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設定有,大HarryTom有,不是單純的回到過去梗←

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23- Born to Die

 

  嬰兒時面對黑魔王的經歷,對於Tom來說最多就是數道綠光在眼前閃過的模糊記憶而已。

  而一年級面對附身於前任黑魔法防禦學教授的Voldemort的那次,前方卻有他的養父為他擋在前面。

  這是頭一次,Tom獨自一人面對這名在魔法界讓絕大部分的巫師連名字都不敢直接稱呼的──「黑魔王」。

  儘管讓人驚駭的強大魔力和魔壓使得他的額際漸漸地冒出冷汗,連手也不自覺地微微顫抖,那他仍是以那雙深沉血紅的眼眸直視著對面那可怕的敵人。

 

  「呵呵,勇敢無畏的孩子,不是嗎?」斗篷底下傳出森然的低笑,使得後面跟著的幾人也跟著發出詭譎扭出的笑聲。

  「Well,值得給予鼓勵的孩子,但是呢……」Voldemort那輕慢的語調轉為急促,飽含著憤怒與怨恨,「你的父親……壞了我那麼多好事的父親,看在你的份上,我會先讓他解脫!呵呵、你說……那個該死的混血雜種會在哪裡呢?」

  「你別想傷害他!想都別想──」心中唯一珍視的那人被這般言語,Tom的眼眶氣得發紅,彷彿流轉著熾亮的血色,魔杖一揮就是連續幾道銳利銀光。

  「Lord!」身後幾名食死人驚慌喊著,其中也有人跳出來擋下攻擊,但也被那爆發的魔力給逼得後退幾步。

  「你們都退下!這名男孩是我的獵物!」Voldemort發怒地大叫著,伸手觸向身旁那名食死人手臂上的The Dark Mark,幾人立刻感到一陣燒灼的疼痛,「讓其他人都趕過來!等我殺了這名男孩和他的父親,就是攻下魔法部的時候!哈哈哈──」

  「是的,My Lord!」

  「史上最偉大的巫師!」

  「整個魔法界都屬於Lord!」

  幾名食死人張狂地跟著應和,得意大笑的模樣就彷彿已經勝券在握,整個魔法界即將被他們掌控一般。

  Voldemort抬起手,魔杖滑入他的指間,他還慢條斯理地做出決鬥前的行禮。

  之後,就是一來一往的激烈爭鬥。

  幾名食死人陸續到來,圍在一旁不時發出吆喝叫囂,並且等待著恭賀他們偉大的主人的勝利。

  Bellatrix Lestrange是最後趕到的一批人之一,因為她離得太遠,否則她肯定會是第一個迎接主人的忠實僕人!

  ──那個男孩究竟是誰?竟敢對他們的主人這麼無禮?!

  這位瘋狂的黑魔王信徒只聽從她的主人親口下達的命令,她並未聽到Voldemort親口指示,也無視其他同夥的警告,悄悄地拿出魔杖,在癲狂尖銳的大笑過後,發射出一記索命咒──「Avada Kedavra!」

 

  Tom發現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那道綠光即將來到他的眼前。

  就在他腦海裡高速地浮現過一幕幕的往事──幾乎都是與Harry的回憶畫面時,那道披著斗篷的敵對身影突然擋住了他的視線,綠色光芒炸開之後,那人也跟著往後倒下──正好落於他的身上。

  滑落的斗篷底下,露出那張消瘦蒼白的臉……是自己曾注視許多年的熟悉面容。

  此時此刻他卻失去了呼吸,胸膛連微緩的起伏也沒有,徹底的失去聲息。

  掛在那人胸前片刻不離、有著P字的小金匣,緩緩地從他身上墜往地面。

  「……Harry?」喑啞的嗓音顫抖著,Tom以同樣發顫的手指緩緩地摸向那張臉……卻冰冷得可怕,再也感受不到一絲溫度。

  在場的食死人們齊齊驚愣住了──這樣的結局,任誰也沒有想到,包括造成這一切的Bellatrix

  隨後趕到的Dumbledore以及鳳凰會的絕大部分成員們,沒花費太大的力氣就擒下這些食死人,將他們送往魔法部的法律執行司,準備在審判後囚禁於Azkaban

 

  黑魔王死亡,大部分的食死人受到法律的制裁。

  而被稱為「救世主」的男孩,他已經從Dumbledore那裡知道全部的真相。

  包括他的養父來自於何處,以及真實身分。

 

  但是,無論真相到底是什麼,他心中唯一的那個人已經永遠的離開了。

  他的世界也在這一刻起徹底的崩毀。

 

  □

 

  在一片雪白的空間裡,Harry突然意識到自己為何會站在這裡?

  腦袋的思緒一片混亂,「救世主」、「黑魔王」──不同身分的經歷,往事混雜在一起,讓人分辨不清什麼才是真實?什麼才是夢境?又或者……一切都只是虛幻?他其實已經死在Voldemort的那一記索命咒之下了?

 

  「Harry──」

 

  深沉低啞的呼喚,語調和聲音都有些熟悉。

  在那一聲又一聲規律地重覆之下,彷彿也一點一滴喚起了他的記憶。

 

  冰冷又孤傲的男孩,在自己的接近之下慢慢地打開心房。

  帶著他離開、去屬於他的世界,而後陪著他一年又一年的長大。

  冷漠疏離的孩子,卻成為最照顧自己的人。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家事幾乎都是由他一手負責,包括一日三餐。

  在森林中那偏僻安靜的小屋,那一日日的平靜生活,是最淡然卻也是最珍貴的回憶。

 

  「Tom……」

 

  白茫茫的世界裡突然有了奇異的輪廓。

  像是在King's Cross Station裡,但依然是空無一人的月台。

  微弱的聲響緩緩地響起……Harry以為這是自己的錯覺,但他試圖去尋找那聲音的來源──發現在長椅底下,躺著一個醜陋又殘缺不全的人體,看起來是成年男子,但面容與身軀都殘破得可怕。

  Harry嚇一跳,急忙地往後退開。

  但那「東西」卻像是感應到他的靠近,應該是眼睛的部位赫然「睜開」,露出兩顆血淋淋的圓球,猙獰兇惡地「看向」他,還不時發出像是怒吼的氣音。

  被那「東西」逼得連續往後退後幾步,一個失察,Harry不小心踩空,往後跌落應該是軌道的地方。

  但他並沒有摔到地面的感覺,而是一直、一直地往下墜落……

 

  「Harry──!!」

 

  遠遠的呼喊聲突然放大音量,近得像是就在耳畔。

  眼前原本迷茫的世界逐漸地清晰起來──那張熟悉、卻好像又長大了一些的臉龐,正又驚又喜的看著自己。

  紅寶石般的眼眸盛滿著柔和深沉的情感,以及喜悅的水光。

 

  ……他這是、活過來了?

 

  黑髮男孩低頭在他額上落下一記輕吻,如羽毛拂過的輕柔,滿溢的柔情卻重若生命。

 

  「Harry,歡迎回來。」

 

  □

 

  Harry「醒」來之後,又在醫院廂房躺了數日,才有辦法維持較長時間的清醒。

  除了讓期盼已久的人們終於鬆了一口氣,並且紛紛擠上門探病外,而他這也才有機會理解自從他「死亡」之後,到底發生了哪些事情。

 

  當時Bellatrix Lestrange的介入,讓Harry原本要先消滅Tom體內的分靈體的計劃受到破壞,自己也因為要救那孩子而率先身死。

  在Grindelwald的提醒之下,眾人意識到Tom身上的分靈體還在,等同於黑魔王並沒有完全被消滅,再加上Harry那個小金匣裡的Resurrection Stone──同樣身為Potter家的孩子,Tom有血緣能力足以繼承小金匣並從中取出物品──綜合以上兩點,這就是Harry重生的契機。

  在DumbledoreGrindelwald的知識指導之下,以及Harry先前刻意操作讓Lucius脫離食死人的Malfoy家的資源與財力全力配合,成功依靠那個僅存分靈體讓Harry回到這個世上,並且依照Harry清醒後的意識來看,他也的確戰勝了「黑魔王」的心智,重新贏回生命。

  只是在這過程中,Harry卻沉睡了整整兩年,如今Tom即將升上七年級。

 

  「原來是這樣……」聽完之後,Harry倚著枕頭感慨著。

  「只有這樣嗎?」Tom帶著淡淡的笑容緩慢地靠上前去,如今即將年滿十七歲的他,那張俊美無比的面容不僅讓校內許多學生迷戀仰慕,更是讓剛起來的Harry莫名其妙地紅了耳根。

  有種養了這麼久的兒子一轉眼也這麼大的感嘆,以及心裡深處的某種說不出來的心思。

  「不然,還有什麼呢?」Harry有些不自在地偏過頭,錯開對方那異常灼熱的目光。

  「Voldemort已經被消滅了,對吧?」

  「對。」

  「當年那個黑魔王與救世主的預言也結束了,是嗎?」

  「是的。」

  「然後,我們兩個現在都活得好好的?」

  「呃、是這樣沒錯……」

  「那好,」Tom臉上那足以讓人迷醉的笑容緩緩地勾勒起來,伸手直接將人按倒在床鋪上,「從此刻起,我就是你來到這個時空的意義。」

  「──而你,也是我的世界,我的唯一,我的……愛。」

 

  兩張臉龐的距離不斷拉近,而後幾乎是沒有縫隙地靠在一起。

  鼻尖親暱地輕碰摩娑,豔紅色的唇瓣最終還是貼上底下那仍是少了幾分血色的嘴唇。

  舌尖隨之描摹著脣形,舔弄輕咬,撬開牙關後堂而皇之地品嚐裡面的每一寸地方,肆情掃掠。

  被突如其來的深吻刺激到眼前陣陣發暈,但Harry心中卻沒有一絲想抵抗的念頭,而是不自覺地伸手搭在對方的肩膀上,以行動默許著一切,也包含無聲地同意了對方之前應許下的話語。

 

  威脅不存,預言不再,和平終將降臨。

  無論未來將會再發生什麼事,兩人也會一直這麼走下去,已經沒有什麼能夠阻礙他們。

 

  橫越生死的他們,只要擁有彼此,就無所畏懼。

 

 

  跨越生與死而來,彼此卻無法同存於世;

  若終究走向毀滅,付出的愛將擁抱一切。

 

  ──Born to Die.

 

 

                          END.

 

後面的番外.當一切回歸平靜之後就不貼出來惹,購書同學的福利←

接著要準備貼新刊了嘎嗚~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