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正常的下班時間已經過去很久,就連加班的夜歸人也紛紛踏上回家的歸途時,但檢察官辦公室裡的燈光依舊明亮。

  驗屍報告、案情分析、證物相關……各式各樣的文件與卷宗,排成一疊、整齊的擺在桌面上,雖然也是數十公分的厚度,但比起數日前簡直可以稱得上是群山環繞的景況,已經好上許多。

  至少還坐在位置上的人,有閒暇可以應付突然其來的訪客,而不是直接輦出去。

  「唷呼,晚安啊!大哥哥送美味可口的宵夜來囉!」

  「……法醫室的人說你老早就回去了。」黎子泓抬頭瞥了他一眼,想起了自己稍早前打電話去詢問某個案件被害人的驗屍報告,卻得知該名負責法醫老早就準時下班了。

  「是啊,可是我擔心大檢察官只惦記著案件完全不顧腸胃,只好帶著愛心滿點的宵夜來探探班囉!」嚴司舉著手上的提袋,笑咪咪的說。

  「我記得在四天前你曾經答應過我,今天要把浴室洗乾淨的。」黎檢察官連眉頭都不用皺,立刻就發現事情絕不單純。

  「呵呵,你怎麼不猜猜我今天準時下班就是回去履行約定的?」嚴司只是輕笑了下,沒有正面回答問題。

  「若要我提出合理性的質疑,我的答案是不可能。」黎子泓斬釘截鐵的說。

  推斷來自於前任室友兼現任同居人累累的前科,之前說好的生活公約都不知道被他那張笑臉給搪塞到不知道哪兒去了。

  「哎唷,大檢察官你這麼說真是傷了我的心,枉費我對你這麼多年的深厚情意,你怎麼捨得這樣對我呢?」嚴司說著聽起來應該是哀怨無比的話語,但臉上的神情依舊是完全不搭的一貫笑容。

  黎子泓看了他一眼,在想著他雖然現在累積的案子沒之前那麼多了,但任由對方浪費自己的時間似乎也不太好,他預計今天要將手上的案情分析看完,然後明天開始有為期三天的假期要在家好好玩一下他剛入手的遊戲片。

  「你不是帶了晚餐?拿來。」黎子泓淡然的說著。

  嚴司笑咪咪的將手上的提袋直接放在他的桌上,然後拿走放在提袋底下的便當盒上方的兩杯咖啡的其中一杯。

  「你剛去打劫楊德丞?」看到熟悉的便當盒,黎子泓雖是疑問句,但已有十分的肯定。

  「耶,大檢察官說話別這麼難聽。」嚴司非常裝模作樣的晃了晃食指,接著道:「我只是去關照一下昔日同窗的生意,然後他一聽說你八成還在辦公室加班的時候,就塞了這個便當過來要我送來給你。」

  黎子泓點了點頭,打開便當盒蓋,裡面的菜色比一般店家賣的還要豐富不少,完全就是友情份量,然後他從抽屜裡拿出鐵製餐具,開始享用友人的招待。

  「喔對了,」嚴司拿出另一份用牛皮紙袋裝好的文件,直接擺在桌上文件山的最上方,「這是我剛繞去找玖深他們,他要我順便拿來給你的。」

  「你繞去找他們幹什麼?」黎子泓問。

  「哎呀,小黎,因為我沒有直接來找你所以你這是在吃醋嗎?」嚴司笑嘻嘻的說著,臉上還刻意露出沾沾自喜的模樣,「放心吧,當然是因為公事才過去的囉!就算玖深變成打鬼第一名再也不怕不科學的東西、老大開始修身養性不發脾氣不揍人、被圍毆的同學脫離靈界溝通……這些事都有可能發生,我還是不可能會變心的唷!」

  黎子泓捧著便當盒繼續吃著,有點殘念虞夏現下不在此處,否則可以讓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又成天找死捻虎鬚的人皮肉痛一下,就算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拳頭也改變不了人的個性,但看著有人替自己出氣至少心情可以好一些。

  「小黎你是太感動了所以說不出話來嗎?」嚴司傾身趴伏在桌上,刻意將臉貼近對方。

  黎子泓面無表情的吞下嘴裡的飯菜後,才道:「我如果有一天胃潰瘍。」

  「嗯?」嚴司笑咪咪的與他對望,等著未說完的下文。

  「你要負最大的責任。」

  「欸,大檢察官,請不要把自己過度熱愛工作而造成的後遺症怪罪到你善解人意的室友身上,這是誣告,我可以提出告訴喔!」嚴司立刻表示抗議。

  「如果我的室友善解人意,他就不會有十次答應我要洗浴室卻有七、八次都當沒這回事。」黎子泓依然面無表情的說。

  「好啦!我保證等等就回去洗浴室,總可以了吧?」嚴司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捧著熱騰騰的咖啡喝了幾口後,才繼續道:「我剛從玖深那裏聽到一件事。」

 

 

 

 

                                  TBC.

 

正本已經送印了!!!

正在決戰特典中(哭哭

預購的同學若有未滿18歲的請偷偷來領本(ㄍ

 

創作者介紹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