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未來星際架空,哨兵嚮導paro,自我流設定很多

 

 

 

 

 

 

  「陶軒那傢伙被葉修給整傻啦?鬧這麼大一齣戲就為了搶那些東西?說老實話值錢歸值錢,但他都沒想過他好歹是基地的負責人嗎?總歸要擔責任的啊!太蠢太蠢這太蠢啦──」軍事法庭還沒開始審理前,某天幾個人在星網閒聊時,黃少天突然吐槽著。

  「也不是這麼說,陶軒放人進基地比較大的目的大概是為了清掃葉上將的死忠派,沒打算要鬧大的,只是沒想到崔立比他更蠢,星盜說要什麼還真的以為是陶軒的交代、想辦法挪出來讓人搬走,更沒想到孫翔那貨也不怎麼有腦子還帶人去追,結果中埋伏了吧……嘖嘖。」孫哲平搖頭嘆息,一副不忍直視的樣子。

  「各基地受到襲擊,措手不及的情況下肯定損耗會大、而且他還能從中做些手腳,等到今年年中的會議時肯定能拿這些批漏出來指證各軍團的疏失,陶軒只要讓嘉世在裡面是表現得最好的就行了,到時候最有調動職務發言權的就會是他了。」喻文州如是說。

  「我還是覺得稿這麼大的動靜只謀求這個也太不划算了,陶軒這人到底是有多閒?」張佳樂繼續吐槽著。

  「也或許是想試試自己手上的勢力能做到什麼樣的程度?經過將近十年的經營,若是能完成這一次的任務,未來不見得會沒有隻手遮天的底氣。」王杰希說。

  「王指揮官說的有道理,陶軒這人野心不是一般大,由很多細節都能看得出來,像是榮耀曆2090312日的那一場閱兵典禮,當時的葉秋上將……」張新傑開始細數過去幾年陶軒隱藏起來的小心計,年月日都記得清清楚楚,聽得在場眾人突然不知該作何反應。

  「這麼說也只有葉修那傻蛋會被陶軒那貨給害了,嘖、下次當面碰到肯定要好好笑他。」好不容易聽完年表大記事,張佳樂趕緊接過話頭。

  「葉上將也並非沒有察覺,看他交給皇太子殿下的證據顯示大概也知道了一段時間,至於沒有聲張的原因或許是想先按兵不動才能一網打盡,另外就是……想保住嘉世吧。」肖時欽相當客觀地幫忙說話,「要是沒有葉上將這些年在其中使力按住陶軒讓他無法輕易動作,不只是嘉世基地、恐怕連H星全境都難以分說了。」

  「葉修這人,很執著,」安靜許久的韓文清突然評道:「卻也太蠢。」

  知道韓文清和葉修兩人明面上不合但實則關係還不錯,否則以往每年的軍事會議上雙方槓上時都像是要打起來,但最終他們還能在晚上休息時坐在一起喝茶吐槽互罵,終究是「宿敵」也是朋友。

  「不過,要正面嘲笑他的話很快就有機會了……」王杰希話還沒說完,卻不禁笑了起來。

  「我去!最好有人敢啊!那種場合要是敢這麼白目的話分分鐘都是被輪迴的人拉出去槍斃的節奏。」

  「那些個皇太子腦殘粉簡直讓人不忍直視!」

  「嗬嗬,不管怎麼說──」喻文州溫和地笑了起來,總結似的道:「皇太子殿下和葉修上將就要結婚了,終歸是好事一樁。」

 

  是的,這第三件舉國震撼的事,就是──皇太子殿下周澤楷和嚮導身份剛曝光的葉修即將攜手共度之後的人生。

 

 

  ■

 

 

  榮耀曆2097520日。

  首都星,皇家禮堂。

 

  皇家禮堂是首都星裡最莊嚴神聖的所在,這裡見證了歷代的皇帝接受加冕,無數的皇室伴侶也在此處共結連理。

  今日,全帝國的焦點盡數聚焦在這裡,不僅是首都星的民眾爭相在外頭歡呼守候,所有媒體也在拍攝區屏息以待,將畫面一張不漏的傳到帝國的每個角落,讓各地矚目這場婚禮的人也能即時見證。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眾人翹首盼望的時刻終於到了!

  一架皇太子規格的飛行器緩緩降落在禮堂外,立刻引起在場民眾齊聲的歡呼。

  在這歡聲雷動中,艙門緩緩開起,一名穿著白色西裝禮服的男人先是走了出來,臉上堆滿了笑意,不過……怎麼先出來的不是皇太子殿下?

  儘管如此,葉上將的粉絲們還是很給力的死命鼓掌尖叫。

  接著,民眾只見葉上將稍微彎腰朝飛行器內伸手,然後牽出了一名同樣穿著白色西裝禮服的青年,特別不同的是──他手裡拿著一束盛開的鮮豔花束,頭上還披著雪白色的精緻長頭紗,垂在背後時連邊角細膩漂亮的金線繡紋都清晰可見。

 

  ──臥槽!原來皇太子殿下才是嫁人的那一個嗎?!

  有幸見證這場前所未有的世紀婚禮的人們紛紛驚呆了,直到他們相偕的身影沿著長長的紅毯步入禮堂時還都反應不過來。

 

 

  禮堂裡早就坐滿了觀禮嘉賓,清一色全是在帝國舉足輕重的人,皇室、軍方、議會……各方齊聚,就連近年來將不少政事交由皇太子處理的而清閒不少的皇帝也和皇后一同到場了,態度雍容卻不減笑意,顯然對今天這場婚禮極為高興。

  在冠蓋雲集的賓客裡,有一個人特別醒目……因為他與今天的新郎之一根本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若是站在一起恐怕很難立刻分辨出差異,而他會在這裡的原因一半是因為他乃葉家剛上任的掌權人,參加這種場合是再正常不過了,另一半則是──他是葉修的雙胞胎弟弟、也就是正牌的葉秋,家屬的身分更是天經地義!

  只見這名衣著華貴,氣度不凡的青年渾身散發著高冷的菁英特質,但隱約卻有一股暴躁的火氣,原因嘛、其實也不難猜測。

  「欸、我說……好歹今天是你哥的大喜日子,你至少看一下場合啊!」在他旁邊的蘇沐秋忍不住低聲勸著。

  「我要不是會看場合,這時候已經上前去把那混帳痛毆一頓了!」葉秋一個字一個字像是從牙縫裡勉強擠出來的,聽得出那咬牙切齒勁──有本事離家出走!還有本事差點把小命玩沒了!現在又莫名其妙突然說要結婚了?!

  ……這火氣確實不小,估計沒勸上三五個月大概是很難消了。

  「不過就是結婚嘛……」蘇沐秋還想再說什麼,卻被自己的妹妹給默默地扯了下衣袖,「怎麼了沐橙?」

  「噓、」蘇沐橙用手指抵了一下嘴唇,露出了俏麗的笑容,「要開始了。」

 

  另一邊,幾位將軍也湊在一起交頭接耳。

  「老葉他弟長得跟他簡直是一模一樣,你們說皇太子殿下哪天會不會認錯人?」

  「我想不會,他弟一看就是菁英中的菁英,五好青年絕對沒跑,跟葉不修還能一樣嘛!」

  「不過看久了之後,就好像看到了畫風不對的葉修,我整個人突然不會好了……」

  「噗──」

  「……其實我也是。」

  「你們並不孤獨。」

  ……

  「禁聲!」

  最後在某韓姓上將的低聲警告下,這些位高權重卻也很八卦的將軍們才停止了各種吐槽。

  而今天的新人也正好踏進了禮堂,掌聲和樂曲悠揚地響起,為盛大的婚禮揭開序幕。

 

 

  在眾人的見證下,偌大的禮堂迴盪起兩人朗誦著誓詞的和聲。

  美好的詞句中,每個字都描摹著未來的幸福與圓滿。

 

  哨兵與嚮導,沒有誰註定是誰的附屬。

  與之並肩,攜手並進,成就共享的──榮耀。

 

 

  最後,在德高望重的主持者宣布禮成時,葉修才剛興致勃勃地掀起周澤楷的頭紗,這位欣喜若狂的新郎倌早就已經準備好要吻上對方……而他也確實這麼做了。

  在笑聲與熱烈的掌聲中,終於被鬆開的葉修輕輕地扯住周澤楷的領帶,笑容燦爛道:「頭紗還不夠是吧?回去再跟你算帳。」

  頭紗什麼的,肯定不是結合那天因為被做到差不多只剩下一口氣,羞憤的葉上將逼迫皇太子殿下在婚禮當天必須要戴的!絕對不是!

  「好,算帳。」周澤楷完全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模樣,春風得意,含笑的眉眼始終褪不去只給一人的溫柔。

 

  此生能遇見你,才是無悔的榮耀。

 

  ──Ready for Abduction.

 

 

 

                        完.

 

 

 

看了一下篇幅乾脆14跟15一起放出來了XD

 

 

    全站熱搜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