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關係,重新定義?

 

 

 

 

 

  看起來長大不少的Tom突然出現在Privet Drive,在打過招呼、趁著他還沒搞清楚這個人為何會突然出現時,就拉著他迅速地離開,在拐進附近某條僻靜的巷子後,Harry立刻體驗到了久違的港口鑰旅行。

  等到重新站在地面上的時候,Harry發現自己站在一處占地寬廣的莊園裡頭,奢靡、華美、高貴、堂皇、富麗……各種形容詞在腦海裡一一浮現,但他卻覺得這些都不足以形容映入眼裡的這一切。

  這裡、到底是……?Harry疑惑地看向帶著他來到這裡的始作俑者,腦袋還沒辦法接受幾分鐘前他明明還在Privet Drive洗著Dursley家那台灰頭土臉的汽車,現在卻站在這個地方。

  如果現在有人告訴他這一切都是幻覺,他會相信、毫不猶豫地相信。

 

  「歡迎來到──Riddle家、我的莊園。」Tom輕輕地笑了起來,非常滿意的看著他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所以……你都想起來了?」Harry反射性的讓自己進入警戒狀態,縱使以五歲大的自己來看,自保能力相當的有限。

  「你說,哪個部份?」Tom挑了一下眉,似笑非笑的反問。

  「我現在所記得的,全部。」Harry無所畏懼的直視那雙眼,卻在雙方的眼底映進彼此的身影時,他的內心突然有個毫無來由的感覺──眼前的這個還沒長大的黑魔王,他不會傷害自己。

  「你覺得,現在的我看起來會不記得什麼?」Tom維持相同的表情,仍舊將問題丟了回去。

  「Tom Potter,你會不記得的。」Harry靜靜地凝視著他,接著道:「那麼我現在該叫你什麼?Voldemort?還是Tom Riddle?」

  「為什麼不會是Tom Potter?我既然能跑去Privet Drive,就表示我還記得,不是嗎?」Tom看著那雙過分平靜、甚至帶了點的疏離的眼睛,心裡升起一股輕微的……煩躁。

  「我──Harry Potter,與你──Tom Riddle,是死敵的關係,兩者必將死於另一人之手,因兩者無法同存於世,希望你那一部分的靈魂沒有幫你帶錯記憶。」

  「看來帶錯記憶的是你。」Tom輕笑著,「你別忘了,在Hogwarts的那一場戰鬥,我們是一起走向死亡的。」

  「……你說的沒錯。」Harry停頓了幾秒,深吸了口氣、再緩緩吐出後道:「但,這一世,我的父母還是被Voldemort殺死,而我的家,還是毀在Voldemort的手裡。」

  「是我們的父母,還有我們的家。」Tom刻意在某個字詞加重語氣。

  「你不是Tom Potter,」Harry搖搖頭,「你不會是他。」

  「為什麼我不會是?毀掉我們家園的是這個時代的Voldemort,你直接將罪名扣在我頭上,你不覺得這太不公平了嗎?」

  「你能保證你和這個時代的Voldemort一點關係也沒有?」Harry摸著額頭上的閃電疤痕,語意不是很清楚,但他知道對方會明白他的意思。

  「我的確不能。」Tom很直接的承認。

  記憶和魔力的恢復,都是靠接收這個時代的Voldemort的靈魂碎片而來的,在靈魂的本質上他們還是相同的,否則根本無法相容,硬要說的話──如果他想,重生之後依然可以選擇繼續當Voldemort──只要除掉這個時代的自己、接受他所有的分靈體。

  在這個時代裡,Voldemort依然在無意間製造了Harry Potter這個分靈體,所以Harry能查覺到自己身上的靈魂組成與最初的不同是正常的,畢竟自己的靈魂原本就有缺陷。

  「感謝Merlin終於讓我們有共識了。」Harry語氣淡淡的說。

  「不,我可不這樣認為。」Tom突然輕輕地打了個響指,「我現在想的是要讓你去換掉這一身又髒又舊的衣服,你確定你想的是這件事?」

  Harry愣了一下、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看到一名家庭小精靈急急忙忙地跑了出來。

  「主、主人!」

  那名家庭小精靈看起來緊張又慌忙,這使得Harry想起了那個為了救他而死的Dobby,心裡又泛起了一陣感傷。

  「Breede,帶他去浴室、還有為他準備一套合適的衣服,然後到餐廳等我的指示。」Tom命令著。

  「是的,主人!」名為Breede的家庭小精靈,連忙帶著還在感懷過去的Harry往浴室的方向離開。

  等到Harry回過神,人已經泡在佈滿泡泡的水池裡,瀰漫著白色水霧的偌大浴室裡,還飄散著香甜好聞的花香精油的味道。

  跟這裡比起來,Hogwarts的級長浴室真的是樸素許多──Harry想起了從前在三巫鬥法大賽的第二個項目比賽前夕,曾經帶著金蛋去過的地方。

  Harry捧著水面上的泡泡,同時也看見了此時還小小的、抓住不了多少東西的手掌,還這麼小的身體,究竟能做到哪些事情?

  他開始消化起稍早前到現在所發生的種種「驚喜」。

  小時候那個總是陪著自己的Tom,就是Tom Riddle──雖然第一眼見到對方時,這個想法就一直在他腦袋裡盤旋著,但回復所有記憶與部分魔力的Tom Riddle真的站在眼前的時候,他的心情卻還是產生了變化。

  在重新經歷一次父母被Voldemort殺害的情景,而且這次不是年紀還小沒有記憶、是真真實實的眼前發生,他的情感上還是產生抗拒。

  即使他在Dursley家的時候依然一直想著等到再大一點、能夠精確地控制體內魔力的時候,要去找Tom一起回家──但這是要在那個人依然是Tom Potter的前提之下。

  如果JamesLily依然還活著,那麼即使Tom真的是Tom Riddle、他的體內確實有著這個時代的Voldemort的靈魂碎片,或許他真的可以真心的接受對方成為自己的兄長,但可惜現實往往與美好的想像截然不同。

  在目前的心情之下,要像小時候那般和平友好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所以,真的、要回到上一世的關係了嗎?

  這個想法,讓Harry的心情彷彿瞬間摔到了谷底。

 

  「Sir……」怯生生的聲音從浴室的角落響了起來。

  Harry將注意力從思緒中過去,發現是方才那名家庭小精靈,於是溫和的說:「Harry,我叫Harry Potter。」

  說完之後他才想到,這裡是Riddle家的莊園、等於是黑魔王的大本營,身為救世主的他是否會被家庭小精靈當成敵人呢?

  但很顯然地,主人親口下的命令才是一切。

  「是的,Mr.Potter,」大概是Harry的態度看起來很友善的關係,Breede對救世主的名字毫無反應,反倒看起來恢復了點精神,恭恭敬敬地說:「主人吩咐Breede帶來的衣服,Breede放在這裡。」

  Harry點點頭,「好,謝謝。」

  「謝……謝謝?Mr.Potter竟然對Breede說謝謝?Breede從來沒有遇過這麼和善的先生……」Breede扯著身上的破舊布料擦拭著突然湧出眼眶的眼淚。

  Harry無語的看著似曾相識的這一幕,有些無奈的又說了句,「Breede,你的主人不是要你在餐廳等他?」

  「對、Breede必須趕快去才行,Breede感謝好心的Mr.Potter。」矮小的身影一下子就消失無蹤。

 

  Breede離開之後,又泡了一會兒,Harry才從溫度舒服適中的水池裡爬了出來。

  穿上那一套嶄新的服飾時,Harry覺得他不用透過穿衣鏡,也能知道自己看起來一定非常彆扭,活像是上輩子不小心穿到Draco Malfoy的貴族家居服──也幸好是樸素版,讓他不至於看起來像是隻華麗的小孔雀。

  Harry不太適應地扯著衣領、從浴室走了出去,然後站在彷彿無止境的長廊上,想起了一個問題。

 

  ──現在,誰可以告訴他餐廳怎麼去?

 

 

 

 

                                TBC.

 

揪命窩真的要天窗喏QQQQQQQQQQQQQ

    全站熱搜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