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也太多了……」虞因苦著一張臉,努力在人潮中求生存,可惜在這麼龐大的數量之下連夾縫都很難找到,只能跟著人群緩速前進。

  一太也難得的擰起眉頭,這種人潮高度密集的地方他實在不太常接觸。

  沒多久,在經過一個十字的岔路時,四個方向的人潮產生交集,很容易被這洶湧的人流給沖散了,虞因他們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在被人潮擠開的那瞬間,一太伸出手,用力地抓住虞因,將他拉往自己的身邊,緊鄰著自己後,再勾住他的手臂,兩人親暱相貼。

  原本被擠到有些煩躁的虞因,經過此番動作後,突然想起……他們現在的姿勢,跟之前他看過李臨玥那女人挽著釣來的男人那樣嗎?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微僵了身子。

  但其實被人群這樣擠著,並不會有什麼人注意,畢竟所有人都靠得非常近,所以也沒有人會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人太多,我們買東西回去吃好了?」眼看著越往夜市裡頭走,人潮越沒有紓解的趨勢,一太只能有些無奈的提議道。

  「好吧,這麼擠實在受不了。」剛剛才被旁邊的人不小心架了個拐子的虞因,很快就同意了。

  卡在人群中不好把寫有事先查過的著名攤位分布圖拿出來看,虞因只能憑著印象,外加一太以神準的直覺指點方向,還是外帶了不少美食節目都有大力推薦過的小吃和甜品。

  雖然還是花費不少功夫排隊,但至少省了擠在人群裡等空位的時間。

 

  拎著大包小包的熱騰騰的食物和透心涼的飲料,他們騎著機車回到住宿的地方。

  白天那個晃來晃去的小阿飄已經不在了,虞因猜想著「它」大概是跑到屋頂去了,因為「它」可能已經離不開這麼地方了,所以過了才這麼長的時間還待在這裡。

  說巧也不巧,在他們踏進屋裡之後,外頭的雨勢突然大了起來。

 

  「這雨大的時機還真剛好。」虞因看著窗外越變越大的雨勢,不禁萬般慶幸著,否則夜市沒逛成,先當落湯雞。

  「阿因,先擦乾吧!」一太從房間拿了兩條毛巾出來,將其中一條遞給他,「就算沒全濕,我們還是有淋過雨。」

  虞因乖乖接了過來,認分地擦著微濕的頭髮,還有甩下防風外套上的水珠。

  等到稍事打理之後,他們才開始享用從夜市征戰一圈回來的食物。

  一大袋冰鎮滷味、兩碗港式魚蛋、一大盒拔絲地瓜、兩份碳烤香雞排、一大份鹽燒雞肉串、一大盤大腸炒香腸,配上兩杯綜合果汁……看著滿桌的食物,虞因這才覺得自己的肚子已經飢腸轆轆很久,上一回吃的食物早就不知道消化到哪去了。

  看著大概是種類太多不知道從何下手而愣住的虞因,一太將一碗港式魚蛋先推到他的面前,微笑調侃道:「用看的就會飽?」

  「並不會。」虞因回看了他一眼,拿起塑膠湯匙、將魚蛋撈進自己的嘴裡,一口接一口。

  接下來的對話,無可避免的都繞在食物上頭。

 

  「沒想到這裡賣的魚蛋還滿Q彈的……等等別把你碗裡的撈過來我碗裡!」

  「你喜歡就都給你吧。」

  「……你不會是討厭魚蛋吧?」

  「嗯,怎麼可能。」

  「看你撈過來的速度還真是沒有說服力啊……」

  「呵。」

 

  「如何?」

  「還可以,你吃看看?」

  「唔,偏甜的滷味。」

  「你不喜歡?」

  「我比較喜歡鹹的……慢著就算這樣也別想著要去找醬油給我!」

 

  「阿因,別挑食。」

  「我討厭洋蔥!」

  「既然這樣,那我餵你?」

  「就算你餵我也改變不了它是洋蔥的事實啊……用嘴餵也是一樣啦!」

  「呵呵,開玩笑的,你不喜歡就給我吧。」

 

  「嗝……不行!我真的飽了!」

  「嗯?你不吃了嗎?」

  「吃太撐了晚上很難睡,我可不想去外面跑十圈。」

  「我可以陪你運動。」

  「謝謝這就不用了!」

  「一起在雨中慢跑,你不覺得這樣也很浪漫?」

  「……如果是這個時間點的話,我覺得比較像神經病。」

  「呵,那我們可以換室內運動?」

  「你還是把剩下的都吃完吧!」

  「那我吃太撐的話,換你陪我運動?」

  「我想就算要你再吃三份雞排也游刃有餘……」

 

  經過一番奮戰,虞因和一太好不容易將桌上那些對兩個大男生而言還是有點多的食物量給消化完畢,雖然到後來幾乎都是進了一太的肚子。

  吃飽喝足後,虞因窩在沙發裡,眼睛看著電視,卻開始迷濛了起來,覺得全身的血液連同大腦的,大概有不少都集中在胃裡好消化那些大量的食物。

  要不是剛吃飽沒辦法洗澡,他真想立刻迅速洗個澡然後躺平陣亡,畢竟今天也走了不少路,感覺一天的疲憊感在這個時候全湧了上來。

  一太看他不停打著呵欠,瞭然地微笑問:「想睡了?」

  「嗯,有點。」虞因伸手揉了揉眼睛,順便伸了下懶腰。

  「起來動一動吧,越坐越想睡。」一太才剛說完,就起身直接將他拉離沙發。

  「嗯、欸?要幹嘛?」被強制拉離開沙發的虞因,有點反應不過來的眨了眨眼。

  「飯後運動。」一太簡單答道。

  「什、什麼飯後運動?」虞因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就……」一太故意頓了頓,才微笑道:「打掃。」

  虞因有點黑線的白了他一眼。

  大概是一太覺得他的反應太有趣了吧?對於這種自己老是被對方捉弄著玩的情況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由他去了。

  兩人分別將經過一場風捲殘雲的掃蕩後的桌面收拾乾淨,還將油膩膩的桌面擦拭乾淨,虞因覺得時間也差不多過了至少半小時,就拎著換洗衣物去洗澡了。

 

  等到輪流洗完澡,時間也才十一點,畢竟也晚睡習慣了,又難得出來玩,虞因覺得這麼早就去睡也有點可惜,就拖了一太繼續窩在沙發裡,一邊轉著電視頻道、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聊著。

  

  時間跨過午夜十二點的界線後沒多久,一太覺得肩膀突然沉甸甸了起來。

  側過頭一看,原來是方才本來就靠著他的人,現在完全枕靠在他的肩上、已然安穩入夢鄉。

  一太不禁搖頭失笑,伸手揉了揉那挑染過的微捲頭髮,再輕輕撫上那張毫無防備的睡臉,低聲喊著,「阿因、阿因?」

  「嗯……」大概是累極了,虞因也只是下意識的應了聲,雙眼依然緊閉。

  「真是……」太沒有防備了。

  一太再度勾了勾唇角,輕輕地抱起完全睡熟的虞因,走向主臥室,將人小心地放在床上,再細心地蓋上涼被。

  至於,一太究竟是使用何種抱法?

  大概是虞因若還清醒,應該會羞憤至死的那種吧!

 

  將主燈切換成夜燈後,一太這才在另一邊空著的床位躺了下來。

  「晚安。」即使聽不見,他還是在對方的耳邊輕語著。

 

  閉上雙眼,進入相同的夢境裡。

  而夜色,正深沉;窗外閃過的白影,格外清晰。

 

 

 

                           TBC.

 

先脫出修羅場的都是敵人QQQQQQQQQQQQQQQ(哭闢

 

 

創作者介紹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