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設定有,時間線在電影結局後

*Erik(N'Jadaka) X T'Challa

 

 

 

 

 

  自從那天之後,Eric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偷偷下了某種具有致幻性質的毒藥?

  若不是如此,他又怎麼會在每回見到堂哥時,逐漸產生一些難以形容的荒謬想法!

 

  「致幻毒藥?」Shuri不怎麼淑女的翻了一記白眼,忍住將實驗所的所有侍衛聚集起來並且如這個男人所願的打個半殘再讓他接著躺上十天半個月的衝動,沒好氣地道:「這是我最後一次告訴你──你、的、身、體、狀、況、非、常、良、好!」

  被質疑了兩次檢查數據的公主殿下,終於忍無可忍地發出最後警告,接著還不忘直接找上兄長抱怨兼打小報告。

  得知此事的國王陛下,即使在百忙之中,依舊很快向當事人發去通訊慰問:「Shuri說你去做了兩次身體檢查,是感覺有什麼不對勁嗎?」

  「……不、沒什麼問題。」面對讓自己不對勁的主因,Eric當然不可能說實話,只得含糊地搪塞過去。

  但由於堂弟的敷衍意圖實在太過明顯,T'Challa認為他的舉止更加可疑,乾脆壓著人再度去了一趟妹妹的實驗所,在Shuri險些氣到爆炸的情況下,親眼確認他的身體數值全在標準範圍內、處於再健康不過的狀態後,這才放下心來。

 

  鬧出了一陣不小的風波,惹得Wakanda的公主非常氣憤地將他設為實驗所成立以來的第一個黑名單,Eric也徹底確定自己沒有生理上、或是外在因素影響所造成的問題,那麼唯一的因素就在──心理。

  他,極有可能對T'Challa有了不怎麼單純的心思。

  而這個只差最後一步確定就能得證的假設,就在幾天後得到最顯著的證明。

 

  在這個一如往常的平靜夜晚,Eric卻是心思雜亂無法成眠。

  他頗為煩躁地下了床,隨手披了一件睡袍、決定到外面走走,雖然一路上受到站崗的侍衛相當「熱情」的眼神注視,但他故我的穿越長廊,來到位於他與T'Challa寢室中間的小客廳。

  而他們的國王陛下就坐在圖騰紋的布沙發上,手裡拿著一冊古書正在閱讀,他面前的茶几擺了一杯熱茶,在旁邊牆上懸垂的壁燈暈黃色的照耀下,那張面容看起來格外柔和,抬起並且投注過來的眼睛如黑曜石般的燦亮,彷彿揉碎了璀璨星火。

  「N'Jadaka?」T'Challa將銀質的圖紋書籤夾進書頁後闔起,並隨手將它放到桌面上,示意對方過來旁邊坐下,「這麼晚了,還沒睡?」

  早在意外碰見堂哥就開始心猿意馬的Eric,當然是從善如流地接受了他的邀請,在另一側的單人沙發坐下後,冒著蒸騰白煙的陶瓷茶杯就被擺到他的面前,些許藥草的清爽香氣就這麼竄入鼻間。

  「你不也是一樣?」Eric思考一下關於這股藥草氣息的資訊,但很顯然的這不是他已知範圍內的種類,不禁皺了皺眉,問:「這是什麼藥草?」

  「母親準備的,主要功效是助眠和舒緩情緒,Shuri不喜歡這個味道所以將大部份都偷偷塞給我。」用的理由還是「哥哥這麼辛苦忙碌一定格外需要」,T'Challa想到妹妹古靈精怪的模樣,又見到一旁的堂弟皺著眉、像是不怎麼贊同自己還得喝這種東西的神情,不禁微笑道:「不必擔心。」

  Eric心想,依照T'Challa前陣子的工作份量和強度,要不是有黑豹的力量支撐著,這傢伙根本沒有那麼強大的體力應付這麼多事情,估計不用他來奪權也遲早會累垮。

  「……嘖。」不過他仍是把已經到了嘴邊的反射性想回一句『誰擔心你了』給吞了回去,只是隨口輕應了聲,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時更確認T'Challa肯定有自虐傾向──這茶喝起來又苦又澀、而後還有一股腐臭味在嘴裡擴散,與聞起來的清爽香味根本全然相反!

  「如何?滋味很特別吧?」T'Challa瞧見堂弟皺得更緊蹙的眉頭,面色也更加難看,彷彿惡作劇成功一般的哈哈大笑起來。

  「是的,如你所說……它的味道十分特別。」Eric面無表情的放下茶杯,儘管心中在對方開懷笑起來的那個瞬間感到些微悸動,彷彿在深沉黑暗的情緒也能被對方的笑容拂去幾分陰霾,但他依舊維持著不悅的氣勢,直勾勾地瞪著眼前的男人。

  「如果喝不慣不用勉強,要不是因為這藥草茶是母親準備的,Shuri連一口也不會願意喝。」T'Challa伸手取走堂弟的茶杯,打算在稍晚時候再幫忙喝完。

  「這麼難喝的東西你還喝得下去。」即使嘴裡的可怕味道依舊殘存不散,不願意就這樣「認輸」的Eric搶回茶杯,彷彿視死如歸般瞪著那淺綠色的茶液,咬了咬牙、直接仰頭一口氣喝個一乾二淨。

  「你──」T'Challa有些驚訝地看著他,姑且不論味道,他比較擔心的事堂弟的舌頭和口腔是否還安好,「不覺得燙嗎?」畢竟一直到他端起茶杯的那一刻,帶著騰騰熱氣的白煙依舊在杯緣附近緩緩飄散。

  『喀』的一聲,Eric力道稍重地放下已經淨空了的陶瓷茶杯,盡可能的忽視舌尖感受到的些微刺痛,以及被熱騰騰的茶液沖刷過的食道所傳來的灼燒感,不動聲色地道:「還可以。」

  與此同時,他在心底為自己這麼衝動又魯莽、肯定被堂哥看笑話的舉動感到懊惱和羞憤,唯一值得安慰的大概只有因為舌頭不小心被燙傷,使得對於那腐臭的味道的感應稍嫌遲鈍,至少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噁心。

  T'Challa看著他這麼努力故作若無其事的模樣,不禁搖頭輕笑,招來旁邊的侍衛低聲又簡短地吩咐,那人很快就送來一壺冷水。

  「我並不需要這個。」Eric輕哼了聲,依舊硬氣地堅持著。

  「我知道。」T'Challa溫和地笑著,迂迴地道:「但你喝不慣藥草茶,那就來點水吧。」

  Eric微微一挑眉,問:「怎麼不乾脆來點酒?」

  「以後有的是機會。」和血緣兄弟一起喝酒聊天、或許還會趁著微醺的醉意鬧出一些無傷大雅的笑話,T'Challa也是期待有這麼一天的。

 

  在那個晚上之後,Eric開始會在夜深人靜時走出房間,試圖偶遇深夜裡睡不著的堂哥,儘管他能透過手上的Kimoyo Beads得知對方的所在位置,但驚喜總是要親自去撞見才足以稱之。

  但令他感到扼腕的是,這幾天T'Challa似乎格外忙碌,不止在皇宮看不到堂哥的身影,在他已經變成例行與會成員的議程中,那人也沒有到場,而是全權交由他與其他幾位長老討論決議──要不是經過這些日子下來的衝突逐漸減少,否則T'Challa大概也不會這麼放心的缺席吧?

 

  ……不過,那傢伙到底在忙些什麼?

 

  這個問題,就連身為最被那人疼愛的妹妹也不知道──在昨天早晨偶然與Shuri在皇宮門口遇到時,那個小女孩瞧見自己時依然沒有幾分的好臉色,但從她的嘀咕內容看來似乎也不知道她親愛的哥哥這幾天究竟跑到哪裡去了……

  聽到這句聲音逐漸遠去的抱怨,Eric不禁揚起得意的微笑,心中突然產生了一股優越感,來自於自己能隨時掌握那位陛下的所在。

  當初在拿到手鏈的那一刻,再三強調對T'Challa的行蹤毫無興趣的Eric,還是帶著難以抑制的亢奮,觸碰了某一顆Kimoyo Beads以啟動的特殊定位功能──那位陛下如今並不在Wakanda境內,而是跑到了美國。

  不僅如此,還是他小時候曾經居住的公寓、現今已被改建成Wakanda與國際交流和援助中心的地點所在……會是緊急公務嗎?

  這似乎是最有可能、也最合理的臆測,但Eric直覺沒有這麼簡單,否則T'Challa也不會誰也沒有事先告知就悄悄飛離國境。

  幾天前的一大早發現自己被忠心追隨的國王突然拋下的侍衛隊長,這時正好帶著侍衛隊從皇宮外的通道匆忙走過,看著她依舊沉鬱難看的臉色,Eric更肯定的認為自己的想法沒有問題。

 

  幸好,在這天的落日餘暉再度灑遍Wakanda時,這片土地的國王終於回來了。

  即使對方的神情依舊肅穆中帶著溫和,被侍衛隊長面色不善的「建言」許久,依然帶著充滿歉意的微笑回應,但Eric總覺得對方看起來有些不對勁。

  苦澀、落寞和悲傷──他彷彿從年輕國王的眼神和匆忙返回皇宮的背影中,察覺到這股既負面又低落的情緒,毫無緣由的。

 

  而就在這天晚上,Eric終於又在小客廳碰見他親愛的堂哥。

  只是對方看起來,似乎真的已經無法掩飾自己的異狀,只從T'Challa面前擺放的是酒而不是藥草茶的這一點便可知道。

 

  「在這個時間,一個人坐在這裡喝酒?陛下,你可是真有情調。」

 

 

 

 


                          TBC.

 

沒4,陛下只是失戀而已(被長矛捅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掠 的頭像
星掠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