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設定有,大HarryTom有,不是單純的回到過去梗←

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看著埋在胸前的腦袋,那雙手箍住自己腰間的力道更是不輕──將Tom養到十一歲了,Harry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依然不夠瞭解這孩子的心思?

  還是……青春期已經開始?

  這個關鍵字像是開啟了某種思緒的開關,Harry開始想著Hogwarts的圖書館會不會有關於小巫師的青春期這類的相關書籍?或是可以找其他年紀較長的同事討論──

  Professor Dumbledore?算了、除非是甜食,否則校長先生真不是位絕佳的商量對象。

  Professor McGonagall?嗯,確實比較值得信賴,不過事先準備必須充足並且沒有缺失,否則為人養父卻這麼疏忽肯定會被訓話的。

  Professor Snape?……如果他想被魔藥大師的毒液送進醫院廂房的話,確實可以考慮。

 

 

  「……好吧,」無聲地嘆了口氣,回過神將越飄越遠的思緒拉回來,Harry伸手摸上自家孩子的腦袋,「還是不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嗎?」

  手指就著那柔順的頭髮來回撫摸,那顆沉默的腦袋還是沒說半個字。

  對待自家孩子一向有加倍耐心的Harry,也就這樣任由他抱著,自己則是一遍遍摸著他的頭髮,就像是在寬慰情緒驚怒到炸毛的貓,慢慢地揉平那張揚炸開的毛。

  大概是安撫起了作用,Harry感覺到腰間那雙手的力道似乎稍微放鬆了些,那還未經歷變聲期所以稍嫌稚嫩的聲音悶悶地響起:「……你抱別人。」

  「什麼?」Harry愣了一下,無法立即理解他的意思。

  「你抱著他!那個Gryffindor的學生──」Tom的聲音因為情緒而變得尖銳起來,「Seamus Finnigan!」

  「……啊?」Harry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這件事讓這孩子如此憤怒,「因為他受傷了,我只是將他送去醫院廂房。」

  「那你也不一定要抱著他去啊!」

  「不用抱的……難道我要用飄浮咒嗎?」Harry覺得要是真的這樣做的話,有非常高的機率會被學生家長投訴──他們的孩子都已經是傷患了,又不是屍體更不是貨物!

  「反正、不准你抱別人!」Tom咬牙切齒地說完,抬頭用幾乎可以算是惡狠狠的眼神瞪了他的養父一眼,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他的辦公室。

 

  這是Tom第一次在Harry還沒有說出任何催促他回寢室的話語之前就自己離開。

  也是第一次,Harry在後面呼喊而他卻也沒有回頭。

 

  ──這孩子到底是怎麼了?

 

 

  到了晚上十點鐘才開始享用晚餐的Harry,腦袋裡想著的都是自家養子的奇怪行徑。

  因為時間晚了,他也不好直接衝到Slytherin的學生寢室去把孩子抓出來談談心。

  同時他也樂觀地想著,或許明天早上太陽升起時,一切就沒事了。

  殊不知,之前一天會和他偶遇好幾次的Tom,像是跟他玩起了躲藏遊戲。

  除了於用餐時間會在大堂的Slytherin長桌看到他的身影,其餘時間想找他根本是不見蹤影。

  甚至,在又一次的飛行課時……

 

  「Mr.Malfoy,你說……Tom他生病了?」

  「是的,Professor Potter,他要我幫忙請假。」

  「我知道了……」Harry雖然有極高的機率確定那孩子肯定是裝病,因為從小到大他連感冒都沒得過,不過他還是忍不住問道:「那,他的病嚴重嗎?」

  「這方面我並不是非常清楚,不過他的精神確實不太好,看起來有些憔悴。」Draco謹慎地回答著,生怕一個不小心的疏失會替自家學院首席惹出問題,那自己肯定也會有不小的麻煩。

  「好吧,」Harry點點頭,讓他回到Slytherin學生的隊伍中,「謝謝你的告知,Mr.Malfoy。」

  得到允許之後,Draco當然是迅速地離開。

  留下Harry一邊指揮小巫師們集合上課,一邊繼續頭痛該如何與自家養子深切地溝通談心的問題。

 

 

  晚餐時間過後,Harry到訪了Slytherin交誼廳。

  雖然他覺得這群蛇院的小巫師們的氣氛好像有些詭異的緊繃,像是在警戒什麼的,每個人都小心翼翼地低頭做自己的事情,連輕聲交談都沒有……難道Slytherin的風氣就是這樣?記得當初他二年級用變身水溜進來的時候並不是這個樣子的?

  「首……Potter他並不在這裡。」一名高年級的男學生戰戰兢兢地回答。

  「所以他在寢室?能告訴我他的房間在哪一間嗎?」

  「不、也不是……」那名男學生面色僵硬地搖搖頭,卻也說不出接下來的話,彷彿被施了禁言的咒語。

  「……」Harry忍不住想著難道獅院跟蛇院註定就是沒辦法好好相處嗎?他只是來問一個學生人在哪裡都得不到答案!

  「Professor Potter,」Draco咬咬牙,主動上前道:「晚餐結束後他並沒有回到這邊,所以我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有那麼一瞬間,其他蛇院的小巫師們根本是用看「救世主」的眼神望向這位Malfoy家的小少爺。

  「好吧!」Harry點點頭,沒多作停留就離開Slytherin的交誼廳。

  快步走回辦公室的路上,他非常慶幸自己在先前就已經暗地裡去做的事情──將The Marauder's MapFilch的辦公室抽屜裡取走。

 

  「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懷好意……」

 

  Hogwarts的詳盡地圖在羊皮紙上展開,看著那一個個寫有名字的腳印,Harry心裡感受著一陣復雜的懷念。

  他從一層又一層的地方掃過去,最後在三樓東方的走廊附近看到那個很像在散步或是遊蕩的腳印和人名,離那孩子很近的還有……Professor QuirrellProfessor Snape

  Harry突然想起那條走廊有什麼了──看守活板門的三頭地獄犬、門底下的幾道關卡、意若思鏡以及……魔法石。

  改往走廊的另一端前進時的Harry並沒有掩飾自己的腳步聲,他像是散步一樣隨意走動的姿態,因此還在爭執中的QuirrellSnape很快就察覺有人在接近,雙方雖然意見不合、但也知道分寸地立刻停下。

 

  「Professor QuirrellProfessor Snape,晚安。」Harry帶著輕鬆的微笑向兩位同事問候。

  「Professor Potter。」Snape冷淡地瞥了他一眼。

  「晚、晚安……Professor PoPotter!」Quirrell結結巴巴地回應。

  「兩位在這邊是發生什麼事了嗎?」Harry故作困惑地看著他們,接著又自顧自地道:「還是跟我一樣出來散步嗎?今天晚餐的烤牛小排實在是太美味了,忍不住多吃了一大塊,現在只好到處走走。」

  「不,只是剛好。」Snape冷冰冰地道:「沒有Professor Potter這麼好的興致。」

  「對、對的…剛好,剛好而已……」Quirrell有些顫抖地笑著應和。

  Harry走過來的目的不是為了跟他們攀談,而這兩位也不是很想繼續聊天,所以客氣幾句他們就一前一後走遠了。

  Snape盯著Quirrell消失在轉角,離開前還刻意轉頭看了還站在原地的Harry一眼──有著打量、猜疑……很直白的不信任,甚至帶上幾分警告意味。

  Harry還是那副毫無察覺的模樣,從容地裝作要往回走的模樣,其實已經低頭瞄了一眼手上的羊皮紙──自家養子的名字就在禁地的那扇門前面佇立,在披著隱形斗篷的情況下還想避開自己。

  突然一股莫名的火氣在他的心中升騰,也不完全是針對Tom這種逃避態度的怒氣,而是對於這樣你追我跑的狀況感到焦躁。

  在情緒驅使之下,Harry行動前還是留有幾分理智──先於周圍設下了阻隔聲音的咒語,確保接下來他所發出的聲音不會被人聽見,以防被剛離去不久的Professor QuirrellProfessor Snape或是其他人發現。

 

 

  「Tom Potter!你要是敢再移動一步,我保證你期末成績絕對會拿到一個T!」

 

  接著,Harry清楚地發現到,羊皮紙上那對正想溜走的腳印,瞬間停了下來。

 

 

 

 



                          TBC.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