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設定有,大HarryTom有,不是單純的回到過去梗←

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22- I am Lord Voldemort.

 

  這次的反噬是目前為止最嚴重的。

  在渾渾噩噩的狀態中,Harry依稀感覺得到自己的臉上沾滿了血,似乎是從自己的鼻子和口中冒出來的,然後他聽到蛇妖怒氣沖沖的抱怨聲,然後小心地將他放在Nagini的身上。

  沒多久嘴裡被灌進一瓶又一瓶的魔藥,估計牠真的是去偷魔藥學教授的魔藥儲藏櫃了……不知道這位魔藥大師對於自己被蛇類之王上門竊盜的情況會有何感想。

  之後感受到身體被纏住,然後是一陣陣的顛簸移動,接觸到柔軟得像是床鋪的地方沒多久,耳邊就傳來自家養子熟悉又慌張的呼喊。

  能夠清醒地睜開眼睛時,Harry不是很意外的又瞧見了醫院廂房的天花板。

  因為這場病格外嚴重,Harry無法替贏得第一場比賽優勝的Tom慶賀,更讓這位Hogwarts的代表鬥士直接翹掉了後來的舞會,而且他的理由非常光明正大──為了照顧病情嚴重的養父。

  據說代替三名鬥士之一的Tom下去開舞的是Hogwarts的校長Dumbledore和……Gellert Grindelwald?!

  聽到這個消息時的Harry,無法親自去參加舞會的遺憾就更深切了。

  幸好在第二場比賽到來前,Harry就已經離開了醫院廂房,否則他真的不確定Tom會不會直接棄權,然後從此在Triwizard Tournament的紀錄史上留下特別深刻的一筆。

 

  身為曾經的鬥士,Harry知道第二場比賽是什麼內容──在水下尋找自己的珍寶。

  對於Tom Potter的珍寶,除了自己之外,Harry真的想不到第二個──家裡有個對父親依賴成性、人際關係又禮貌疏離的兒子,Harry第一次有了為此頭痛的感覺……自己的身體狀況若是真的下水的話,會提前去見Merlin也說不定。

  本來對Dumbledore的良心抱持著無庸置疑的態度,但是Harry在前一天時覺得自己從前的看法需要重新審視──當他喝下那杯因為自家養子準備比賽去了、由魔藥學教授親自送來的每日例行魔藥之後,突然睏意濃厚的陷入昏睡。

  在閉上眼睛之前,他似乎看到了這位魔藥大師那陰沉的面容中,有著微不可見的不忍和歉意……

 

  ──他一定要向Pomfrey夫人告狀這邊有人公然違抗她的醫囑還將需要靜養的病人沉下黑湖湖底!

 

  □

 

  在黑湖底下睜開眼睛時,Harry張望了下四周,發現自己的待遇還是挺不錯的──與Fleur的妹妹和那名Ravenclaw的女學生被禁錮住的模樣相比較之下。

  Harry坐在一個變化型氣泡咒所產生的大泡泡裡面,身上除了保暖的衣物之外還裹了厚重的毛毯,以及幾個效果還在持續中的保暖咒,就像是抱著暖爐坐在冰冷的湖底,看著泡泡外的水覺得十分冰冷刺骨,但身體卻沒有感到寒意。

  在水底的時間流逝總是緩慢得宛若已經靜止,但其實Harry才發呆了一會兒,就感受到一股極為強力的魔力波動,從遠遠的地方傳來,伴隨著無數的咒語熾光。

  那些散亂迸射的光越來越近,那股能量的感覺也讓Harry越來越熟悉──這不是,他家的Tom所擁有的嗎?

  等到騷動近在眼前時,曾經也在黑湖底下遭受到不少攻擊的他也忍不住對養子感到相當程度的敬佩──能把那些凶暴的人魚們轟得老遠,再也不敢主動接近,連帶著湖底那些水草、滾帶落也遭受到毀滅性的破壞──估計這場比賽過後,黑湖必須休養生息一段不短的時間,才能逐漸恢復原本的生態環境。

 

  「Harry!」Tom拿出魔杖,小心的讓自己身上的氣泡和Harry的聯結、然後再融合成同一個,「你沒事吧?現在身體感覺如何?」只穿一件泳褲的他身上還挾帶著湖底的寒氣,因此他不敢靠得太近,只能在旁小心翼翼地詢問和觀察。

  「不用擔心、我很好,身上也很保暖……倒是你,還是披件毛毯吧?」Harry說完後,扯開自己身上的毛毯想遞給他,立刻被Tom嚴厲喝止。

  「我不冷,你別亂動!」Tom恨恨地瞪著那張蒼白的臉,想到比賽開始前Dumbledore對自己說的話就感到非常惱火。

  『那個、Mr.Potter,我親愛的孩子……黑湖對他來說可能還是太冷了點,如果可以的話你還是盡快帶著你的珍寶上岸來吧!』

  接著他又想起昨日一夜被自家的學院導師以比賽前需要養精蓄銳為由,嚴格規定他必須待在寢室裡──兩件事聯想在一起,立刻就明白了所謂珍寶指的是什麼──他最珍視、保護的人……只有一個,他的養父、他唯一看得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的人!

  「Tom?」Harry覺得自家養子那雙鮮紅的眼眸彷彿快要滲出血來,血紅得可怕,渾身爆起的怒氣讓他身上的魔力波動因而有些混亂,「你還好嗎?」

  「……沒事。」Tom勉強冷靜下來,想起Harry無法在湖底下久待,他揮動了魔杖、發出咒語,用最快的速度將Harry帶離這冰冷刺骨的湖底。

  而這個時候的另外兩名鬥士,還在陰暗的湖底找尋著正確的前進方向。

 

  儘管外面興奮歡呼的聲音響徹雲霄,彷彿能將帳篷的屋頂給掀翻,但換了一身乾淨衣服的Tom還是陰沉著臉,坐在臨時的床鋪旁邊,看著Pomfrey夫人為Harry檢查身體。

  「目前看起來是沒什麼問題,但這幾天要格外小心,把這個喝下去,然後好好睡上一覺!」Pomfrey夫人塞了一杯魔藥到Harry手上,「……就說了要靜養,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不滿地叨唸著的護士長走出了帳篷,準備去接手處理下一名上岸的鬥士。

  「Pomfrey夫人說你要睡覺,躺好!」Tom接過Harry手中的空杯,將還想亂動的他按回床鋪裡躺好。

  「我想知道你這次的得分……」Harry用臉頰蹭了蹭枕頭,有些睏倦但還是微笑道:「上回你可是得了最高分,這次我人在現場,總算能夠親耳聽見了。」

  「不行。」Tom搖搖頭,不贊同地駁回他的意圖,「快睡,等你睡醒之後我再告訴你也是一樣的。」

  所幸在Harry在徹底陷入睡夢的前一刻,外面傳來Dumbledore宣布成績的聲音。

  雖然Tom在黑湖底下大舉肆虐,將人魚擊退得老遠,連人魚首領向Dumbledore報告時都還心有餘悸,但是他確實迅速又成功地達成任務,再度成為眾望所歸的優勝者,目前以絕對優勢的分數占據了第一名的位置。

 

  第二場比賽結束之後,Tom提心吊膽了好幾天,生怕Harry又突發重症住進醫院廂房。

  但好在一個星期過去了,Harry雖然還是平常那副蒼白虛弱,但幸好沒再有意外狀況。

  這讓他又擔心又憤怒的情緒稍微減緩了些……當然,這並不表示能夠諒解校長在明知自家養父的身體狀況下還將他送到黑湖湖底的行為!

 

  不過事後,Dumbledore特地向Harry致歉,為了Triwizard Tournament的順利進行──他們也是不得不為,誰讓Hogwarts的鬥士代表心中唯一的珍寶,除了「Harry Potter」之外,再無第二人選……不同於歷年來的鬥士心中所重視的,可能是愛人、家人、朋友、師長……會有一定順序的排名。

  但是這位Hogwarts的鬥士,心中就只有這麼一人──無論是愛人、家人、朋友、師長……又或是其他人生重要的角色,都由Harry一人包辦。

 

  聽完Dumbledore的話,Harry心中有著感概、感動……以及滿滿的暖意和欣喜。

  早在很多年前,Tom在他心中就成為了在這個時空生活下去的意義,與其說Tom非常依賴於他,不如說兩人彼此都是依存著對方而活。

  但是,他的生命即將走到了終點,之後Tom又該如何?

  濃濃的愧疚與傷感隨之在心中溢散開來。

 

  「Professor Dumbledore,之後──請你們幫助Tom。」

 

  在第三個比賽項目開始之前,Harry對這位充滿智慧的白巫師提出請求。

  希望身邊的人能夠幫助Tom,讓他繼續勇敢的走下去。

  在自己永遠的離去之後。

 

  Dumbledore並沒有答應。

  那雙總是睿智明亮的藍色眼眸,包容而傷感。

 

  □

 

  Tom在巨大的迷宮當中,冷靜沉穩地尋找著優勝目標。

 

  路上出現的各種危險關卡──具攻擊性的肉食植物、兇猛的食人怪獸、將人吞進去的流沙地面、腐蝕一切的樹汁黏液……包括不斷移動的樹牆,都在他的魔杖揮動下盡數失去威脅。

  一段時間過後,他總算見到了作為終點的火盃。

 

  性格再怎麼穩斂,畢竟還是十四歲的孩子。

  只要想到得到優勝之後自家養父會有多麼為他高興和驕傲,Tom還是忍不住帶上得意的微笑,伸手打算拿起那個火盃──

  只是在觸碰的那一刻,眼前的景象一陣天旋地轉的扭曲,讓他跟著感受像是暈車般的極度不適。

  勉強還算安穩地落地之後,四周一片漆黑陰森……看起來是像墓園的地方。

 

  一名披著斗篷、將面目完全遮掩起來的人緩緩地走了過來,身後跟著幾名同樣看不見長相、像是部下或同黨的人。

  「歡迎你來到這裡,活下來的男孩……」帶頭的那人以冷酷到讓人發寒的嗓音慢慢地說著,語氣裡有著壓抑的、瘋狂的喜悅,「但也就到今天為止。」

  「你是誰?」Tom舉起魔杖,無所畏懼地做出決鬥姿態。

 

  「I am Lord Voldemort.

 

 

 

 

 


                          TBC.

 

 

 

 

 

 

創作者介紹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