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聽起來是無奈中帶著幾分勸慰的聲音。

  「哼!」雖是餘怒未消,但已經比剛才好太多了。

  「難得出來玩,放輕鬆點,別又發脾氣。」虞佟也只能無奈微笑,畢竟這已經是太習以為常的事了。

  「如果那些人有記得把眼睛和大腦帶出門,我犯得著發脾氣嗎?」虞夏看了他一眼,然後將視線移往窗外。

  想到不久前在買車票時發生的窘境,虞夏就來氣。

  先是那個售票員很不長眼的先是叫他們「同學」,在身邊的人輕拍自己肩膀之後,他忍了下來,但後來,那個眼睛不知道長在哪裡的售票員,又說了「你們是哪間高中的?現在出示學生證有優惠喔!」這等白目的話,要不是他哥阻止他,他早就把人從裡面拖出來揍了!哼!

  「好好。」虞佟只得想辦法換個話題,免得虞夏持續爆氣,他從行李裡拿出一個小保溫瓶,「要喝點茶嗎?我從家裡帶出來的。」

  虞夏搖搖頭,「我想睡一下。」

  「反正沒這麼快到,你就睡吧!」虞佟看他很乾脆的閉上眼睛,隨即又感覺到車上的冷氣不弱,便又從行李裡拿出薄外套,蓋在他的身上。

  虞夏自然是有所感覺,但他也沒張開眼或是開口表示什麼,只是扯了下身上的外套,換了個姿勢繼續休息。

  沒多久,便轉換為沉穩而悠長的呼吸頻率。

  精神不錯的虞佟,則是乾脆的看起遊覽車上播放的電影,來打發這數個小時的車程。

  只是雖然看著螢幕上播放著的動作片,爆炸與槍戰交錯的畫面,他的腦海裡卻不知不覺的想起別的事情……

  他們後來決定要去東北部玩,而且虞夏本來是想開車的,但他覺得才兩天一夜,開車耗費太多精神,玩起來也太辛苦,所以後來乾脆選擇搭客運,至於當地的交通問題和住宿問題就到了再說。

  如果真的因為連假大爆滿的關係而沒地方住,那邊的警局……日前他才與他們有業務上的交流而已,關係還算不錯,借個地方淋浴休息應該也不成問題,不過這當然是下下策。

  話說,那兩個孩子也不曉得現下玩到哪裡了?如果真的巧遇的話,那應該也會很有趣吧?

  稍微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虞佟不自覺的笑了。



  腦袋不受控制的轉呀轉著,無邊無際的想起過去的許多事情,還有一些零碎的生活瑣事,不知道過了多久,虞佟也跟著睡著了。

  最後搖醒他的,還是虞夏。



  「唔……我睡著了?」虞佟動了一下,感覺身上有東西滑落,等到虞夏將眼鏡給他的時候,才看清楚這原本是蓋在他身上的外套。

  「我醒來的時候你已經睡著了,連眼鏡都歪了。」虞夏指了指窗外,「已經到市區,剛剛司機說快到站了。」

  「好。」虞佟扭開保溫瓶喝了口茶,意識也更加清醒。

  等到他把東西整理好的時候,司機也在這個時候將車停靠進站了,兩人拎著行李,與其他乘客一起排隊下車。

  等到踩在外縣市的土地上、感受那與台中不同的溫度時,這才有更真實的出遊感。

  「好久沒出來玩了,真懷念。」虞佟對著身旁在伸展筋骨的人微笑道。

  「嘖,也不記得上次是什麼時候了。」虞夏簡單伸展完縮在車裡幾個小時的僵硬四肢,重新拎起他先放在地上的行李,問道:「我們要先去哪?」

  「租機車?」虞佟指著前面不遠處掛著『機車出租』招牌的店家,探詢的說著。

  「那走吧!」虞夏很乾脆的直接往店家的方向走。


  虞夏騎著125CC的機車,載著虞佟在市區裡穿梭,在不熟悉的陌生城市裡,感覺總是與平常不同。

  手裡捏著方才機車行老闆匆匆畫給他們的地圖,虞佟在後座指示道:「夏,前面的紅綠燈左轉。」

  「再來還有轉彎嗎?」停在待轉區,從剛剛到現在至少已經轉了七、八的紅綠燈,虞夏心裡想著到底還有多遠。

  「沒有,再直走一段路會看到一間便利商店,再過去老闆說的民宿應該就在那邊。」虞佟重新確認過地圖後回答著。

  果不其然,在直行過兩個路口,他們很順利的找到位於便利商店旁的民宿,是棟三層樓的透天厝。

  將機車停在門口的機車停車格裡,兄弟倆各自拎著行李,按響了一樓落地窗旁的門鈴。

  民宿主人是個看起來沉默寡言的中年男子,在虞佟他們表明來意、又提了是機車店老闆介紹來的之後,說了還剩一個被退訂的房間,就帶他們從旁邊的樓梯上去了。

  房間是布置得很簡撲但還算舒適的套房,一張雙人床、一張矮桌、兩張單人沙發椅,牆上裝有液晶的電視螢幕,還有一個簡單的衣櫃。

  虞佟問清楚價格及一些瑣碎細節後,掏出皮夾付清房錢,而民宿主人也很乾脆的將鑰匙給他們,丟下了句有事到一樓找他便離開了。

  這老闆比較合虞夏的意,雖然以服務業來說是有點太過沉默了,但至少沒有東問西問又踩爆他的地雷。

  虞佟看到他坐在沙發上似乎放空了起來,指了指床鋪、微笑問道:「夏,你需要瞇一下嗎?」

  「免!」虞夏朝他瞪了一眼,從沙發站了起來,低聲說著,「哪那麼不濟。」

  「那我們走吧。」將皮夾塞回褲子後面的口袋,虞佟將機車鑰匙遞給了他。



  其實他們並沒有完整的景點規劃。

  只是決定到某個城市,至於到了之後要去哪?就隨心所欲吧。

  就像是流浪一樣,既然決定了方向,便不在乎路途會經過何方。








                             TBC.




創作者介紹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