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重逢是私奔的開始

 

 

 

 

 

 

 

 

  時序進入了秋天。

 

  街道兩旁的行道樹,青綠的葉子開始轉殘紅,乾枯的飄落。

 

  雖然才剛只是秋天,天氣已經明顯的讓人感受到冷涼,特別是風起的時候,寒意也跟著拂過。

 

  只是在這樣的天氣裡,一名年約四、五歲大的小男孩,站在屋外的冷風中,看起來頗為吃力地踩在椅凳上,拿著抹布擦拭車子的水痕。

 

  他身上穿著沼澤綠的長袖衣服以及咖啡色棉質褲子,由於是別人留下來的舊衣物,所以極為不合身,袖子和褲管的地方都折了好幾折,

 

  不僅如此,衣擺、袖子、褲管的地方都因為洗車而弄得溼答答的,再加上那從過份寬大的袖口中露出來的小手,消瘦蒼白,不似一般孩子有的稚嫩豐潤,這讓那小小的身軀在冷風裡顯得更加單薄。

 

  究竟是誰家的孩子在這種天氣還得自己一個人洗車的?

 

  住在Privet Drive的人都知道,他是Dursley家的小孩──Harry Potter,在家裡完全不受到疼愛,從會走路開始就被使喚去做各種雜事,從洗碗到除草,能做的事都會叫他去做,反倒是另一個比較大的孩子──Dudley Dursley,完完全全就是個被父母寵壞的小孩,想要的東西只要哭鬧一下就能得到滿足。

 

  這也難怪,畢竟Harry是寄養在Dursley家的可憐孩子,父母雙亡,身為親戚的Dursley夫婦才收養他,所以雖然他受到的對待讓人同情,但也從來沒有人去為他說過任何一句話。

 

  停下擦拭車身的動作,Harry用力地搓了搓雙手,試圖讓冰冷的體溫能夠上升些許,但顯然效果有限。

 

  如果不是在隨時都有人會經過,這麼一點冷風他用個保暖咒語就可以解決了──是的,雖然看起來年紀還很小的Harry,其實上一世的記憶和魔力仍然存在,縱使他是嬰兒時仍就遇到那個未曾改變的預言──擁有消滅黑魔王力量之人將出生於第七個月份消失之時,而他還是沒能來得及救他的父母、他溫暖的家免於黑魔王的毒手。

 

  Harry只依稀記得那個晚上,在吃完晚餐之後,Lily將他抱在懷裡、正哄著他入睡,而Tom也跟在一旁,靜靜地陪著。

 

  當他昏昏欲睡的時候,一股強大的惡意和魔壓突然包圍了Godric's Hollow,接下來是一陣張狂又熟悉的笑聲,以及樓下James要他們趕緊逃離的嘶吼聲,只是在短暫的咒語碰撞的震盪及劇烈聲響後,那邪惡的存在仍然出現在二樓。

 

  在倉促之間Lily將他交給了Tom抱著,然後自己將兩個孩子護在背後,抽出魔杖、面對讓整個魔法界最恐怖邪惡的存在仍然無所畏懼,心裡只有一個念頭──無論如何都要保護她心愛的孩子們。

 

  他那時本來已經壓抑不住使用魔力的念頭,只想著要對付Voldemort、不能讓Lily再度死在他的面前,然而Tom卻將他緊緊抱住,這個擁抱卻讓他體內原本沸騰不已到靈魂都有深刻感受到那份失控的魔力平息了下來,卻也錯失了釋放的最佳機會。

 

  局面於短短瞬間就確定了結果,在數道咒語交錯的熾光明滅之後,Harry覺得額頭一陣劇烈的灼燒感,痛得讓他幾乎是當場就失去意識。

 

  等到再次醒來之後,他就已經在Dursley,再一次開始了他慘痛的童年生活。

 

  而不見蹤影的TomHarry在後來才從Petunia阿姨和Vernon姨丈的對話中得知,他被送到了孤兒院──『Lily的兒子收養一個也就夠了、沒必要連毫無血緣關係的拖油瓶也一起養著』。

 

  Harry很焦慮,黑魔王的養成過程可以說是從孤兒院開始的,雖然還沒有實際證明TomVoldemort的關連性,但他還是深怕會因此造就出第二個黑魔王,萬一到時候一個弄不好最後眼變成這個世界有兩個黑魔王並存於是──Merlin三個月沒洗的臭襪子!這是要逼死救世主還是要乾脆地毀滅這個世界?

 

  後來,在Harry三歲的時候,他趁著Dursley一家子去遊樂園玩的時候,偷偷溜去那間孤兒院看看,也幸好那個地方不是很遠,他花了將近三個小時到達那裡。

 

  他在孤兒院的庭園角落,看到了那個捧著書本靜靜地閱讀著的男孩──雖然他們有好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但他還是清楚地認出那就是Tom──他的哥哥。

 

  時間很倉促,Harry來不及和他打招呼,同時他也怕會引起孤兒院裡的人的注意。

 

  當他看到Tom可以很平靜的和其他院童相處、沒有任何異常的行為時,懸掛已久的心總算是放下了些──至少Tom看起來還算有精神。

 

  即使那次偷溜出去的結果讓他當天晚上沒有晚餐可以吃,但他還是為了親眼確認Tom的近況而感到開心。

 

  『再忍一段時間,Harry,等到你可以成功的控制魔力,你就可以擺脫Dursley一家人,然後去找Tom,然後一起回家。』他總是在心裡這麼鼓勵著自己,同時也是打從心底立下誓言,『然後,不管命運的軌跡接下來如何運行,你一定不能再讓任何一個人在自己的眼前死去。』

 

 

 

  「小子,你再給我偷懶,今天晚上你的盤子裡連麵包丁都沒有!」Vernon的怒罵聲從屋裡傳來。

 

  Harry下意識的往屋內一看──他的姨丈正怒氣沖沖的站在窗戶旁邊瞪著他,還揮舞著拳頭、作勢要修理他的模樣。

 

  「唉。」完全不符合年齡的嘆了一口氣,他只好重新拿起抹布,繼續未完成的工作。

 

 

 

  但是這一切,都被對面街道上的某雙眼睛收進眼底。

 

  然後,激起毫無預兆的怒氣,以及、睽違許久的魔壓──雖然是減弱不少的版本。

 

 

 

  這讓感應到那股異常熟悉的魔力波動的Harry嚇了一大跳,連忙轉頭看向來源處──這一回眸,讓他想起了從前還躺在嬰兒床的時候,經常在睜開眼睛的下一秒就對上那雙沉靜的深紅眼眸。

 

  同樣的一雙眼,只是目光又多了幾分神采。

 

  還有那張斂起稚氣的漂亮臉孔,唇角揚起了極細微的角度。

 

 

 

  「……Tom?」

 

 

 

  □

 

 

 

  他真真正正的醒來,是在遇到這個世界的『自己』之後。

 

  Tom Riddle、這個時代的Tom Potter,在孤兒院面對一群他不認識的小孩們時,他才慢慢地回想起曾經的一切,就像是意識到了這個時間點才完全回到腦子裡一樣。

 

  縱使在這之前的一切,他經過仔細的回想之後,仍舊記得清清楚楚。

 

 

 

  在遙遠的記憶之前,那場於Hogwarts的最後對決,他與Harry Potter一起走向死亡──荒謬的是,那時候即將迎接死亡的他,竟然覺得這樣的結局也是不錯的?

 

  或許早在分靈體一個接著一個被摧毀時,他就已經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當死亡降臨的那一刻,他的心卻是前所未有的平靜。

 

  在追求強大力量與野心欲望的道路上,他一直都只看得到自己,而那些追隨者都是匍匐在的腳下的奴僕,靜候著他的命令與獎勵──這是他長久以來的念頭,沒有人能夠在他的視線裡與自己共存。

 

  沒想到卻在死亡的那一刻,他見到了自己與Harry Potter,靈魂逐漸化作殘影,在無聲的對視中消逝──再睜開眼,卻變成了兄弟,而過去自己極為痛惡的Mudblood女人,卻成為他的母親,讓他第一次感受到世上最毫無存在意義的情感──曾經認為的。

 

  Tom想起了自己是如何對待剛出生的Harry Potter,同時也記得那時候的心情──想要他好好的在自己面前,並且隨時隨地都可以見到他。

 

  明明應該是很荒謬的事,但他卻沒有這麼認為的想法,反倒覺得重新睜開眼睛後所面對的這一切,似乎比想像中的……還要有趣。

 

  上一次死亡之前的所有事情他都記得,但不代表他的想法不會受到影響,在經歷了何謂真正的父母、兄弟、家庭,以及所謂真誠的情感之後。

 

  如果生命可以重新來過,那麼與那個曾經直視著當年的自己仍無所畏懼的男孩一起經歷,似乎也不錯?

 

  想起那雙在黑暗中仍舊燦亮的翠綠色眼睛,過去的黑魔王、現在的Tom Potter,竟然破天荒的期待著。

 

 

 

  由於到這個時代的,只是他一部分殘破的靈魂,承載著上一世的全部記憶,以及殘存的魔力,而讓他重生的也不是一個屬於他的全新軀體,是一個體內的靈魂已經被破壞殆盡的嬰孩。

 

  他正好附於那軀殼上,不僅是救了自己、也救了那嬰孩的身體,最後被Potter夫婦給撿了回家,又碰巧給了他與上一世相同的名字──或許死亡亦改變了他的想法,他竟然沒有感到厭惡的、反倒覺得無所謂。

 

  魂魄不全的他就這樣開始了在Potter家生活,直到這個時代的自己襲擊了Godric's Hollow

 

  在他名義上的母親毫無保留的擋在他與Harry Potter面前,讓索命咒反彈時,造成這個時代的Voldemort的靈魂,不穩定的分裂,而且程度更勝以往。

 

  且不論是否是他這片殘留下來的靈魂造成的影響,那些分裂的靈魂,除了有一小片的靈魂如同往昔的留在Harry Potter身上,剩下的都到了自己這裡,在靈魂碎片的碰撞之下,他才想起了一切,體內的魔力也恢復不少──雖然在那些碎片融合時,過程還挺煎熬的,像是施以十個Crucio

 

  後來,他乾脆就待在孤兒院,靜靜地等待體內的魔力穩定下來,以及身體的年齡長到足以負荷的時候。

 

  在滿十歲的生日前──是的,他將自己的生日訂在1231日,他覺得差不多是時候了,於是他毅然地離開孤兒院,準備去接Harry Potter一起離開──這是他一直以來都不曾變過的想法。

 

  不僅是怕這個時代的食死人會對他造成威脅,也擔心他在別人的家裡會受到任何不堪的對待。

 

  果不其然,當他踏上了Privet Drive,映入他眼裡的畫面,讓他莫名的想給那群該死的Muggle一人一記索命咒。

 

  然而,下一秒轉身看向自己的那雙眼睛,卻平息了他心中的怒意。

 

  隨著那一聲稱呼從那滿臉驚色的孩子嘴裡喊出,Tom總覺得自己下意識揚起的唇角,似乎短時間裡都撫平不了。

 

 

 

  「Harry,跟我走。」

 

 

                                 TBC.

 

 

距離HP翁李,剩餘能趕稿的時間只剩這個週末,

但我還有至少一半的劇情要寫,天窗率已經超過50%了啊(凝重臉)

 

 

 

    全站熱搜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