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設定有,大HarryTom有,不是單純的回到過去梗←

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20- 親眼見證的真實

 

  在這個學期剛開始時,Harry就已經想過幾個讓Peter Pettigrew現出原形的方式,但手段都太過突兀。

  要鬧出意外又相對平常、比較不會引人懷疑的,就只有在需要施展咒語的課堂上。

  也恰巧,三年級學生在他負責的範圍內。

  只是不幸的是,在他正要開始準備的時候卻不幸病倒了,那段時間都是由Lupin替他代課,所以才會推遲到這個時候。

  目光掃視過底下學生放在桌面上的寵物,最後停在Ron面前那隻看起來不斷瑟瑟發抖的ScabbersHarry不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好的,這是一個頗有難度的咒語,但是請你們相信一件事──」看著底下的小巫師們各個哭喪著臉,Harry忍不住又補充道:「我不會用十英吋以上的作業逼迫你們一定要施展成功。」

  此話一出,學生們紛紛笑了起來。

  「就儘管試試吧!但也請不要讓你們的寵物……呃、變成即將在感恩節餐桌上出現的火雞。」Harry悲憫地看了一眼前排桌子上的某隻被迫不及待的主人嘗試施展咒語、結果卻是卸除所有羽毛的貓頭鷹。

  一陣笑鬧之後,所有學生們開始拿起魔杖。

  「Arnold。」Harry走到Tom的位置上,伸手輕撫著那隻漂亮雕鴞的羽毛。

  牠記得這是帶牠回家送給現在主人的人,因此還親暱地輕啄了下他的手指。

  一陣咒語的光芒在眼前亮起,銀色的光弧迅速地掃過雕鴞身上而後散去,連半點光影都沒留下,Harry眨眨眼睛,看向牠的主人,「很好,Mr.Potter,恭喜你成功,Slytherin10分。」

  Tom微微揚起嘴角,卻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就被突然發生的騷動給打斷──某隻亂竄的老鼠立刻造成整間教室的大混亂。

  「啊!Scabbers,別跑──!!」

  「哪裡?對、往那邊去了!」

  「Lavender小心,牠往你腳下衝過去了!」

  「呀啊──」

  「牠往門口跑了!」

  「快!幫忙擋住牠!」

  正當那隻老鼠衝向門口的時候,有幾名學生已經用魔杖揮出咒語,試圖阻攔牠跑出去。

  趁著這個機會,Harry於混亂之中也朝牠射出一道咒語──原本逃跑的老鼠,突然變成一名身材矮小的男人趴伏在地上,驚魂未定的模樣。

  Harry清楚地看見,他的右手少了一根手指。

  在尖叫與驚呼聲中,Harry冷靜地揮動魔杖,接著對他使用了Petrificus Totalus

 

  「發生什麼事了?」

 

  經過附近走廊的Lupin聽到這邊接二連三的發出不小的騷動,好奇地走過來查看。

  他見到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男人時,先是驚詫的愣住,接著是濃烈的怒氣與恨意。

 

  「Peter Pettigrew──!」

 

  知曉這件事的Dumbledore很快就進行處置。

  他先是派出貓頭鷹通知魔法部,然後又寫信去Azkaban說明詳情,魔法法律執行司很快就派了專員過來,將真正的犯人帶回去接受審判,並且讓Sirius Black恢復他的名譽,終於從不屬於他的罪名中洗脫。

  這件事在預言家日報上被大肆報導,很快的整個魔法界都知曉了這件事。

  Harry還特地派貓頭鷹送了一份報紙到Aurora Cottage,他想他的教父一定會非常高興,並且懊悔沒有辦法親手制裁那個叛徒。

 

  在聖誕節假期結束之後,Hogwarts突然來了一位客人──那名男人身材高大,面容英俊,只是臉色有些憔悴。

  但是他讓Professor Lupin在一見到人時,就掩不住感動欣喜的衝上前去,雙方緊緊地相互擁抱。

  一如當年他們還是學生的時候,熱情奔放、彷彿從未遭逢幾番驟變的友情。

 

  「Tom,那位先生是你父親的好朋友,也是你的教父──Sirius Black。」

 

 

  □

 

 

  儘管當日的久違重逢對於Tom來說,無法讓他的情緒有太大的波動。

  但是對於少數人而言,已經是十幾年從未遇到如此值得慶祝的事,終歸是好的。

  Sirius見過掛念已久的老友和教子,也向代他照顧教子並且幫助過他的Harry表達感激之意後,就回到Grimmauld Place,準備重整Black家族,偶爾與在Hogwarts教書的好友相聚。

  接下來並未再發生什麼特別的大事,就連Harry的身體狀況也維持在一個不算太好但也不差的程度,至少沒再住過醫院廂房了,這讓Tom總算能稍微安下心來,投注心力在他的期末考試上。

 

  這天,Harry拿著剛取回的Marvolo Gaunt的戒指,並且事先將Resurrection Stone收進自己的小金匣中──至於上面的詛咒,對於身為當初的施展者的「黑魔王」而言,破除是再簡單不過的事。

  「覆盆子果醬。」Harry對著石像鬼說出口令,通往校長辦公室的旋轉樓梯立即啟動,他連忙站了上去。

  到了門口,他發現除了早就已經等在裡面的Dumbledore之外,魔藥大師也站在裡頭,發現他的到來時,眉頭狠狠一皺,面色感覺更加陰鬱。

  ──這樣的待遇,Harry倒是覺得十分正常……畢竟一位魔藥大師在看到一個不斷用糟糕的身體狀態毀壞他名聲的罪魁禍首,能不灌對方毒藥就已經是寬容了,況且這個人到目前為止還是不能完全相信、甚至說得上是可疑之人。

 

  「午安,Professor Potter,相信你會需要一杯香甜可口的奶茶開始我們今天愉快的談話?」Dumbledore立刻就讓剛坐下的Harry面前出現冒著白煙但聞起來味道甜膩的熱飲。

  「不、謝謝,校長先生,請給我一杯熱水。」Harry已經很習慣拒絕這位Hogwarts校長的甜食攻勢。

  「好吧、好吧……」Dumbledore一揮手,替他重新換上一杯熱水,「那麼,Severus──」

  「我不需要。」Snape冷冷地回絕。

  儘管被冷酷地拒絕,Dumbledore還是笑意吟吟地繼續推薦著桌上的點心,並且在隨手拿起一塊吃下後,露出相當滿意的神情。

  「校長先生,在談話開始前,我想請你們二位看一下這個──」Harry拿出一個玻璃瓶,裡面裝有許多條交織的銀色絲線,散發著微微光芒,「關於我的……一些過去的回憶。」

  DumbledoreSnape自然認得那是什麼。

  一段時間過後,從儲思盆旁邊回來的兩人,即使過去的人生歷練都豐富精采的足以寫上一到數本的回憶錄,但他們臉上還是難掩復雜的情緒,以及些許的驚詫。

  「原來,你竟然是……難怪、難怪──」Dumbledore一直以來所抱持的疑問,在今天終於得到了解答。

  為什麼眼前這名「Harry Potter」與數十年前他所教到的那位學生是如此相像,但給人的感覺卻是截然不同,最重要的……這個人知道什麼是信任、更懂得「愛」。

  在幾年前年幼的「Harry Potter」失蹤之後,當時Dumbledore並不在倫敦,因此隔了幾天才收到消息,但當時已經失去了線索,後來只有發現學生名冊上那個原本屬於「Harry Potter」的位置變成了「Tom Potter」。

  幾年過去,到了那孩子該入學的那一年,因為時間和姓名太過巧合,所以他選擇錄取這位「Harry Potter」擔任新任的飛行課教授──在與對方的談話之後。

  這個人看起來並沒有惡意,但是又為什麼會這麼突然獨斷地收養了當時還年幼的小Harry

  在這一大一小的「Harry」進到學校之後,Dumbledore那件借來的隱形斗篷突然消失無蹤,但據Snape的監視回報,那件死神聖物之一的斗篷已經到了如今的Tom Potter手上,原以為是死神聖物因為血脈相近的繼承人出現而選擇了回歸,沒想到竟然是由於另一個時空的「死神聖物」接近,才導致了衝突與其中一方的消失。

  後來發生的一切種種,雖然依舊覺得這名Professor Potter相當可疑,但卻也找不到任何一絲邪惡和圖謀不軌的惡意,最後只得保持相當程度的懷疑、警戒,以及持續的監視。

  沒想到,事實會是如此──就連經常陰鬱著臉的魔藥大師,看到那張蒼白消瘦的臉都不禁有著些許悲憫。

  「是的,在從前的世界裡我是已經成功消滅『黑魔王』的『救世主』,但是到了這個時空……我卻成為了『黑魔王』──即將毀於自己之手。」Harry淡淡地笑了,帶著自己才能體會明白的苦澀和無奈,「接下來,是這個……」他將Marvolo Gaunt的戒指放在桌面上。

  在被驚訝的目光注視中,Harry緩緩道:「分靈體現在就剩下Marvolo Gaunt的戒指、Nagini還有……Tom,我會想辦法的。」

  「請容我這麼稱呼你,Harry……」Dumbledore嘆了一口氣,「你知道分靈體全數消滅之後,你就會──」

  「Professor Dumbledore,」聽到熟悉的叫喚,Harry也不禁改回從前的稱呼,「我知道的,在前四個分靈體被我消滅之後……我就明白的,現實也非常清楚地提醒著我。」看著自己逐漸衰弱下去的身體狀態,沒有覺悟是不可能的。

  「那你為何不暫緩處置這些分靈體?或許會有其他的辦法。」

  「分靈體的存在是潛藏的危機,我不知道何時自己的意志會被『他們』所控制,也不知道若是再次發生之後、我還會不會清醒過來……」Harry簡單地將密室的情況描述一遍。

  這下子,Dumbledore也啞然無語,如同已經不再開口的Snape

  「動手吧,Professor Dumbledore,」Harry看向櫃子上靜置的分類帽,「這也是驗證我今日所說的這些事並不存在任何陷阱和謊言的方法,不是嗎?」

  一瓶記憶片段,幾句言語,一枚戒指……最重要的是──親眼見證的一切,才是真實。

 

  沉默之後,Dumbledore取來Godric Gryffindor的銀劍,Harry也用盡目前身上的魔力給自己施展一道強力的Occlumency,避免影響正在考試中的Tom……記得現在應該是魔法史的考試。

 

  戒指在斷成兩截後,Harry臉色慘白的失去意識倒下,在旁的Snape直覺地伸手接住。

  躺在手臂中的青年幾乎快要感覺不到呼吸,魔藥大師抱起他,連忙將人送往醫院廂房。

 

  Dumbledore放下銀劍,依舊是一聲嘆息。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掠 的頭像
星掠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