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前注意:原作背景,自我流設定注意,冰炎 x 漾漾

(跟時光律有一咪咪的關係,但兩邊故事各自獨立,可以當作是平行世界)

 

 

 

 

 

  第二話 不一樣的世界

 

  地點: Atlantis

  時間:上午八點四十四分

 

  從小到大總是因為各種衰事受到路邊鄉民的圍觀,但就算是被注目的經驗如此豐富,被這麼多熱情如火的眼神齊齊盯著……即使是資歷老道如我,也真的快要罩不住了啊!

  我硬著頭皮坐在醫療班的病床上,一邊接受興奮到像是繡花手藝受到全校師生熱情讚美的輔長給我做的一連串檢查,一邊聽著看起來成熟了點的喵喵和長得跟夏碎學長根本一模一樣的千冬歲解釋我「不在」時發生的一些事,

  雖然千冬歲說話一直都是有條有理,但在旁邊的喵喵看起來情緒很激動,一副隨時會衝過來抱住我大哭的模樣,導致我聽了好一會兒依然是一頭霧水的狀態。

  鬼族、妖師、惡鬼王、安地爾、學院大戰……我能聽得懂其中幾個名詞,但被套入各種因果關係的句子之後,我反而不怎麼理解,但讓我覺得震驚的是他們所說的其中一段──學長為了救我闖入鬼王塚,然後再也沒有回來。

 

  ……學學學學長欸?!那個不管是扁人踹人種人都是一把罩的黑袍大爺耶?這怎麼可能!!

 

  在我心目中黑袍就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存在,雖然以前曾經聽過黑袍的折損率不算太低,但每個我認識的黑袍都強得變態根本不像人……當然啦絕大部份我見過的黑袍,他們的種族都不是人類沒錯,可是我真的無法想像有認識的人因公殉職。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驚恐了,喵喵和千冬歲互看了一眼,突然經過幾秒的沉默之後,決定給我來一發更大更猛的震撼彈──

 

  「漾漾,那你還記得你跟冰炎學長談戀愛的事情嗎?」

 

  到目前為止,我就算誤闖火星人的國度也沒有這麼驚嚇過,除了目瞪口呆之外,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輔長趁這個時候朝我嘴裡倒了某種液體,差點沒直接把我嗆死。

  「咳、咳──」這是辣椒水嗎怎麼可以這麼辣?!輔長你千萬別跟我說你手滑拿錯!

  「沒事,不會痛的,難受的話閉上眼睛很快就過去了。」這時蹲在我面前的澎毛土著,勾勾手指召喚出幾條散發著微光的絲線接在我身上,臉上的笑容依舊燦爛。

  但看得我不由得一陣惡寒──就不能說點正常的內容嗎?有那麼一瞬間我以為被什麼變態殺人分屍狂盯上了

  ……等等,我好像看到黑色仙人掌從房間門口走過去!我等等要是真的不小心被放倒的話醒來會不會就少了顆腎?!

 

  在我如同受到連續爆擊的震撼之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輔長手上的那台看起來袖珍可愛功能卻像是某種精密儀器,終於在運轉一陣子後吐出一張檢查數據表,那「咳呸」的音效異常生動,立刻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

  「漾漾小朋友,果然──」輔長突然收起燦爛到讓人害怕的笑容,手裡捏著夾了數據紙的資料板,一本正經地宣布檢查結果:「是如假包換的原裝貨,不管是靈魂還是身體都是,但兩者的年齡測出來都是十六歲。」

  「十六歲?!」喵喵驚呼一聲,連帶著附近正包圍著病床四周的治療士也開始議論紛紛。

  「不存在藥物或是外在力量導致這個結果的話,那只有從過去的時間點直接穿越到這裡的可能了。」千冬歲認真地盯著我看了幾秒,推了一下眼鏡,問道:「漾漾,在你記憶中的昨天裡,有發生什麼跟平常比較不一樣的事嗎?」

  「昨天……」我認真想了一下,雖然睡了一覺起來時間跑到三年後,但我只是睡了一覺而已,記憶還是很清楚,認真過濾起來還真的都是些日常瑣事,我只好回道:「沒有發生什麼事,若真要說的話……就是昨天開班會的時候,班導又打賭輸了,班長叫他請全班喝下午茶。」

  「對耶!好久沒吃到歐蘿妲請客的點心了。」綠色的眼睛眨了眨,喵喵露出了非常懷念的笑容,「等一下我們一起去找其他人玩,好不好?」

  「最近找時間可以開個高中同學會。」千冬歲點了點頭,但他沒有讓喵喵把話題帶偏,繼續問我:「你們的下午茶吃了什麼?」

  「班導帶隊去熱帶餐廳,讓我們每個人自己點。」雖然那時候班導宣布得很阿沙力,事後結帳完還是捏著錢包、碎唸說你們這群小鬼頭盡點些貴的知不知道我賺的都是賣命辛苦錢,然後被班長毫不留情地吐槽,「我選的是冰紅茶,還有草莓蛋糕。」不想發生喝個汽水都能自爆的慘案,選看起來跟原世界一模一樣的安全款就對了。

  「我點了夜葉茶和抹茶果凍捲,喵喵選了糖莓汁和栗子派。」見我點了點頭,千冬歲非常肯定的表示:「的確是過去發生過的事,時間點在學院祭結束後的第一次班會時間,那天還討論了園遊會的盈餘問題。」

  「哇!漾漾,你是從過去穿越時空來找學長的嗎?好浪漫喔!」喵喵眼神燦亮亮地看著我,一副非常感動的模樣,看得我……非常黑線。

  不是、你們等一下!我真的就只是在黑館房間睡了一覺啊!難不成是我昨晚睡覺的姿勢不對導致不小心穿了嗎?!

  「那接下來就得研究漾漾小朋友是怎麼來到這裡的了,而且對於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會不會造成什麼影響?」輔長搓著下巴繼續盯著我,有些遺憾地表示雖然他個人非常有興趣,但這不在醫療班負責的業務範圍內,現階段該做的檢查都已經做了,他也沒辦法找出個所以然,「穿越時空的問題,這還是得讓真正專業的來啊!」

 

  「這麼多人圍在這裡幹什麼?」

 

  黑袍大爺突然從門口跨步進來,看到病房裡擠了這麼多人,不是很高興的皺了皺眉,整個房間議論紛紛的聲音因為學長的到來而安靜下來,但求知慾旺盛的治療士們沒有因為這樣就被嚇跑,堅強地團結在一起抵禦外來的惡勢力──呃,學長你明明離開前說了已經聽不到我心裡在想什麼了為什麼還這樣看我?!

  被那一進門就直勾勾地瞪過來的紅色眼睛一盯,我瞬間想起了喵喵他們剛剛所說的事,談戀愛什麼的……我不知所措地撇開腦袋,突然有點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學長。

  「亞,你的猜測是對的!」輔長一看到學長就興奮地朝他揮了揮手,大聲嚷嚷道:「原汁原味的漾漾小朋友,還是當年十六歲入學未滿一年、正鮮嫩可口的青春肉體!」

  「…………」我無言的看著輔長,內心充滿著想要大喊「警察叔叔,這裡有變態啊啊啊」的衝動。

  「還不走嗎?我怕再待下去,你們會後悔。」學長先是淡漠地掃了圍在床紗外的治療士一眼,接著又對輔長冷笑一聲,「呵,等一下人來了,你最好把剛剛那句話一字不差的再說一次。」

  人來了?是有誰要過來嗎?學長放完話也不多作解釋、直接往病床這邊走過來,我只好好奇地繼續望向門口。

 

  『叩噠、叩噠──』

 

  因為學長的到來而安靜下來的病房,使得外面走廊逐漸接近的腳步聲傳進來時而相當清楚,那像是高跟鞋踩在光滑地板上的響音,讓我的腦袋開始猜想著有哪個認識的女性是會穿高跟鞋過來的?

  人選不多,就只想到庚學姊、奴勒麗……或是鳳凰族首領,但等到那個人真正踏進門時,我才體會到原來真正受到驚嚇的極致,是整個人陷入一大片的空白。

  那是一名非常漂亮的紫袍女性,長得跟冥玥超級像,大概是我記憶中的老姊再年長幾歲的長髮豔麗的美人,而且連說話的聲音和語調也完全一樣。

 

  「聽說我弟詐屍了?那個找死的笨蛋迷路這麼多年終於找到路回來了?」

 

  其實原本我的腦袋裡還存在著某種猜測,會不會是千冬歲他們故意用術法或藥水讓外表看起來長大一點,然後再結合各種佈置安排,讓我相信我睡一睡就穿越了,等到我開始慌張的時候再跳出來澄清一切都是假的──我相信火星人的惡作劇就是如此喪心病狂,但是這個猜想就算成真也沒有我現在面臨的這個恐怖。

  如果說我真的在睡夢中穿越到幾年後的話,這就表示眼前的這名紫袍就是冥玥本人……等等!為什麼我老姊會是紫袍?!千萬別告訴我下一個走進門的會是穿著黑袍的老媽!!

 

  實話告訴你們,我褚冥漾可是被嚇大的!

  你們這樣玩、我還是會怕的啊啊啊──!

 

 

 

 

 

 

                            TBC.

 

 

 

 

截稿日就在30號覺得,害怕(瑟瑟發抖

因為天窗有這麼亮(張開手),打算等確定能完稿再來開預購,

所以預購期可能最多就10天左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掠 的頭像
星掠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