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棟平凡的屋子,一個平凡的家庭,即使成員有別於一般組合。

  兩位父親,兩名孩子,便是溫馨和樂的一家四口。

  即使這房子原本該有的女主人在許多年前的那次出遊再也回不來之後,經過了一陣子的死寂清冷,後來還是回復該有的面貌──美滿、恬淡、平凡,卻也有著不輸給其他家庭的幸福。

 

  過去已經太遙遠,虞夏早已想不起來當時的完整過程。

  他只記得,他哥曾經與大嫂還有小阿因非常幸福快樂的生活過,在那場車禍發生之前。

  驟變來得太突然,他頭一次見到他哥那麼無助痛苦的模樣,以及小阿因哭著找媽媽的傷心與思念,所以他搬了進來,試圖填補哪塊缺了角的幸福。

  就像是打破的鏡子,想盡辦法黏了回去,但裂痕始終會在。

  索性時間就是最好的融合劑,日復一日的相處,那裂痕就算還有,也淡化到幾不可見;沒有誰能夠取代誰,只是能讓那些傷痛被撫平些、然後永遠追憶。

  再後來,那場駭人聽聞的滅門血案後,他家突然多了名新成員,雖然經過了好長一段時間的不平靜,但幸好最後所有事情還是都圓滿落幕了。

  只願這份簡單的幸福,可以這麼延續下去。

 

  「夏、夏?醒醒……」

  「嗯?」

  虞夏睜開了眼睛,發現與自己幾乎完全相同差別僅在於那柔和微笑的臉龐,近在自己眼前,就連彼此的溫熱吐息都可以感受到。

  「怎麼了?沒生病吧?」虞佟擔心的直接將額頭貼上對方的,確認到那與自己相去不遠、甚至略嫌稍低的體溫後,才鬆了口氣,「既然睏了就先回房睡吧!晚餐好了我再叫你。」

  然後他拿起桌上的遙控器將正播放著整點新聞的電視給關掉。

  才剛睜開眼睛還有點意識朦朧的虞夏,在經過這般的量體溫之後,瞬間清醒,用有些含糊的語氣道:「沒事。」

  他簡短的說完後,便伸手抽回虞佟手裡的遙控器,重新打開了電視。

  虞佟看他瞪著新聞裡正在播報前幾天才破獲的銀行搶案的歹徒那副被捕後依舊囂張的模樣,那拳頭握緊像是要揍人般,不禁失笑道:「晚餐快好了,再等等吧!」

  虞夏只是隨口應了聲,頭也不抬,心裡想著前天逮到人的時候沒有趁機多揍幾拳真是錯誤的決定!

  為了不讓自己飯前的血壓太高,虞夏轉了幾個頻道卻發現除了狗血的八點檔和更狗血的新聞之外也沒什麼節目好看的,乾脆關掉電視,往廚房走去。

  「要幫忙嗎?」站在廚房門口看著自家兄長忙碌的背影,虞夏問著。

  他一直很喜歡這樣的畫面,伴隨著各式各色的菜餚香氣,融合成最平凡卻又是最溫暖的味道。

  「電視不好看嗎?」虞佟非常了解的轉頭說了句,然後將手上盛滿剛起鍋菜餚的盤子遞給他,「先幫我端出去。」

  「淨是一些沒營養的節目。」虞夏淡淡的說著,依言將菜端了出去。

  虞佟看著他往餐桌走去的背影,微微揚起一抹笑,轉身繼續處理下一道菜。

  兩個人的晚餐很簡單,一盤炒青菜、一盤燴豆腐、一鍋紫菜蛋花湯,再加上兩人份的肉絲炒飯,就是今晚的菜單。

  「難得孩子們都不在家,還真有點不習慣呢。」虞佟看著空蕩蕩的座位,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虞夏瞪著大兒子不在的位子,冷哼說道:「哼,阿因那小子就不要又給我惹事!」

  「夏……」虞佟輕輕一笑,有些無奈,但也覺得很多時候的確是阿因自己找拳頭挨,所以他也不好幫忙說些什麼,只是與此同時,他想起了另一件事,笑容斂起、帶了些嚴肅道:「你覺得阿因那位叫一太的同學為人如何?」

  「有兩下子,不是省油的燈。」虞夏毫不猶豫的評論道,同時也想起自己還欠對方一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還得到,正所謂人情債最難還,嘖,麻煩!

  「人品看起來也不錯,只是他和阿因的關係……我覺得沒那麼簡單。」一邊拿著湯碗盛湯,虞佟一邊說出他的猜測。

  「不是普通朋友。」虞夏也斷然道。

  還記得他重傷住院的那一次,阿因那小子也被莫名其妙的東西纏上了,要不是那個叫一太的出手解了圍,後果恐怕不堪設想,後來還聽說因為幫忙的關係,讓他的視力出了問題,費了不小的功夫才勉強維持現在的狀況……如果只是普通朋友,會願意為對方付出到連視力都賠上了的程度嗎?

 

 

 

                              TBC.

 

昨天御夜ㄉㄉ放出的圖實在太萌了!

還沒看到的人可以速速往→ 這裡

 

創作者介紹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