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設定有,當一切都重新開始的甜蜜閃光但黑魔王不止一個故事←

*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三個黑魔王出沒注意←

 

 

 

 

 

  四年級的生活註定是熱鬧不斷的,不僅是在暑假熱鬧登場的Quidditch World Cup,在新學期開始時,小巫師們還沒從比賽興奮中恢復過來,又有一項知名賽事即將在Hogwarts舉辦──今年也到了Triwizard Tournament該舉辦的時候。

  在校長先生宣布完消息之後,BeauxbatonsDurmstrang這兩所學校的人也陸續進到大廳,除了外校學生和他們的帶隊校長,還有最後到場的魔法部的官員。

 

  ──不過,為什麼來的不是魔法部體育運動司或者國際魔法合作司的司長,而是他們的部長先生?!

 

  這是在場許多小巫師的疑問。

  特別是在他們看到部長先生和他們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短暫的視線交錯之後,不自覺又望向蛇院那一位「Tom Riddle」……那股微妙的感覺更加強烈了。

  或許,跟這場比賽同樣引人注目的,還有這三位先生終於齊聚一起的畫面了──光是想像就讓人更加興奮。

  於是,底下學生們的亢奮激動就更加劇烈了,讓幾位教授不得不出聲維持秩序。

 

  「Mr.Riddle,好久不見,」身為校長的Dumbledore,立刻上前和部長先生握手招呼,並且表達熱誠的歡迎,「沒想到來的人會是你,這真是讓人感到非常意外和驚喜。」

  「因為Quidditch World Cup剛落幕,還有一些善後工作需要進行,我就代替兩個部門的司長過來參加了。」Voldemort笑容得體地回應著,理由聽起來也十分合理。

  但坐在Slytherin餐桌旁的Harry,卻是忍不住翻了一記白眼,堅決表示部長先生肯定是想怠忽職守。

  「HarryTom察覺到身旁的男孩所表現出來、濃濃的鄙視之意,忍不住輕笑,「先別管他了,再多吃點。」同時還將牛肉餡餅、洋芋泥和南瓜汁往他的面前推。

  「你要參加?」Harry舀了一匙洋芋泥,偏過臉問著身旁的室友。

  「我想不會。」Tom意外地說了否定的答案,在男孩詫異的注視下,接著解釋道:「就我看來,這樣子的比賽跟小孩子玩鬧沒什麼區別。」

  「我親愛的室友,目前在Hogwarts就讀的學生,的確都還只是未成年巫師。」

  「那你想參加嗎?我保證這次的比賽將不會有年齡限制。」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Tom反而問了這麼一句,「參加一場正式、又絕對沒有任何手段干預的Triwizard Tournament?」

  捏著手裡的湯匙,Harry認真思考起這個問題。

  骨子裡還是一隻勇敢無畏的小獅子,他不怕挑戰和危險,也樂於嘗試自己的能力極限,即使曾經的參加是被陰謀設計的,但在沒有年齡限制的情況下,他相信自己不會比任何人還要差──即便是黑魔王,他也敢與之一戰,而對象是從前的競爭者Cedric Diggory的話,他就更想再比一次了。

  鬥志的火苗,隨著深入回憶而逐漸燃起。

 

  看著彷彿在那雙翡綠眼睛躍動的美麗火光,Tom很快就明白他已經做出的決定。

  他們的男孩,總是令人感到無比驕傲的,最後所有人終將以他為榮。

 

  果不其然,在公佈鬥士名單的那一天,寫著「Harry Potter」的紙條由火盃吐出,成為確定的第三位、也是Hogwarts的代表鬥士。

 

  □

 

  「……唉。」

 

  在只有書寫和翻閱書本的細微聲響的空間裡,這一記憂思深遠的嘆息立刻引起在場小巫師的注意,當一起看向聲音來源時,卻看見──他們的Hogwarts代表鬥士,此時對著桌面上的羊皮紙唉聲嘆氣。

  沾了墨水的羽毛筆並未在上頭寫下任何字母,反而留下幾點墨漬,但造成這一切的男孩看起來並未有收拾的打算,而是一副極為苦惱的模樣,完全看不出幾天前的他還是那麼自信驕傲,以卓越優異的飛行技巧取得第一場比賽優勝。

 

  「Harry,你怎麼了嗎?」Hermione很快地表示關切,「在煩惱關於下一場比賽的線索?」

  「線索不就是……那顆蛋?」Ron回想著在比賽結束時,負責主持的部長先生向鬥士們所說的提示。

  「我聽說Viktor Krum是在圖書館裡打開的,當時發出的淒厲尖叫聲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Pince夫人非常生氣,當場將他們全趕了出去。」Hermione說出了她昨天在經過花園時聽到其他學生在談論的消息。

  「他算是被Durmstrang的學生連累。」同樣聽過這項傳聞的Draco,忍不住幸災樂禍的低笑著,「雖然一開始那些人是很好心地要幫忙翻書找線索。

  「咦?能這樣嗎?那時候不是說鬥士要自己找線索?」Neville有些訝異地問。

  「只要能找到就行了。」Ron倒是沒管這麼說,「如何,兄弟、要我們幫忙嗎?」

  所有目光再度集中到因為太過煩惱而顯得有些沒精神的男孩身上,他無力地道:「不是蛋的問題,線索我已經知道了,現在比較讓人頭痛的問題是──你們……找到聖誕舞會上的舞伴了嗎?」

  這個問題讓小巫師們集體呆愣住了,顯然他們在此之前也沒有特別在意這件事,畢竟他們不是鬥士,沒有背負開舞的任務,但算一算時間、也確實該找了……

  於是,現場的氣氛陷入沉默。

 

  「……所以,Harry,你是在煩惱舞伴問題?」隨後,他們聰明的鷹院小女巫就立刻點出的重點。

  「嗯。」Harry點了點頭,不知道為何看在其他人的眼裡,總有幾分莫名的哀愁和悲壯……這一定是錯覺,不過是場舞會又不是要再去跟龍搏鬥。

  「你問過Tom了嗎?」畢竟他們平常總是形影不離,哪怕今天那一位有事缺席讀書會,但Ron總覺得如果Harry需要邀請舞伴,他才是最合適的人選。

  不止他,其他人也是抱持著這個想法,但接下來Harry那副欲言又止的沉重模樣,彷彿有什麼難以啟齒的問題,頓時又讓他們不忍追問,只得紛紛表示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他們隨時願意。

 

  對於小夥伴的關心,讓Harry感到非常溫暖。

  但在回到寢室前,只要一想到裡面坐著的那三個人,他又覺得胃部一陣冰涼疼痛……誰都想不到,比賽不是讓人最緊張的,更可怕的是──關於舞伴的選擇!

  男朋友太多,真的不是一件好事,足以讓人胃疼得吃不下飯睡不好覺,具體呈現在挑選舞伴的情況上──選擇太多、不管選誰都不對。

  不過讓人感到十分意外的是,當Harry打開寢室的門,下午時那激烈交鋒到彷彿隨時會開戰拆城堡的場面不復存在,彷彿一場產生於男孩腦袋裡的幻想,真實的唯有正溫柔帶笑地朝他走來的男人。

 

  「回來了?」

 

  那是他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大概也是……最後的優勝者?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掠 的頭像
星掠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