛幹過什麼壞事。

  ──而壞事還是偷親自己的這件事。

 

  也是在那一次之後,葉修心裡原本模模糊糊的感覺,逐漸明朗起來。

  周澤楷──那名比自己小了兩歲多的少年,確實喜歡著自己。

 

  起初他查覺到的時候,還以為是自己的神經太敏感。

  畢竟是個不太擅長交際的孩子,或許對自己比較依賴信任,那恐怕也只是因為當成朋友或是年紀相近的兄長看待……畢竟周澤楷是獨生子,不像他從小就和雙胞胎弟弟打鬧長大的,家裡沒有兄弟姊妹陪著成長的童年或許比較寂寞。

  但是久而久之,那雙純淨眼底的深處所透露的訊息,那張好看的臉龐在看到自己之後總是露出發自內心的喜悅笑容,以及在談話時他那般極力隱藏的小心翼翼,再加上三不五時準備的蛋糕點心給自己……幾乎到了、可以說是討好獻寶的地步了。

  葉修雖然對感情這方面沒什麼興趣,所以表現很淡漠,更沒有任何經驗可言,但這也不代表他的感覺是遲鈍的。

  有人對自己表現出逼近突破友誼界線的最大好感度,這一點他還是能感受得到的。

 

  而在確認了周澤楷對自己有這般念頭時,葉修的心情反倒是複雜起來。

 

  不是覺得麻煩,也不是覺得困擾,更不是覺得反感。

  而是──疑惑不解、茫然不明、措手不及……可能還有一點開心吧?

  真的就一點點!葉修表示這必須絕對肯定要強調一下。

 

  對於周澤楷,葉修原先也沒有抱持太多想法。

  簡單來說,他對周澤楷的好感度也相當高,只是在這之前都是以身為一個「前輩」對於「學弟」那樣的看法。

  但是在意識到對方的心意之後,潛意識裡也開始有了變化。

  一個長得帥氣個性又好的小年輕,聰明穩重又乖巧聽話,在他這個年紀實在不多見。

  雖然家境很好、身為獨生子父母也算疼愛,但完完全全就不是長歪的富二代,成天不學無術、像個紈褲子弟……這些都沒有。

  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實在是太害羞靦腆了,將來長大之後還是這樣肯定很容易吃虧。

  但是這樣的特色反應在周澤楷身上,卻又沒什麼違和感,甚至套一句班上那些妹子們成天掛在嘴邊的形容詞,就是──又呆又萌,完全可以有。

  萬一周澤楷被她們那群人看到的話,肯定是陷入瘋狂、如狼似虎的……不行,這得極力避免才可以。

  ──無意間,「護食」的心態不知不覺地冒了出來。

 

  與此同時,葉修也想到一個問題。

  ──如果哪一天,周澤楷真的向他表白的話,那該……如何是好?

 

  平心而論,他是打從心裡喜歡那小年輕,只是那樣的心情原本非常純粹。

  若是那一天真的到來的話──他要是拒絕,周澤楷肯定會失落難過。

  一想到那張猶有幾分稚氣的俊帥臉龐出現那樣的神情……他突然覺得非常不忍心,也捨不得。

  倘若,要是答應的話……仔細想想,心裡好像還真的沒有多少抗拒的感覺?

 

  ──臥槽還沒發生的事情想這麼遠幹嘛!!

  發現越想答案越失控的葉修,悲憤地制止自己再繼續想下去

 

  但也幸好他突然激動起來才回過神,不然就真的要坐過站了。

 

  ◆

 

  「……前輩?」周澤楷覺得今天的葉修好像怪怪的,捧著自己的書在看卻好像在走神,他已經把一整頁的題目都寫完了,但他似乎都還沒有翻頁過?

  「唔、嗯……?」葉修愣了兩秒後才抬起頭來看向他,表情看起來有些因為突然被喊而愣了一下,很顯然有什麼心事的模樣,但他也很快就反應過來,放下手中的書之後、立刻接著道:「小周,怎麼了?」

  周澤楷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也不像是身體不舒服,所以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和葉修相處這麼長的時間,還沒有見到他這副模樣,而要說自己知道最近唯一一件會讓他看起來心不在焉的事情,也就只有前幾天發生的事情……

  ──難道,前輩上星期真的發現了……自己趁他睡覺時偷偷親他的這件事?

  這想到這裡,就算已經過了好幾天,周澤楷仍舊覺得臉頰有些發燙,而且不敢再繼續盯著葉修看……這大概就是一種偷做壞事的心虛。

 

  「小周。」葉修突然開口喊了聲。

  「……!」因為還處於心虛的狀態中,所以周澤楷的臉上自然是出現了明顯的驚嘆號。

  「嗬嗬,沒這麼容易受到驚嚇吧?方才你叫我的時候我也沒這麼大的反應啊。」葉修看他就像是隻受了驚嚇而驚魂未定的純真小白兔,帶著調侃的笑意道:「在想什麼?怎麼臉都紅了?難不成是被我剛剛嚇的?」

  「沒、沒事。」周澤楷趕緊否認。

  「回答得這麼快又結巴了一下,肯定有問題。」葉修瞭然地笑著,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什麼事情說出來,哥可以給你出主意!」

  於是,周澤楷搖頭搖得更用力了,然後逃避似的繼續低頭寫著物理題目。

 

  ──這小年輕、該不會也在想上星期的事情吧?

  葉修搓著下巴,一副正在思考什麼人生大事的樣子。

 

  因為也沒什麼心思看書,又呆坐了一會兒,葉修乾脆站了起來,自告奮勇地說既然果汁已經喝得差不多了,那他來幫忙泡個茶。

  周澤楷原本想要起身攬下這件工作的,但意外遭到駁回,還被按回位置上繼續用功。

 

  雖然沒進過周澤楷家的廚房幾次,幾乎每一回的點心或是飲料都是他還沒來之前,小年輕都已經準備好了,但是在稍微問了一下茶包、茶杯那些物品的位置之後,葉修還是悠悠哉哉地晃進廚房,一副很是熟稔的模樣。

  過了一會兒,葉修端著兩杯熱茶要往客廳走,在經過餐桌的時候,正好發現上頭擺了幾封信,而且都是粉紅、粉藍、粉黃、粉綠……等粉色系的信封,圖案不是小花就是愛心,看起來非常的少女風。

  好奇地瞄了一下上面寫的收信人──果真、清一色都是「周澤楷」啟。

 

  「我說,小周啊……」葉修放下茶杯之後,突然喊了坐在右手邊的小年輕。

  「……是?」周澤楷立刻抬起頭來,臉上帶著幾分困惑。

  「小周真是受歡迎,收到的情書可是一口氣好幾封呢。」葉修帶了些想要逗弄一下他的惡趣味說著。

  「不、不是!」周澤楷慌忙地搖頭,解釋道:「被…硬塞的。」

  「噗。」葉修忍不住噴笑了,接著又是一連串的大笑,「哈哈哈哈────!」因為那個在學校裡被一票妹子硬塞情書的周澤楷,怎麼好像被餓狼圍上的無辜純情小綿羊?這畫面太逗比了讓他笑到差點岔氣。

  「前輩……」看到葉修笑成這樣,周澤楷露出有些無奈又有些可憐兮兮的表情望著他。

  「哈……咳、抱歉,有點難忍住。」好不容易止住了笑,葉修很乾脆地道歉了,但那刻意正經的神情看起來也沒有多大的誠意,而且他後來又補上了一句,「不過話又說回來,小周,緣分這種東西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有好妹子的話可得好好把握啊!」

  周澤楷用力地搖搖頭,語氣有些著急的道:「只、喜歡…前輩!」

  話一脫口,那張年輕臉龐的神情頓時有些精彩──慌亂、緊張、不知所措,從臉頰紅到耳根,眼神也迅速轉開,低著頭、再也不敢望向眼前的人。

  「……啊?」葉修這下子是真的愣在當場了。

  來之前才在公交車上想過的問題,沒想到還真的碰上了!

  他原本認為以周澤楷靦腆害羞的程度來看,大概在短時間之內都不太可能有聽到他告白的機會,所以葉修在發現桌上那幾封情書的時候才會毫不避諱地想逗弄他一下,沒想到卻讓他真的說出口了。

 

  ──小年輕你這麼衝動,哥會很苦惱的你知道嘛!

  ──葉修突然有種人不作死果然就不會死的領悟,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現在的屋內非常安靜,大概連根針掉下去的聲響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寂靜的相對無言持續了一會兒之後,還是那個就算心裡很想裝死但還是不得不面對的前輩,先是打破沉默地道:「小周,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

  「……就是,喜歡。」周澤楷忐忑不安地重新抬眸望向他,乾淨清澈的眼神仍然有著緊張無措,但那心意是十分堅定的,「非常喜歡。」

  縱使方才幾乎是衝動表白所以因而感到驚慌擔憂,但那份喜歡的心情絲毫未損──目光、神情……極其認真,從未看過他這副模樣的葉修深刻清楚地感受到他誠然真摯的情感。

  腦海中的想法高速地轉啊轉著,但不管自己選擇的是什麼樣的回答,依舊有一件事葉修並不忍心看著它發生……那便是周澤楷傷心落寞的模樣。

  ──他真的捨不得、也不想讓周澤楷露出那樣的神情。

 

  心只要一柔軟,便什麼否定拒絕的詞語都說不出來,就算是極度委婉的回絕也是一樣。

  換個角度想想,或許自己也和對方有非常相似的心情,否則也不會如此的捨不得……

 

  「小周……」葉修低喊一聲之後,發現面前的少年整個人好像更加緊繃了起來,就像是隨時會面臨斷裂的絃,他不禁柔和一笑,繼續道:「在你成年之前,我們就先維持現狀吧。」

  周澤楷的臉上出現了短暫的空白,顯然是一時之間無法理解他這麼回答的用意。

  「畢竟你現在可還沒成年,要是在你十八歲生日之前一個不小心擦槍走火……那就不好了,哥可不想殘害國家未來的中流砥柱。」葉修伸手揉了揉他的腦袋,發現那少年根本已經是呈現呆滯空白的模樣任由自己各種搓揉。

 

  細細地思考葉修的答案……周澤楷從呆愣、驚訝,到最後滿心期待的喜悅。

  ──前輩沒有拒絕他,也沒有因此想要疏離他。

  ──前輩願意等待自己成年之後,再給自己答案。

 

  這樣的結果,已經讓他欣喜若狂。

  周澤楷忍不住抱緊了葉修,將臉埋在他的肩窩,低聲道:「喜歡、好喜歡……」

 

  只要有今天的回應,他就不怕幾個月之後得到的答案。

  無論如何,他會繼續、這麼樣的喜歡葉修,並且牢牢地惦記。

 

  雖然覺得小年輕這樣似乎有點放肆,但葉修最後還是縱容了他的舉動。

  殊不知將來,縱容到最後的結果,被「殘害」的可是自己。

 

 

  晚些時候,葉修回到了宿舍,還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

  他在小廚房煮了碗麵要吃,卻不小心把麵條給煮爛了。

 

  「……哥哥,阿修怎麼了?」

  「小橙乖,別靠近,你阿修哥現在的情況有點危險,妳先去寫作業吧!」

  「危險?阿修他沒事吧?」

  「沒事、沒事,不嚴重,不過妳先把作業做完好不好?哥哥等一下拿布丁給妳吃。」

  「好,那我先去寫作業!」

 

  「喂,蘇沐秋你個沒下限的跟沐橙亂說哥怎麼樣了?」

  「唷,總算回神了?你知道你現在的表情看起來是什麼樣子嗎?」

  「還能什麼樣子?正面積極優秀向上的好青年啊。」

  「呸───!」

  「你這是赤果果的忌妒。」

  「誰忌妒你那副發春樣啊再警告你一次不准靠近我家小橙五公尺以內!!」

 

 

  Chapter 03

 

  『鈴鈴鈴鈴鈴────』

  刺耳的鬧鐘聲響,突然大聲地響徹整個屋子。

  但房間裡正熟睡著、同時也是距離最近的人卻沒聽見,反而是另一個人罵咧咧的跑進來,將鬧鐘按掉之後,毫不留情地把床上的人給搖醒……

 

  「阿修!!!!!!」蘇沐秋一邊掀開床上那人的被子、一邊大喊著。

  「……唔、幹嘛?」葉修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睡意朦朧地道:「幾點了?」

  「下午五點半。」蘇沐秋沒好氣地說著,「你不是從昨天晚上就通宵趕工到今天中午?怎麼不多睡一點?設定鬧鐘要幹嘛?」

  「如果可以我也想睡到明天早上啊……」葉修掙扎地爬起來,抓著頭髮、有些無奈道:「今天晚上要家教。」

  「……你睡傻啦?」蘇沐秋嚴重懷疑他是不是最近壓力太大又忙昏頭了,「今天不是星期二也不是星期四,是星期一耶!」

  「沒、哥腦袋清楚的很。」葉修打了個呵欠,臉上猶有幾分睡意,道:「小周跟我調換的時間……上星期四我走之前他突然跟我說,他家人今天晚上都不會回去,想把原本明天的家教時間提前到今天。」

  「家裡沒人在跟家教有什麼關係?幹嘛要換時間?」蘇沐秋一臉納悶,「難不成是還沒成年害怕一個人看家?」這理由好像有點微妙。

  「小周是還沒成年沒錯……欸、不對!今天幾號?」葉修突然抓起隨手扔在枕頭旁邊的手機,滑開螢幕、立刻點了日曆來看──上面顯示的日期是十一月二十四日。

  備忘錄提醒:小周的生日。

 

  「你那什麼表情?」蘇沐秋湊過去看他的手機螢幕,發現葉修在自己的手機設了備忘錄,頓時有些幸災樂禍地道:「嘖嘖,人家的十八歲生日你還忘記啊?想想人家小年輕在你五月生日的時候可是有幫你好好慶祝的,要驚喜有驚喜、要禮物有禮物,結果你是怎麼回報人家的?真是無情無義啊葉修大大!」

  不過,其實也不能怪葉修現在才想起來。

  當初他也是有心要記得的,不然也不會在手機裡設定提醒,實在是因為他最近為了畢業論文的資料簡直是忙瘋了,昨天還通宵了一整夜。

  甚至忙到連手機扔哪裡都不記得,一直到中午要倒床睡覺前才借蘇沐秋的手機撥了自己的號碼,才發現原來被一堆紙張和文件給深埋了,所以就算手機有響過提示音,那麼一點小動靜也是驚擾不了修羅中的大四學生。

  「行了吧你別說風涼話了!」葉修白了他一眼,「還不趕緊給哥想想辦法?」

  「扣掉搭車時間,剩半個小時你就得出門了,這可真是個不太好解決的問題。」蘇沐秋兩手一攤,表示自己愛莫能助。

  「要不如……買個蛋糕去怎麼樣?」葉修想到最近的就是巷口那間糕餅店。

  「算了吧,想想你從每次從人家家裡帶回來的點心,哪一回不是有名的店家買的?」蘇沐秋立刻打擊他這個不怎麼有誠意的提議。

  「那你說說該怎麼辦?」葉修繼續瞪著他。

  「這個嘛……嘿,」蘇沐秋突然揚起唇角、笑得既燦爛又意味不明,「十八歲生日可是人生大事,代表從此就是成年人了,意義非凡。」

  「……所以?」葉修看著他笑得十分詭異,突然有種想朝那張臉揮拳頭的衝動。

  「等我一下。」蘇沐秋走了出去,沒多久又走了回來,但他手上多了一條粉紅色還帶蕾絲的長緞帶,「給你。」

  「我要這幹嘛?」葉修愣愣地接了過來。

  「自己打好緞帶,然後送上門去啊。」蘇沐秋笑咪咪地說著。

  「…………」有那麼一瞬間,葉修比較想拿這條緞帶勒死他。

 

  最糟最糟的打算,還是先跟周澤楷說一聲星期四上課再補給他好了。

  反正小年輕人長得不只帥,個性又好得不得了……相信他會體諒自己最近忙得昏天暗地到不知今夕是何夕。

  至於蘇沐秋那個提議……嘖嘖,還是(先)駁回!

 

  「阿修,你要是晚回來的話記得買宵夜啊。」蘇沐秋在葉修一隻腳已經跨出門的時候突然喊著,隨即又補了一句,「……欸,不對,如果你明天早上才回來的話,就不用了。」早上他可是要做營養滿分又美味可口的早餐給小橙吃。

  然而,回應他的是葉修在忍無可忍之下所伸出的……中指。

 

  ◆

 

  隨著查覺到今天是周澤楷十八歲的生日,葉修也想起了另一件息息相關的事情。

  在幾個月以前,某個家教課的夜晚,周澤楷偷偷親了不小心打瞌睡的他,因而讓他確認了小年輕的心意,之後更是意外地被對方告白。

  那時候說好,在周澤楷成年之前維持現況不變,但是……還是來到了他十八歲生日的這一天。

  不過若要真說起來,其實告白那天之後,兩人之間的相處還是有些什麼悄悄地改變了。

  好比說,親暱的動作多了一點。

  周澤楷經常會在家教課的途中,靠過去黏在葉修身旁,就像是隻求主人關注、希望被各種蹭蹭揉揉和摸頭的大狗狗,甚至還會直接將人抱住,繼續撒嬌討拍摸。

  又好比說,訊息往來多了一點。

  以前他們本來就會在QQ聊天,只是不怎麼頻繁,多半只有打招呼、道晚安之類的,但是在那天之後,幾乎每天都會收到周澤楷傳來的訊息,忙錄的時候還會不忘問候,但有空的話會多聊幾句、甚至用QQ視頻通話。

  更好比說,出門的次數也多了。

  過去他們相約出門,大多是看展覽、上圖書館之類的,而且久久才有那麼一次,不過在那天之後,周澤楷開始會約葉修出去,看電影、買東西……而葉修多半不會拒絕,一個月大概會有一到兩回。

 

  感覺上,似乎就只差最後那麼一個肯定的答案。

  這些日子以來的相處,讓葉修已經很能確定自己的心情。

  即使葉修習慣了隨心所欲、自由自在的一個人,過去對感情這方面的事情沒什麼興趣,但也不代表他會一直這樣下去。

  關於「自己從今天開始脫團處對象」的這件事──對象是周澤楷的話,葉修覺得他完全可以接受身邊從此多了一個人。

  ──因為,是周澤楷,也「只有他」。

 

  在到達周澤楷家門前,葉修按響門鈴之後,果不其然地迎來滿心的興奮喜悅全寫在臉上的小年輕。

  「前輩!」周澤楷欣喜地喊著,一副很想像上高中前那樣、直接撲上去抱住他。

  「小周,生日快樂。」葉修拍拍他的肩膀,笑嗬嗬地踏進屋裡。

  走到客廳後,不是很意外的看到比往常的茶點還要豐盛很多的食物──炸雞、燒賣、烤肉串、海鮮派、水果塔……甚至連啤酒都擺出來了,當然還有一個六吋的生日蛋糕。

  面對今天成年的少年一副很想歡快慶生的期待表情,葉修覺得自己這樣怠工的話還真是對不起周媽媽給的工錢,於是他只好先表示道:「小周,今天算陪你慶生好了,家教課改天補上,可以嗎?」

  「好。」周澤楷自然是乖巧的點頭,反正他原本只是想用家教課的名義拐葉修來陪自己慶生,補不補課他無所謂。

  雖然葉修在幾天前似乎還是沒意識到他的生日快到了,這點讓小年輕的心靈有一點點的受到傷害,但是看到對方近月來每次上課都掛著的黑眼圈,還有已經好一陣子沒時間在QQ好好聊天,更別說是相約出門了……他知道葉修最近是真的很忙。

  而且,今天看葉修的氣色似乎也不太好,就像是剛熬了一個晚上、通宵沒睡的憔悴。

  這讓周澤楷有些擔憂,開口問道:「……前輩,熬夜了?」

  「喔對啊,昨天整理資料搞了一整個晚上,到了今天中午才睡,想想前兩年還可以出門去瘋整個晚上,一大早繼續去上課都不覺得累了……果然是年紀大了啊。」葉修說到最後還自顧自地感嘆了起來。

  聞言,周澤楷更擔心他的身體,雖然很希望他能陪自己過生日、更期盼今天能聽到他的答案,但是這一切還是比不上葉修的健康,況且自己都等這麼多個月了,不差這幾天的時間。

  「嗬嗬……」葉修看著他一副雖然依依不捨但似乎很想趕自己回家睡覺的模樣,不禁輕笑了起來,然後道:「小周就是貼心呢,不過你別擔心,我睡了一個下午精神好多了,估計今晚再戰一整夜也沒問題呢。」

  周澤楷看起來還想再勸,不過很快就被葉修拖去沙發那邊坐下了。

  原因是,昨晚熬了一宿到今天中午然後倒下去昏睡至傍晚,起床後又匆匆出門,這段時間他都沒吃什麼東西,早就已經飢腸轆轆了。

 

  「前輩,晚餐……?」周澤楷看著葉修以比平常還要快的速度消耗著那些食物,忍不住開口詢問。

  「唔,」葉修吞下嘴裡的烤肉之後,頓了幾秒像是在回想的樣子,才道:「我上一頓飯,應該是昨天晚上七點半吃的茶樹菇燉土雞麵。」聽起來就是某個牌子的方便麵口味。

  這讓周澤楷擰起了眉頭,就想起身去廚房炒個飯或是煮碗麵之類的,給葉修弄點正餐吃,不過後來還是被他給阻止了。

  「前輩……飯,要吃。」周澤楷神情認真的說著。

  葉修指了指大概剩下三分之一份量的幾個盤子,微笑道:「行了,我吃這些就夠飽了,還是……我把你的份也吃了不少、這樣你不夠吃?」

  周澤楷一聽,當然是用力地搖搖頭,接著還把那些食物往葉修那邊再推過去一點,堅決表達了「自己不餓、這些全部都可以給前輩」的決心。

  「嗬嗬……」讓葉修不禁再度笑了起來。

 

  將肚子填了七、八分飽之後,葉修覺得身體和心靈都得到了滿足。

  餓肚子什麼的,果然在生理和心理上都挺折磨人的。

  周澤楷看他一副飽足的模樣,便開了一罐啤酒,遞了過去。

  「謝啦,小周。」葉修接過來之後立刻喝了一口,等周澤楷也給自己開了一罐之後,還刻意拿過去碰了一下他的那罐,「生日快樂,不過乾杯還是不要了,我們慢慢喝吧!」

  他可沒忘記自己的酒量可是號稱一杯倒,就算啤酒的酒精成分稍微低了一點,但直接一罐乾到底也不是鬧著玩的。

  「謝謝,前輩。」周澤楷微笑地說著,在葉修把手伸回去之後,也如法炮製地過去碰了一下對方手裡的那罐啤酒,不過他倒是非常霸氣,一口氣就把整罐喝完。

  「喂喂!小年輕不要喝這麼快,才剛成年而已這麼心急幹嘛?要是一會兒就醉了怎麼辦?」葉修覺得他身為前輩的臉面受到了挑戰,不過就算是這樣他還是不會乾杯的,人要有自知之明,在家教的學生家裡醉到不省人事這像話嗎?

  周澤楷淡淡地笑著,沒有多說什麼,像是他的父母酒量都非常好,還有他去年才十七歲的時候就曾經和長輩一起喝過酒,號稱海量的長輩都倒了自己也才臉紅外加一點頭暈而已,證明了他的酒量也承襲了父母,說不定還青出於藍。

  「好啦,別一直喝,生日還是要來吹蠟燭吃蛋糕。」經過一段時間的邊聊邊喝之後,葉修將喝到沒剩幾口的啤酒放下,然後從口袋裡掏出打火機,將數字十八的蠟燭插到蛋糕上,點燃蠟燭的同時又說了句,「要不要把燈關上?」

  「好。」周澤楷點點頭,放下第二罐喝完的啤酒空罐,起身去將客廳的燈給關了。

 

  昏暗的客廳,除了輕晃搖曳的燭火之外,就只有路燈從窗外透映進來的微弱餘光。

  但是在這般昏黃朦朧的氛圍下,望向對方時,好像都能感受到那莫名加速的心跳。

  一會兒後,葉修緩緩地開口道:「……小周,許願吧?」

  「嗯……」周澤楷低低地應了聲,然後在葉修以為他要像一般生日許願那樣,雙手合十、閉上眼在心裡默唸時,他的目光卻是專注地望了過來,許下他此生目前的唯一願望:「最喜歡,前輩。」

  然後他一口氣將蠟燭給吹熄了,頓時屋裡幾乎陷入漆黑,幸好還有屋外路旁的燈光斜照進來,不至於伸手不見五指。

 

  ……哥是叫你許願,不是叫你告白啊!你不是已經喝醉了吧?!

  葉修默默地回望著他那隱於幽暗之中的模糊輪廓,忍不住在心中吶喊了一句。

 

  「人家說、許願的時候不能說出來,才有可能會實現。」頓了幾秒後,葉修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回這麼一句。

  「……沒關係,」但是小年輕毫不在意,語氣同樣認真的道:「前輩,會幫忙實現。」

 

  ──臥槽你是吃定我了是不是!!

  葉修大大在短短的半分鐘內很快的又第二次吶喊,這一回連臉上的表情都有些激動,好在蠟燭吹熄之後彼此都看不清楚對方,所以周澤楷沒有瞧見他此刻的反應。

 

  但是事實,也確實如此。

  他們之間就只差一個確切的答案,葉修肯定不會讓周澤楷失望。

  所以他剩下來要做的事,就只是點頭答應而已。

 

  葉修再度慶幸著還好現在沒開燈,反正現在看不清楚彼此,在朦朧美的情況下不管是做什麼膽子都格外的大起來。

  他摸索著方向,雙手伸往周澤楷──小年輕靜靜地任由他胡亂摸著,從手臂、胸膛、肩膀……一直到捧起他的臉,屬於葉修的氣息就這樣主動地送了上來,帶了點彼此嘴裡都共有的啤酒味道,彷彿揉碎了彼此的吐息,混雜在一塊兒。

 

  「既然這樣,我們就繼續處下去吧。」

 

  下一秒,葉修聽見了周澤楷激動地抱住自己之後,持續低喃著的「喜歡」。

  即使幽暗一片,看不清對方的神情。

  但,他似乎能看到那張俊美的年輕臉龐上,發自內心喜悅的真切笑容。

 

  那比什麼都還要耀眼燦爛。

 

 

                      END.

 

第四章槍王大大拆禮物全過程(?)就是給購物同學的福利了!

還在關小黑屋來不及寫賀文,待我明年寒假場再出個人獸PARO新刊為槍王大大補慶生(真心不騙喵

創作者介紹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