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向監護人報備之後,虞因才開始很放心的與一太討論行程。

  五天四夜,不短的假期,如果之後兩天的課也跟著翹掉的話,再加上週休二日等於是有九天的假期,要騎車環島都綽綽有餘了。

  但是一太傾向於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機車到當地去租就好了,避免把絕大半的精力都花在騎車上面,不然這樣玩起來多累。

  虞因對於計畫事情一向都很乾脆俐落,而一太也是果斷並會適時提出建議的人,所以行程非常快就敲定,之後車票也火速訂好,就連當地的機車也都先打電話預定完畢,剩下住宿問題待解決。

  同時也是最大的問題。

  畢竟是連續假期,在這麼接近的時刻,那些價格便宜又不錯的民宿和旅館早就被訂滿了,再上去就是昂貴的星級飯店,雖然自己有打工花得起那個錢,但虞因還是不想那麼奢侈。

  『住的地方我會處理,別擔心。』一太在聽完虞因所苦惱的問題之後,僅是淡笑著如此表示。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虞因也就放心的把住宿問題交出去了,反正以一太的人脈與威能,總不會讓他們去睡車站或是大街吧?

  但是虞因忘記了,與其住在某些地方,他寧可去睡馬路。

 

 

  「一太,你說我們今晚要睡這裡?」虞因提著行李,站在一扇精緻的雕花鐵門前,非常不想踏進去。

  「嗯。」一太站在他身旁,打量著今晚要住宿的地方,看起來似乎是頗為滿意,「這裡是我一個朋友家裡的房子,因為他們全家長年都在國外,幾乎沒有回來,所以很順利就借到了。」

  你朋友沒說他們不回來住的原因嗎?虞因看著在門前晃來晃去的飄忽白影,內心頓時悲痛萬分。

  他們一出火車站之後,很快就在附近找到預訂好機車的機車行,然後拿著老闆免費附贈的簡單地圖,研究好住宿地點就直接先過來,打算把行李放好再出發前往規劃好的景點玩。

  花了大約二十分鐘的車程從市區騎到這個位於田野間的僻靜透天厝,最近的一戶人家還間隔大約有兩百公尺。

  三層樓的建築被紅磚砌起的圍牆給包圍起來,外觀是由灰黑色的瓷磚砌成的,屋子的旁邊則是一處庭園,從屋子到鐵門前還有一塊水泥空地、似乎是作為停車的地方用……但虞因一直看到那道白色的身影,一直在那塊空地徘徊游移著。

  一太看著身旁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虞因,帶點笑意、開口問:「阿因,有什麼不對嗎?」

  話雖然是這樣問著,但他其實已經將原因給猜了個八九分了。

  「……你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虞因一臉狐疑的看向他,以他準到見鬼的直覺不可能感覺不到,特別是看到他那臉上已經浮現那熟悉到讓自己都要咬牙切齒的笑意後就更加確定了。

  「好像有什麼,不過應該沒有惡意?」一太說完後,反問道:「你有看到什麼?」

  ……一個非常不科學的小女孩身影。虞因看了好一會兒後,總算看清楚那白影的輪廓。

  看起來是個穿著洋裝、年齡頂多七、八歲的小女孩,背後看起來應該是紮了兩條小辮子……但不知道為什麼頭顱上半部的形狀看起來格外模糊,才讓他無法完全確定。

  「你有聽說這裡曾經發生過什麼事嗎?」虞因問。

  「有,不過待會路上再說吧!」一太拿出鑰匙打開鐵門,推開之後便拉著虞因踏進門內。

  雖然他真的看不到,但他非常準確的避開那飄來晃去的身影,來到門前、開了門鎖進到屋內。

  虞因雖然門口有『好兄弟』在徘徊讓他渾身不對勁,但一太都覺得住進來沒問題了,他也就不抗議了,反正以前打交道這麼久,好的壞的都看過,更何況這次的是一個看起來沒什麼惡意的小孩子。

 

  長年沒有人住的房子,以目前看起來的狀況,其實比想像中的還要乾淨很多。進到玄關後,虞因跟著一太往屋裡走、一邊打量一邊想著。

  「這裡每個星期都有人來打掃,所以維持的還不錯。」來到客廳後,一太一邊拉開蓋在沙發上的防塵布,一邊解釋著,「水電也都有,一樓就有房間了,我們先把行李拿進去吧!」

  「嗯。」虞因不疑有他的點了點頭,等到他發現一太打開上鎖的房門後,才驚覺似乎有哪裡不對?

 

  ──為什麼一樓只有一間房間而且還是主臥室?!

 

 

                                TBC.

有些事情不用知道得太清楚啊虞因同學(ㄍ

 

總覺得有些不妙,貌似又有快感冒的fu(汗

如果不到一個月又二度感冒我就要拿麵線上吊了!!!!(悲憤

 

創作者介紹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