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設定有,大HarryTom有,不是單純的回到過去梗←

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21- 火盃再度燃起烈焰

 

  對於在每個學期末,自家養父總是會在醫院廂房住上幾天的這件事,Tom雖然已經沒有前兩年的那般驚慌,但還是掩飾不住臉上那濃厚的擔憂,特別是這次病得比往常還要嚴重。

  一直到學生們都開始放假而離開學校時,Harry才有辦法離開床鋪。

  也因此,整個暑假,Tom嚴格禁止他的養父踏出Aurora Cottage一步,甚至連房間也不太願意讓他出去,就連三餐都是在房間吃的,更別說是幾乎多上一倍的魔藥。

  經過兩個月的禁閉休養,Harry的臉色總算是好了些,但人還是徹底消瘦下去,暫時養不回來。

 

  「你看,Professor Potter是怎麼了?」

  「好像病得更重了,聽說上個學期我們在期末考試的時候他還大病一場。」

  「希望Professor Potter快點好起來,我們一起寫卡片給他吧!」

  「嗯,我會做花束,我母親有教我祈願的祝福咒語,能幫助病人早日康復。」

  ……

  開學日的晚餐宴會上,學生們看著教師坐位上的黑魔法防禦學教授那憔悴的病容而議論紛紛,同時也有不少學生紛紛低聲表示要私下為教授送上祝福,並且祈禱他早日康復。

  而在Slytherin長桌中的Tom,看向正被魔藥學教授送上的魔藥而狠皺著臉的自家養父,跟著攏起眉梢,至此時那張十四歲已經非常俊美漂亮的臉龐,依舊寒若冰霜,目光陰鬱。

  當然,受害的又是全體Slytherin學生……這些年下來他們對脾氣有時會突然陷入可怕的寒冰風暴的學院首席又敬又怕──從前還會經常向其他學院表達不屑和挑釁之意的蛇院學生如今差不多也算是走入歷史,現在過的是低調又嚴守規矩的日子,連帶學院間的氣氛和平不少。

  大堂上持續不斷的低語閒聊聲,直到Dumbledore發言時才停下來,而沒多久更是引起哄堂的興奮歡呼聲──由於Triwizard Tournament即將在這個學期舉辦的宣布。

  校長的致詞跟往常沒有多大的區別,Harry如臨大敵地看著面前那杯味道苦辣的魔藥,旁邊的魔藥大師持續投射過來冰冷刺骨的目光,他也只有緊緊地閉上眼睛、一口灌下那味道可怕的魔藥。

  就在Harry跟魔藥奮鬥的時候,BeauxbatonsDurmstrang兩所學校的人也陸續進到大堂來。

  Beauxbatons帶隊的校長依舊是那名曾經對Harry也頗為照顧的Maxime夫人……她的目光看向長桌這邊來時,短暫地訝異後還向他點了點頭,Harry當然是立刻微笑回應。

  Durmstrang的校長不是Harry記憶中的Igor Karkaroff,而是一名他沒見過的男人,看起來氣勢凌厲,當對方和Dumbledore擁抱之後,那人還向他投來打量的眼神……直接而銳利,給人的壓迫感讓Harry想到一個人──黑魔王。

  但這個時空的黑魔王已經確定是自己的話,再加上對方與Dumbledore的熟稔程度看來……另一個人名浮上腦海──Gellert Grindelwald,第一代的黑魔王,在Voldemort出現之前是最強、同時也是最危險的黑巫師。

  ──記得Professor Dumbledore1945年曾經擊敗過他,可是他們現在……之間的氣氛感覺似乎挺微妙的?

  Harry忍不住在心裡偷偷地八卦著。

 

  外校學生的到來成為Hogwarts裡格外獨特的一景,學校裡的氣氛也變得不太一樣。

  在Harry事先與Dumbledore的商量之下,這次的火盃並沒有設置年齡限制……當然,在Harry這位「黑魔王」完全沒有指示的情況下,沒有一個食死人敢輕舉妄動,因此這一學年的黑魔法防禦學教授依舊是HarryLupin

  附帶一提,Professor Lupin最近的日子應該過得挺滋潤充實的,看他連月圓時通常會碰巧「生病」後的臉色也好很多。

  對於Triwizard TournamentTom原本是沒有多大的興趣──與其花時間去參賽,不如多翻些關於魔藥學的書籍,研究對Harry的身體有益處的魔藥比較重要,但受到了自家養父相當積極的「鼓勵」,他也不得不將名字投下火盃當中……反正也不一定會被選中。

  不過很可惜的是,Tom的僥倖心理受到嚴重的打擊。

  身為「救世主的」Tom,他不僅有比其他小巫師更強大的魔力與魔法天賦,而且他的興趣使然,導致他從小開始就是沉浸在書堆的知識當中,結果造成了他進入Hogwarts以來,每個學年都是成績斐然漂亮的全年級第一名,讓位居第二的Hermione總是懊惱不已,每次成績公布後都會發誓新學年要再加倍努力……然而,到目前為止,贏過Tom這個目標依舊尚未達成。

  表現優異又長相俊美的Tom,不負眾望地成為Hogwarts的代表鬥士,站在Durmstrang那位高大壯實的鬥士Viktor KrumBeauxbatons那位美麗迷人的鬥士Fleur Delacour之間,引起許多學生的崇拜與尖叫,並且是不分男女。

 

  「咳、咳……」Harry不停地咳嗽著,咳到連蒼白的臉色都用力到因而泛起了紅暈,讓Tom皺著眉替他送上溫熱的水。

  「你再繼續咳嗽的話,必須多喝一杯減緩感冒症狀的藥水。」Tom認真地說。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魔藥灌怕了, Harry的咳嗽頻率在幾分鐘之內真的緩和下來,有辦法跟自家養子好好說話,「第一場比賽好好加油,盡力就好,小心自己的安全,不過我應該沒辦法到場去看了……」

  看著自家養父遺憾的模樣,Tom也知道他這樣的身體跟本不能在外面吹風受寒,雖然同樣感到可惜,但還是道:「我會贏得優勝的,你絕對不能到外面去吹風。」

  「放心,我不會到城堡外面去的。」Harry點點頭,答應得毫無負擔。

  因為他確實沒有到外頭去的打算……密室就算是在地底深處,也還是算在城堡的範圍內,並不算是室外。

 

  在Triwizard Tournament的第一場比賽開始前,全校師生紛紛前往場地準備觀賽。

  而理應待在房間休息的Harry,則是悄悄地從女廁的洗手台入口來到了密室。

 

  「Harry!你這小子竟然敢讓我等這麼久?!

  「Tom!我終於見到你……咦?你的模樣怎麼好像變年輕了?而且還這麼瘦……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快告訴我是誰!讓Nagini去咬死他!!

 

  面對氣勢洶洶地衝上來的兩條大蛇,Harry依舊是那當淡然的模樣,還微微一笑。

 

  「嗨,Herpo 、還有Nagini──

 

  □

 

  原本Harry是想趁著暑假的機會去記憶中的那個熱帶雨林中找回Nagini,但Tom看管他實在是太嚴厲了,只好趁著回學校的時候,拜託放養了一整年、日子過得挺舒心的蛇妖幫忙他跑一趟。

  在Triwizard Tournament的第一場比賽的前幾天,Harry在辦公室牆上的一個蛇型雕飾幫忙傳達了蛇妖已經帶著Nagini回到密室的消息,因此Harry才利用城堡人煙稀少的這個時候,溜到了密室來。

 

  「Herpo,你確定……這個方法管用嗎?Harry語氣有些遲疑地問。

  「你竟敢懷疑我說的話?信不信我放毒液咬你!」蛇妖氣急敗壞地恐嚇著。

  「不准你欺負T…Harry!Nagini趕緊幫忙主人嚇退敵人,只是經過Harry的簡單說明下改口的牠依然還不習慣叫主人的新名字。

  「妳這笨女孩!難道不知道妳的主人接下來要對妳做的事是只要有一個疏忽就會害死妳嗎?!」蛇妖差點被這個不爭氣的同類給氣得吐血。

  「不管你說什麼,我只相信Harry!Nagini不甘示弱地回應著。

  「Nagini……Harry感動地摸摸牠的腦袋,「我不會讓妳死的,別擔心!

  「是啊,就算不會讓她死,還是會讓自己死……」蛇妖依舊小聲地叨唸著。

  「說什麼你?!Harry才不會死!!Nagini非常不高興地露出森白的蛇牙。

  雖然身為蛇類之王,但面對氣勢兇狠、就像是護崽的母蛇,蛇妖還是只有將話吞回肚子裡的份。

  即使過去在Voldemort的命令之下,Nagini殘害過許多條人命,但對於Tom Riddle而言,這條大蛇幾乎是他唯一的朋友──因為牠對自己忠貞不二,並付與全部的信任和依賴,扣掉那些血腥的殺戮,Nagini不過是條堅信著主人的母蛇,也有著牠單純執著的地方。

  因此,Harry實在不忍心傷害Tom Riddle唯一的朋友──或許是因為他現在是「黑魔王」,心中那份不忍心又更加深刻。

  為了這個問題,Harry特地詢問蛇妖,是否有在保證Nagini的性命之下、剷除牠身體裡的分靈體的辦法──

  『你讓她進入冬眠的狀態,一切身體機能降到最低點的情況之下動手,或許能保住她的性命──當然,如果有力量比牠更強大的同類在旁協助,成功率會更高……等等、你那樣看著我是什麼意思?!

  於是,不小心把自己繞進陷阱裡的蛇妖「被迫」必須幫忙。

 

  「Nagini,睡吧,醒來之後就沒事了……」Harry安撫著慢慢進入冬眠中的大蛇,然後舉起了魔杖。

 

  「──Avada Kedavra!」

 

 

 

 

 


                          TBC.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