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前注意:原作背景,自我流設定注意,冰炎 x 漾漾

(跟時光律有一咪咪的關係,但兩邊故事各自獨立,可以當作是平行世界)

 

 

 

 

 

  第三話 那些過往,那些事

 

  地點: Atlantis

  時間:上午九點二十二分

 

  整個房間很安靜。

  按照一般最常見的說法,那就是連根針掉到地上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在冥玥踏進房間之後,那些圍觀的鄉民…我是說治療士們,沒有屈服在黑袍大爺的淫威之下,卻在這個時候咻咻地走得一乾二淨,彷彿有什麼會致命的病毒追在後面一般。

  千冬歲才在旁邊小聲透漏消息給我──冥玥在公會擔任巡司的職務,多年下來始終熱衷於以紫袍身份欺壓包含黑袍在內的其他袍級。

  我更加的確定這名女性紫袍是冥玥沒錯,這完全是褚家魔女會幹的事啊!

  然後我看到冥玥帶著笑容看了千冬歲和喵喵一眼,下一秒他們也火速退場了,只是喵喵在門口停留了一下,高興地向我揮了揮手說之後要找所有人好好慶祝。

  坦白講我連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都毫無頭緒,但為了不掃興也只好乾笑地點頭應和,然後目送那個金髮女孩開開心心地蹦跳離開。

  最後,就只剩下我、學長、輔長……還有站在我面前的冥玥。

 

  「這是怎麼回事?」冥玥盯著我看了幾秒,我總覺得她的表情我從來沒有見過,很像是強行壓抑住某種情緒的淡定,這對於我知道的總是聰明又冷靜得可怕的老姊的性格來說不怎麼相符。

  在冥玥提出了疑問、整個空間卻依然靜悄悄地無人回應的幾秒鐘過後,學長目光淡漠地瞥向旁邊的輔長,用冷涼的語氣提醒道:「提爾,檢查結果呢?就是你剛才說的那一句。」

  「哈、哈哈……」輔長立刻笑了起來,從他這心虛的笑聲當中,我聽得出來他還是很怕得罪褚家魔女的,於是很快就正經起來,有些嚴肅地道:「漾漾小朋友的身體和靈魂年齡都是十六歲,初步判定是來自過去沒錯,雖然目前還不能確定會不會對已知的未來……也就是現在造成影響,但有一點我必須先提醒,扣掉我們經歷的三年,再加上他這個時候的年紀,等於是跟當前的時間有五年的差距,我以專業的角度建議你們讓他有時間和空間可以整理一下心情,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立刻接受自己有這麼大單位的『時差』。」

  要不是目前見到的都是過去相當熟識的人,我恐怕在來到這個「世界」的前幾分鐘就崩潰了,過去經歷過再多的驚嚇,都比不上一覺就睡過將近兩千個日子的可怕。

  輔長的這番話,這大概是我對輔長專業素養體驗得最深刻的時候,為此我感激地看向輔長,不過得到他有點三八的一系列眨眼作為回應之後,我還是默默的將目光移開了。

  「這個情況,稍晚我會回報給公會。」冥玥平靜地說完,接著提出要求:「提爾,能不能讓我們單獨談話一下?」

  「當然行。」輔長笑咪咪地點了點頭,「你們一家子好好談一談吧!」說完他就拔腿狂奔地往外跑,生怕晚個半秒就會被人一腳踹進牆裡當壁雕。

  一家子這個詞讓我莫名的尷尬,不過聽在學長跟冥玥的耳裡,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只見他們立刻相互看……應該說是互瞪了一眼,我彷彿從他們四目交接的眼神中看出充滿戰意的火花,尖銳的殺氣冰寒地射向對方,隨時都能抄起幻武兵器大戰個三百回合──

  雙方戰得昏天暗地、飛沙走石、日月無光……這一切都沒有發生,他們很快就各自拖了張椅子在我前方坐了下來,相當高效率的進入談話階段。

  「我會找時間去一趟無殿,詢問相關的線索,但就我看來……該知道的事情,褚他還是必須要知道。」

  「我也認為我這個笨蛋弟弟是該知道很多在當時被隱瞞的事情,不過該知道跟不該知道的,恐怕我的定義跟你的會不太一致。」

  「那麼,就由褚巡司開始,我隨後補充,如何?」

  「可以。」

  就在他們話裡藏著無數交鋒的三言兩語之後,接下來的四十分鐘,我聽了一個漫長的故事。

  時間線跨越千年,來自妖師和精靈的古老種族,穿插在其間無數的往事,經歷過的哀傷和沉痛,最終帶來的死亡與新生,是結局亦是嶄新的開始。

  但我從未想到我也是這個故事中的其中一員,身上屬於妖師的先天能力造成的學長一家的詛咒,後來的我也間接導致千冬歲他們不久前才說的……鬼王塚的意外。

  而後就是三年前鬼族突然捲土重來的第二次學院戰爭,在死傷人數眼看的就要急遽攀升的時候,我就成為犧牲得最壯烈的那一個人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今天從睜開眼睛之後到現在還不到四個小時,受到的驚嚇和刺激大概快超過我過去十幾年的人生總和起來了,看著眼前正安靜地看著我的冥玥和學長,我想我應該要先說些什麼,但這一切太混亂了我就算想提問也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

 

  『咕嚕。』

 

  ……好吧,生理反應永遠都是最直接老實的那一個。

  在這種緊張又有點凝重的時候你就不能稍微忍耐一下嗎肚子老兄!!!

 

  我看到學長那張漂亮的臉在那個瞬間彷彿像惡鬼一般猙獰了一下,生怕他下一秒就跳起來踹人的我反射性就是往床的另一邊縮,不過很快的我聽到的是冥玥的笑聲。

  「如果是以前的話,這種正經的場合你給我來這種反應的話我一定會狠狠修理你一頓,保證讓你金光閃閃瑞氣千條。」冥玥微微笑著,看起來有些無奈,但神情已經沒有方才在講那些事情時候的嚴肅和沉重了,反而多了幾分像是懷念般的情緒,「這就是我家那個愚蠢的笨蛋……冰炎殿下,你也是這麼認為的吧?」

  「確實。」學長的表情也跟著溫和了一點,我好像還看到似乎還有那麼一點笑意?

  「提爾說的沒錯,是該給你一點時間接受。」冥玥思考了一會兒,才又道:「三年前的事情發生之後,我沒辦法告訴爸媽真相,乾脆將他們的記憶修改,把你的存在徹底抹去,目前家裡就只有我還記得你,所以……冰炎殿下,我能委託你暫時照顧一下漾漾嗎?在然跟辛西亞回來之前。」

  「呃、他們去哪裡了?」雖然嚴格說起來剛開始然的接近算是抱有目的的,但是那不是惡意,而他們的友善和關心是真心誠意的,隱瞞也是因為不得不說的血緣問題,所以即使有點微妙,也不至於覺得不舒服。

  再說了,目前我反而比較在意的是──原來五年後的我不止是死亡人口,還是名副其實的幽靈人口啊!

  「他跟辛西亞在上個月出去旅行了,還是去那種通訊完全斷絕的鬼地方,現在八成也連絡不上。」冥玥雙手環抱著胸口,語氣淡然地說著,只是最後還叨念了一句,「嘖,真是有夠會挑時間的,我看他們沒有三個月是不會回來的。」

  「當然可以。」被我率先搶問的學長,這時淡淡地回應了老姊先前的問題,「褚他本來就是我的責任。」

  「呵呵,責任嗎?」冥玥眉眼微彎,突然笑了起來,「我如果沒記錯的話當年你們只是在交往,我們家漾漾未婚也未嫁,不具有任何法律效益,漾漾從頭到尾都還是姓褚的。」

  ……拜託不要說的我好像隨隨便便就會嫁出去的的樣子啊!不對、我今年才十六歲還只是個未成年的慘綠少年啊講這個不會太早了嗎?!

  「白陵一族的地方,我相信世界上沒有幾個地方的安全性比得上,但是當年的事,我一直抱有疑問,褚所知道關於妖師的一切都是族人教給他的,白陵然和妳都不可能會教他禁咒,所以──會是誰告訴他禁咒的事?」學長說完這番話,冥玥看起來雖然神情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根據我跟她姊弟多年的經驗看來,她多半是不高興了,而且還是暗地裡醞釀著狂風暴雨還帶閃電驚雷的那種。

  「這是我們族裡的事。」冥玥相當冷淡地說,「就算你跟漾漾的關係再好,也不是你能輕易過問的事。」

  「現階段來說我沒有要過問,只是認為褚待在學院裡會相對安全。」學長面無表情地說完,微微瞇起的血紅色眼睛看起來格外凌厲,「還有,膽敢算計褚的人無論是誰我都不會放過,包括他的族人。」

  「這就更不用外人代勞了。」

 

  說真的,這個局面要是再繼續下去,我真的開始擔心會不會被如此近距離的兩個極地冷風暴給凍斃當場,不過好在他們還記得正事,吵沒多久冥玥就站起來,表示要去公會回報相關的事。

  不過她在離開前,還是站在病床前看著我一會兒,突然彎腰環抱住我的肩膀,輕聲叮囑道:「乖乖待在學校,不准幹些多餘的事。」

  印象裡在我國中之後,我們幾乎就沒有這麼親密的接觸了,但已經知道過去所發生的事,我多少能夠理解失去親人的痛,還有在三年後突然見到對方的激動,被無聲地感染情緒的我也漸漸感覺到眼眶有些濕潤的熱意,回應道:「我知道啦,姊。」

 

  最後,冥玥用力揉了一下我的腦袋,轉身準備離開時袍角還掀起個英姿颯爽的弧度。

  只是她在踏出房門前,卻轉頭扔下一句話──

 

  「冰炎殿下,我家漾漾現在才十六歲,所有事情都是剛從旁人的口中知道,妨害性自主罪了解一下。」

 

 

 

                            TBC.

 

 

玥姊好帥(捧臉

 

    全站熱搜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