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設定有,大HarryTom有,不是單純的回到過去梗←

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在Aurora Cottage的生活愉快而美好。

  Harry開始讓Tom借用自己的魔杖試著練習一些咒語,在他能控制魔力的前提之下。

  大部分的練習裡還算是順利,只是偶爾會發生一些不可抗力的意外──像是對著茶几上的蛋糕施展Wingardium Leviosa時,卻導致客廳裡的所有傢俱都飄浮在半空中遲遲無法落回原地;又或者是對著壁爐的柴火施展Incendio時,卻不小心讓旁邊的地毯也跟著燒起火。

  Tom的表現一如HarryTom Riddle的印象──魔力強大、天分極高,本身又相當好學,每個一段時間Harry都必須帶著他去一趟Diagon AlleyFlourish and Blotts挑選新的書籍,而他們家的書房也在不知不覺中堆滿的各式書本……當然,在Harry的嚴格看管下,黑魔法相關的知識目前他是不會讓Tom去接觸的。

  原本想著不要讓孩子整天埋首於書堆當中,也該到戶外活動,Harry為此還利用貓頭鷹郵購買了目前Comet系列的最新款掃帚,教導Tom如何學會飛行──反正就算現在不學,之後進入Hogwarts也是要上飛行課的。

  而Tom也確實學得很快,但幾次之後他就將掃帚擱置在一旁,顯然沒什麼興趣,對於孩子的教育方針是除非必須堅持的原則否則從來不強迫的Harry,最後也只好將掃帚拿來自己使用,每隔幾天就在森林裡飛行幾圈,稍稍回味一下以前擔任GryffindorSeeker的記憶。

  離開Dursley家之後,Tom已經不再是那個蒼白消瘦的小男孩,表情和個性也不是一貫的冰冷抑鬱──即使依然是個不怎麼愛笑的孩子,在Harry面前偶爾還是會露出笑容,但是在外頭就是個穩重冷漠的男孩──Harry已經做好了這個時空的「Harry Potter」或許早就不會是Gryffindor學院的學生的心理準備,就算是被分進Slytherin他也不會覺得訝異的。

 

  ──看著那與Tom Riddle本來就十分相似的孩子,若最後真的被分進Gryffindor的話,或許他反而會感到驚訝呢。

  時間就在這般輕鬆悠閒的氣氛中匆匆過去,轉眼間Tom的十一歲生日即將到來。

  一封來自Hogwarts的入學通知信也如期的送到。

 

 

  「怎麼了?我記得你以前很期待去Hogwarts上學,不是嗎?」Harry看著自家養子閱讀信件時的神情並沒有想像中的高興,而是稍稍的皺眉,只好疑惑地開口詢問。

  「……沒什麼。」Tom將通知信放在桌上,重新拿起剛剛看到一半的書本繼續閱讀,顯然不是很有興趣,反應相當冷淡。

  ──這是怎麼了?就算是在巫師家庭長大的孩子,收到入學通知信也是會興奮不已的,怎麼到了Tom這裡卻是一點高興的情緒也沒有?

 

  Harry納悶地盯著黑髮男孩,試圖從他的表情和動作找出一絲蛛絲馬跡或是其他變化,但這孩子跟平常閱讀時的狀態沒什麼兩樣──專注於書頁上,眼神連飄移一點角度也沒有。

  「Tom,」一會兒後,忍不住的Harry乾脆伸手抽走他手上的書本──這要是換作是別人肯定會遭受到憤怒的『回禮』,但Tom只是抬頭看向他的養父,得到了下一句話……「親愛的孩子,我們來……那個、談談心,如河?」

  就算是再怎麼不樂意,但看著Harry在桌上擺了一壺剛泡好的紅茶和一盤藍莓果醬小甜餅,Tom也只能聽話地乖乖坐好。

 

  「Tom,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沒有。」

  「容我提醒你,親愛的Tom Potter先生,我可是你的父親,你覺得你隱瞞得了我嗎?」

  「…………」

  「說吧,老實告訴我,你對去Hogwarts上學的看法。」

  「……剩你一個。」

  「什麼?」

  「我說──我去上學之後,家裡就剩下你一個!」

 

  看著男孩像是豁出去般、連音量也提高不少的回答完之後,又有些難為情的偏過頭,Harry呆愣了一下,卻不禁笑了起來,一會兒後更是發展到大笑的程度。

  這反應當然是惹來Tom的惱怒,但他也只是惡狠狠地瞪著坐在對面的青年一眼,然後再自顧自的生悶氣。

  好不容易,Harry止住了笑──這真的不能怪他,沒想到自家冷冰冰的孩子還會擔心自己一個人在家……這是不放心他還是惹不得離開他?

  笑聲平復下來,但那份暖實窩心的感覺卻越擴越大,彷彿在心頭化開般的柔軟甜味。

  「Tom,你擔心我沒辦法照顧好自己嗎?還是覺得我一個人在家會很寂寞?」Harry緩緩地說著,聲音難掩幾分笑意、卻又是那麼樣的溫柔,「又或者是──你捨不得我?」

  不管是理由一、二或是三,甚至是以上皆是,Harry其實準備了一個小小的『驚喜』,但他想等到完全確定之後再給自家的養子知道──若是順利的話,不管Tom擔心什麼、都有辦法迎刃而解。

  Tom一副「再也忍受不了」的斜睨了他一眼,有些咬牙切齒道:「我是怕如果我不在家,有人會把自己活生生地餓到像是擅離AzkabanDementors!」

  哪怕自己才即將要滿十一歲而已──但作為近幾年來完全是家中負責掌廚的那個人,卻是非常有說服力。

  聽了他的話,Harry點點頭、像是爸爸一般的露出欣慰的笑容,道:「我知道,Potter家的Tom是懂事、獨立又能幹的好孩子,之後進入學校也能跟教授與同學相處得非常好。」

  覺得自己心中的擔心在對方的眼裡像是比今天晚餐吃烤羊排還是燉牛肉還不重要,Tom默默地端起桌上的茶杯,決定從這一刻開始拒絕說話!

 

  Harry也是在一段時間之後才發現自家的孩子開始鬧起彆扭了──不是靜靜地端著茶杯、就是垂眸看桌巾上的花紋,再也不多說一個字,冷淡得非常明顯。

  他忍不住再次輕笑出聲,為了Tom少見的鬧脾氣。

  但Harry很快就為此付出代價──彆扭中的孩子,可不是那麼好哄的。

 

 

  □

 

 

  儘管Tom對上學的事情並不熱衷,但開學前的準備還是不能忽視的。

  而Harry身為一名準備送孩子進入校園的「父親」,更是積極的想為自家孩子收拾好一切。

  他不僅將自己當年也曾收過的書籍和必備用品清單翻來翻去看了無數次,還另外寫了一張行前準備,以確保不會遺漏任何東西。

  看在Harry為了自己這般熱切地準備,Tom心底原本還有幾分彆扭情緒,也因此漸漸地消抹過去。

  Harry帶他離開那個讓人憎惡的房子,同時也教導、給了他很多東西──就算他即將離開,這名青年終歸是他的「養父」,這是不管他去到何處都改變不了的事實……哪怕,他們不久之後必須暫時分別。

  想到這裡,他的心裡有種彷彿被人掐住心臟的窒悶,知道緣由、卻不知為何而起。

  ──畢竟還是即將滿十一歲的孩子,尚未了解這份「依賴」的情感究竟有多麼深切……以及,有多麼的不純粹。

 

  「Tom?」

  「……嗯?」Tom從自我深沉的思緒中回過神,下意識地回應一聲。

  「我們必須去一趟Diagon Alley把清單上的物品買齊。」Harry停頓了一下、像是在考慮時間的樣子,「下星期一好嗎?」

  「好。」Tom自然是無異議地點頭同意。

  「那就這麼說定了。」Harry將手上的書本闔起來,滿臉笑容的讓自家孩子幫他去廚房倒杯熱茶。

  並且,謹慎地沒讓對方發現自己正將一封已經拆閱過的信件往手邊的書本裡面夾。

 

 

  到了約定的當天上午,HarryTom站在Diagon Alley的街道上,感受了開學前夕這裡格外洶湧的人潮以及格外熱鬧的氣氛,隨處可見帶著孩子採買各類用品的家長。

  不過Harry無視自家男孩看到這滿滿人潮而明顯皺起的眉頭,要他自己一個人先去購買長袍和魔杖,晚點再去Florean Fortescue’s Ice-Cream Parlour門口碰面。

  雖然Tom連嘴角都緊緊抿起,顯然是不高興了,但他還是聽從Harry的吩咐,往前走幾步路、而後逐漸被人群淹沒。

  看著那黑髮男孩走遠,Harry才轉身走回Diagon Alley的入口──The Leaky Cauldron

  因為他與一個人約定這個時間於此處碰面。

 

 

  謝過侍應生Tom的指引,Harry敲響了某間緊閉的包廂門板。

  下一秒得到回應之後,他推開門走了進去──

  一名戴著半月形眼鏡的老巫師,笑意盈盈地望了過來,看起來是那麼慈祥和藹。

  但鏡片後的那雙湛藍色的眼睛,銳利而深遠,像是在打量、也像是別有深意。

 

  「抱歉,讓您久等了,校長先生。」

 

 

 



                          TBC.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