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設定有,時間線在電影結局後

*Erik(N'Jadaka) X T'Challa

 

 

 

 

 

  「N'Jadaka,你曾經喜歡……或者愛過某個人嗎?」

 

  嚴格說起來,Eric認為自己並沒有談過真正的戀愛。

  即使過去曾和Linda有過的交往,但他認為比起情侶關係,各取所需更貼近實際狀況──對她有產生過任何關於愛情的悸動嗎?他想,或許從來就不曾有過,最多的就只有互利互惠的同盟戰友的情分,以至於他在不怎麼遲疑地扣下扳機過後、看到她死在自己的面前時,產生的情緒就只有短暫存在的惋惜,再無其他想法。

  過去的人生被心中的復仇完全佔據,這導致見到堂哥因為「失戀」而在自己面前鬱鬱寡歡地喝著悶酒時,Eric就只有束手無策的份,唯一能做的就是當個合格的傾聽者。

  過去不曾有過、但現在開始有了……他也不確定到底是不是喜歡或是愛,但對那人懷抱著念想和佔有慾肯定不是多單純的想法──幸好T'Challa看起來也不像是一定要他回答的意思,否則Eric還真不敢保證當自己實話實說的時候,會不會將堂哥嚇得立刻酒醒。

  而聽著堂哥因爲開始有些微醺的酒意而顯得低啞的嗓音,語調輕緩地交待他突然消失的這幾日的行蹤,Eric的心情是難以言喻的複雜。

  一方面,他慶幸並且樂見那個女人自己主動提出了分手,省下他還得另外籌謀如何將人搶來的計畫的時間,畢竟過去的Killmonger以暴制暴、殺人如麻,如果真的想得到的就硬「搶」,完全不會有任何顧慮或是心理負擔。

  另一方面,他卻也對T'Challa為了別的女人表現出如此示弱的情緒而感到不是滋味,同時也忌妒著她能在堂哥心中所能佔據的位置。

 

  我一定能搶過來的。

  Eric想,對方的情感在此時處於相對脆弱的狀態一定是上天給他的最佳機會。

 

  這幾日的事情真要說起來也不是太復雜。

  T'Challa從他在幾天前收到Nakia要他單獨赴約的臨時邀請開始說起,與她會合後兩人很快就到訪了幾處交流中心目前正著手進行的援救和安置計畫的地點。

  醫療站、收容所、臨時學校──在這些地方,T'Challa看著逃離家鄉只為了能活下來的難民,身邊不乏帶著瘦弱年幼的孩子,那一雙雙明亮的眼睛依然有著惶恐不安,驚懼地打量著對他們而言是陌生且具有威脅的大人。

  即使開放Wakanda與世界交流的決心始終不曾改變,但親眼看著同在地球上的一份子卻長期處於弱勢的難民得到了援助和資源,年輕的國王在柔軟的觸動中也得到了一些想法,不時和同行的Nakia討論。

  只是在兩天過後,他們回到了位於美國加州的國際中心,一路上Nakia越來越沉默的態度和刻意保持的距離讓T'Challa已經有所察覺,而在他們正式坐在只有兩人在場的辦公室中,她果然直接說明了要他過來的主要來意。

  T'Challa有著守護Wakanda的黑豹使命,而Nakia同樣堅持援助弱勢的天命。

  T'Challa有自信能在保護並使國家更美好之餘,擁有屬於他個人的情感付出和生活,但Nakia在努力嘗試過後還是得到了相同的結果──她無法這麼做。

  交流中心的工作展開之後,隨著接觸外面的事件越來越多,Nakia更堅持著自己必須付出全部的心力在自己所認定的天命之上,無暇顧及其他。

  再者,他們從小一起長大,彼此是朋友、家人、夥伴,甚至於君臣,幾度分合時她曾經想過許多,在外的這些日子裡也讓她確定──即使自己願意為了這個男人做任何事情,無論以何種角色,哪怕是為了保護他們的國王而犧牲,但這些……並不包括愛情。

 

  『你會找到真正適合你的王后,T'Challa,那個人會成為你最堅實的後盾,永遠地陪在你的身邊、無論何時都會在,與你一起肩負著Wakanda的未來。』

 

  T'Challa明白她的意思,早在對方看著自己的眼神開始變得溫柔平和但純粹的不參雜其他時他就應該要認清現實的。

  靜默許久,他終究還是答應了她的要求,在艙門閉合前於雙方的凝望中無聲地道別,亦是將這段注定沒有結局的感情畫下終結。

 

  「我很好,只是需要一點時間來調整,還有……告別,這次是真的結束了。」

 

  T'Challa放下再度空蕩的酒杯,下一秒旁邊就有人拿過酒瓶倒滿。

  看著坐在一旁、表情冰冷淡漠,卻默默地陪著自己喝酒的堂弟,他的心情突然感覺到些許的平緩,哪怕情緒依舊不高,還是勉強地帶著淺淡的微笑,感謝對方的關心和陪伴而舉起酒杯。

 

  『叮。』

 

  玻璃酒杯輕撞的清脆響音過後,年輕的國王仰頭將滿杯的酒液一口氣喝得乾淨,因為灌得又急又猛,些許酒水從濕潤的脣角溢出,淌過頰邊、滑落於白色常服此時敞開的衣領間,隱約可見透亮的水痕流過鎖骨一帶的肌膚……

  雖然T'Challa完全是無心之舉,但視線始終鎖定在堂哥身上的Eric將這一幕、這個短暫的過程完全看進眼底,頓時感到一陣口乾舌燥──在小客廳暖黃色的燈光下,除了那比家鄉的星辰還要璀璨明亮的眼睛,還有對方那被酒水沾染得濕潤性感的嘴脣和衣領間線條漂亮的頸間鎖骨,被瓦紅色的液體潤澤得水亮。

  Eric不著痕跡地多丟了幾顆冰塊道自己的玻璃杯中,藉由輕啜酒液的時候將那冰涼的小方塊含進嘴裡,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舌尖被凍得冰冰涼涼,連味覺都變得遲緩,他才重新將目光移回到T'Challa身上,看著堂哥半開半瞇的眼睛,晃蕩的水光有著幾分失神恍惚,顯然醉意已經濃重地湧上。

  我該將人送回房間的。Eric想,但他卻又捨不得這樣的時光停止於此。

  而趁著堂哥難得喝得半醉的這個機會,也為了延續兩人獨處的時間,他乾脆將始終留在心底、但先前總是被岔開或是敷衍過去的問題又一次的提出:「T'Challa,當初你到底為什麼要救我?」

 

  隨著話語聲落在悄然靜謐的小客廳,那雙沉寂的眼睛在眼睫輕顫後重新睜開,雖然沒有平時那般清亮有神,但短暫征愣後的思緒依舊存在,只是稍微遲緩些。

 

  「……很多時候,活著要比赴死艱難太多。」片刻過後,T'Challa緩緩地開了口,「比起死亡或終生監禁,我更希望你能用接下來的生命見證Wakanda的改變,這是因為你才開始的革新。」

  「哪怕我手上沾了無數的鮮血和人命?」Eric深吸了一口氣,同時在腦海中想起了在自己將醒前那場瑰麗迷離的夢境──當時的T'Challa,也說了幾乎相同的話……真的是T'Challa喚醒了原本不願活下來的他,是對方的執著讓他終究還是回到這裡,重新經歷截然不同的人生。

  「還是這麼一句話,N'Jadaka……活著贖罪遠比死亡更加艱苦,而且困難重重,但是如果你需要,我願意和你一起努力。」T'Challa強撐起一抹鼓勵的笑容,卻很快又伸手托住自己的額際,似乎因為酒勁完全上來而感到一陣不適,但他嘴裡仍舊低喃道:「我父親拋棄了那個孩子…不該是這樣的,為什麼不帶他回家……我已經向先祖起誓、必須要糾正錯誤……我不會再讓他被孤伶伶地拋下了……」

 

  那聲音雖然因為主人的意識開始迷糊而逐漸微弱,但Eric知道這才是T'Challa的真話,只是在此之前他向來是付諸於行動,從未用文字或話語表示,因為年輕的國王知道與其對自己說些虛幻的承諾,實際的作為更加重要。

  Eric想起他剛來到Wakanda時,第一件是就是王位的繼承權、並且提出挑戰。

  那時站在水裡的他心中的仇恨劇烈沸騰,渾身上下充滿暴戾的能量,猶如沾了血氣的兇獸陷入極度狂躁的攻擊狀態,在當時的T'Challa那柔軟的攻擊和脆弱的防守,自然被他所狠狠地鄙夷嘲諷了一番。

  對於要來搶奪王位的死敵心懷愧疚和不忍而手軟?很蠢,很天真,在嘲笑之餘,Eric也對這噁心的慈悲表示不屑,他不需要仇人之子的虛偽的憐憫,他只要仇人付出代價!

  但有了這段時日以來的經歷,Eric在此刻終於明白自己為何會被吸引。

  若自己是血腥和仇恨的黑夜,T'Challa就是良善和希望的太陽,他的包容和慈悲帶給自己的是救贖,更是讓人嚮往的溫暖家鄉……真正的歸所,只會有安樂祥和的歌謠,不再有哭聲和痛苦。

 

  我甘願臣服。Eric想,讓T'Challa成為自己往後的歲月裡唯一的國王。

  只要這個人能屬於自己。

 

  

 

  頂著站崗的侍衛一記記如長矛一般鋒利、彷彿要將他瞪穿的眼神,Eric扶著呼吸逐漸變得平緩的國王陛下回房就寢。

  小心翼翼地讓人在床上安穩地躺下,看著對方沒被自己的動作給擾醒,這讓他鬆了一口氣,對於他再繼續待下去恐怕外面的侍衛會認為他圖謀不軌而集體衝進來的風險,Eric並不打算理會。

  他悄悄地坐在床沿,目光幾乎是貪婪地看著睡得非常放鬆又毫無防備的T'Challa,終究還是忍不住輕托起對方擱於身側的手,握在掌心中、感受那因為酒精而偏高的體溫,最後在那手背上落下充滿情感卻又虔誠的吻。

 

  「為什麼……T'Chaka不像你,T'Challa。」

 

  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就能在許多年前就見到T'Challa,並且與小王子一起長大。

  他們能有共同的、愉快美好的童年記憶,而他也不會成為雙手沾滿鮮血的復仇者。

 

  世界上從來就沒有如果,但對於命運,Eric永不屈服。

  況且目標是T'Challa,他相信自己重新以「N'Jadaka」的身份活下來,這就是他這段生命的意義,唯一而絕對。

 

 

 


                          TBC.

 

 

電影裡的女角都讓人太喜歡了,所以覺得官配的感情線也要慎重處裡,所以才有04跟05的劇情啊捏!

當然也是為了讓金喵喵有一點表現的機會(???(哪裡(ㄍ

但說實在的寫到2萬字的時候,我突然覺得我幹嘛認真鋪這麼長的劇情直接撲倒就上不是更好嘛!!!!!(鴨梨大只想狠狠ㄘ肉的狂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掠 的頭像
星掠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