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黎子泓看著他突然稍微斂起的笑容,心裡想著是不是正在經手的案件有什麼進一步的發現或是新的證據。

  「他說,老大在不久前有打電話過去,說明天要和佟出門玩兩天。」嚴司以彷彿在談論什麼重大刑案的嚴肅神情說著。

  「……喔。」黎子泓簡短的應了聲,舉起筷子繼續吃著便當裡所剩無幾的醬爆雞丁。

  見他未多說什麼,嚴司立刻以彷彿受害者家屬控訴兇手殘暴不仁的語氣說道:「小黎你的反應太讓我失望了!這種時候不是應該說點別的嗎?」

  「要說什麼?」就算要祝人家旅途愉快也不是對他講,況且才兩天而已又不是要去十天半個月,有什麼好說的?

  「至少要說個『輸人不輸陣,輸陣歹看面』之類的啊!」嚴司說。

  懶得吐槽他那發音不怎麼標準的閩南語,黎子泓將最後一塊肉吃完後,將空便當盒及筷子擺在一旁,打算待會再拿去洗。

  他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才回應道:「我不覺得有說這句話的必要。」

  「當然有啊!」嚴司義正嚴詞的說,「適當的放鬆有助於壓力的釋放,否則壓力一直持續的不斷累積,不只是會對身體造成傷害,工作效率也會大打折扣,同時也有可能會因為緊繃的情緒而影響到周遭的其他人,所以身為你親愛的同居人,我必須對你提出非常立即性的建議。」

  「謝謝你的建議,但我本來就有休閒活動。」只要某人不要老是干擾他進行就好,他已經排定好接下來兩個月的休假裡要玩哪些新出的大作了。

  「我說的是戶外,呼吸屋外空氣還有走在土地上的那種戶外休閒活動。」

  「……外面只有廢氣和髒空氣。」

  「眼光要放遠一點,穿越這俗世紅塵,遙望那藍天白雲,鳥語花香,綠水青山,投入大自然的懷抱裡,感受大地賜予我們的美好禮讚,想像一陣吹撫過大草原的風,清新又宜人……」

  黎子泓一邊喝著咖啡,一邊面無表情的看著他滔滔不絕又天花亂墜的講著那些不著邊際的浮誇內容,眉頭不禁微微皺起。

  認識嚴司這麼久,從學生時代一直到成為社會人士的這麼多年來,也可以說孽緣持續了這麼長一段的時間,黎子泓怎麼可能不了解他?

  嚴司只要是心裡所想的事情,在目標實現以前絕不會輕易放過身邊的人,死纏爛打是普通攻擊,疲勞轟炸是特殊技能,磨到人家最後只能選擇一槍斃了他乾淨或是只能答應他更是無雙奧義。

  「好了,你到底想說什麼?」

  「大檢察官,不想過勞死就快和你的益友我一起出去玩!」

  「……我拒絕。」這是最後的掙扎。

  「小黎,我方才講了這麼多都是為了你,就算檢察官的撫卹金還算不錯,但跟那些錢比起來我寧願要活生生的你啊!」

  就算他有個萬一,法律條文可是清楚規定了撫卹金的領受資格,可不包含同居人。

  即使他們確實真的在一起了,也是一樣。

  「……你想要去哪玩?」在心裡暗自嘆了口氣,黎子泓默默的向躺在家裡的遊戲片和主機正式告別。

  「耶,我就知道小黎最好了!」嚴司歡呼了聲,將椅子直接拉到他的旁邊,同時也從口袋裡拿出一張便條紙,「這是我剛在玖深那裏等他拿資料給我的空檔順便擬定了行程方案,共有ABCDEF六種組合,要是不滿意可以隨意搭配,我在底下還留了個G給你寫,夠貼心了吧?」

  「……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連假都請好了。」黎子泓看著那張紙,突然想到自己明天開始的假是早就排好了,但在這之前還未聽說過他也同時排了假。

  「剛剛囉!」嚴司露出孩子般的得意笑容,道:「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年輕人最重要的還是行動力!關於這一點,小黎你還是要跟我多學學啊!」

  ……學這種自己不成功就會煩到對方成仁的技能要幹嘛?況且這還需要前置技能──無堅不摧的厚實臉皮,等級需求封頂最高等,黎子泓自認只是普通人而已。

 

  既然決定要去了,那就讓自己也玩得放鬆又愉快些。

  抱持這這樣的心理,黎子泓認真地看著紙上那些行程,雖然看得出來字跡是匆匆忙忙寫下的,但那景點之豐富還有天馬行空的程度,讓他不由得懷疑同居人是不是在很早之前就有所預謀,只是趁著這次虞家兄弟剛好出遊的機會提出來而已。

 

  好一會兒後,黎子泓在他看得最順眼的那組行程打上兩個叉、剃除他認為不必要的景點後,定案道:「那就這樣吧。」

  「好唷!」嚴司笑咪咪的說,對他的刪動行為並無任何意見。

  「但我有個條件。」黎子泓突然說著。

  「什麼條件?不管小黎想要怎樣我都會答應你喔!」嚴司眨了眨眼,連手都主動勾上他的脖子。

  「你把浴室洗乾淨我們才出發。」一想到浴室至少有一個多月沒清理了,黎子泓自覺不是個潔癖的人,但這樣的衛生習慣也太差了。

  嚴司的笑容僵三秒,還是笑嘻嘻道:「好啦,那我先回去。」

  他將喝完的咖啡空杯投進垃圾桶裡,像遠足前的小孩子般興奮地揮了揮手,便離開了。

  辦公室一下子又恢復原本的寧靜,使得黎子泓一時之間還有些不習慣。

  他拿著便當盒到茶水間的流理台去清洗,一邊想著上一次和嚴司一起去旅行究竟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似乎久遠到是大學時代的事了。

  黎子泓突然覺得偶爾一起出去玩一次,似乎也是件不錯的事。

  即使要犧牲他打電動的時間。

 

  ──罷了,反正旅行也不是壞事,況且阿司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但,黎子泓完全沒發現。

  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是以放縱對方的心情,在心裡寫下了最後註解。

 

 

 

 

 

                                  TBC.

 

 

 

CWT33關窗!!!!!!

剩插花了窩噢噢噢噢窩要繼續加油

 

創作者介紹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