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設定有,大HarryTom有,不是單純的回到過去梗←

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Harry不記得自己為什麼會跑到密室來。

  唯一清晰的記憶,就是他確定自己在睡覺前,有打開過辦公室的抽屜,確認日記本安然地躺在裡頭。

  隱約感受到自己被困在一個深沉的夢境之中,耳邊不斷地傳來嘶啞的奇異聲音,但他卻聽得懂其中的意思──是爬說語,與蛇類溝通交流的方式。

  他原本以為打從體內的分靈體被Voldemort的死咒消滅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已經喪失了爬說嘴的能力,但現在又為何聽得懂……?

  促使他驚醒過來的,是那一聲呼喊──「Tom」。

  他聽見,有人對自己喊著這個名字。

 

 

  「喂,在跟你說話呢…你要我做什麼還沒說清楚啊……

  「唔……」Harry按著有些脹痛的腦袋,發現腳邊躺著那本日記──非常有可能是迫使他到這裡來的兇手,難道自己也像Ginny當時那般被操控了?

  「我在跟你說話!Tom Riddle──!!」頭一回被忽視這麼徹底的蛇妖,暴躁地甩動蜷起的尾端。

  「……你是在叫我?Harry訝異地望向牠。

  「不然我是在叫哪來的幽靈嗎?!」如果蛇怪會翻白眼的話可能會立刻給對方一個又大又明顯的表演,但牠只能沒好氣地道:「我都好端端地睡了幾十年!是你今天晚上突然跑來喚醒我,還說有事情要我去做,結果話還沒說完就突然躺下了,現在醒來又不理蛇,你到底是要我做什麼?

  「可是、我並不是Tom Riddle……」他甚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容易就被操控,還有自己到底是怎麼擺脫控制的。

  「喂,你是昏迷後就會失去記憶片段嗎?不過你現在確實跟剛剛不太一樣,是靈魂的味道不一樣?還是別的?」蛇妖在Harry周圍吐蛇信,似乎是在探測他身上的味道,「真的不太一樣……嘖、算了,我不管!反正你幾十年前跑來要我認你為主,幾十年後又跑來吵我睡覺,你要給我一個交代!別以為你是Slytherin的傳人就能欺負我!

  「你說……我是Tom Riddle?可是我是被人控制的,我叫Harry──Harry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再度狂躁的蛇妖給打斷,「你就是Tom Riddle!別以為你戴了副眼鏡我就認不出你,況且你如果不是他,換作其他人看到我的這雙眼睛早就死了,哪裡還能說這麼多話?!」那雙黃色的眼珠子還逼近地貼過來。

  看著那對巨大的瞳珠映上自己的面容,Harry的腦海裡突然浮現一個畫面、像是他忘在意識裡的記憶片段……

  「他」趁著夜色離開辦公室,悄然無聲地走到三樓的女生廁所,用爬說語打開了洗手台的入口,從水管滑行而下一路進到密室。

  『回答我吧,Slytherin,Hogwarts四人組中最偉大的一位……

  接著,「他」看見蛇妖滑行出來,似乎帶著被吵醒的怒氣,在抱怨的罵聲中最後喊了一聲「Tom」,「他」那張映在黃色瞳珠上瘋狂殘忍的笑容,瞬間被抹去,歸於靜止。

  一如前陣子的夢境中,在鏡子裡看到的……Harry再度看到了自己的臉。

  這一刻起,他已經不能確定自己到底是被控制,又或者──那根本就是他自己的本意呢?

 

 

  「抱歉、我自己也無法理解現在的情況,蛇妖先生──

  「我叫Herpo……你真的非常奇怪,」蛇妖盯著眼前的巫師臉上還真的帶著歉意,感到相當有趣,「算了,你看上去比之前那個囂張無禮的小子要好一點……你叫Harry是吧?但是這我就不能理解了,你明明就是Tom Riddle啊!

  「Herpo,這個問題我自己也不明白,需要一點時間去理解……不過,我想請你幫個忙。」雖然狀況不明,但既然已經來到了密室,又遇到能跟蛇妖溝通的機會,瞪著躺在自己腳邊的日記,Harry並不打算給分靈體繼續存在的機會,「能不能請你給我……你的牙齒。

  於是,上一秒才平息怒氣的蛇妖接著又立刻暴怒了。

  但牠沒有朝Harry噴射毒液,而是在滑行離開沒多久,回來之後就真的甩給他一顆牙齒。

  「拿去!這是我成年後第一次咬死獵物時掉下來的,這麼具紀念意義的牙齒就便宜你了!你必須向我保證──你會妥善保存!

  「……是,我保證。Harry點點頭,神情認真地答應。

  「不過,你是要拿來做什麼?」蛇妖問。

  「這個嘛……Harry微微笑著,在原地蹲了下來,一手拿起毒牙,另一手攤開日記,朝書頁奮力地戳刺下去,大量的黑色墨水噴薄而出。

  「啊啊啊啊────」

  刺耳尖銳的慘叫聲彷彿在耳畔扯開喉嚨嘶吼著,一道猛烈的暈眩也突然襲來,差點讓Harry往旁邊一摔,但他閉上眼睛咬緊牙齒,繼續朝日記書頁重重地刺入……

  第二下、第三下……隨著每一次的動作,Harry感受到的不適越來越強烈,最後彷彿從靈魂深處炸開了疼痛,讓他在瞬間失去了意識。

 

 

  「醒了?

  「Herpo……」睜開眼睛時再一次看到蛇妖的那對眼睛,基本上Harry已經能冷靜地面對了,「我昏了很久?

  「也不算很久,大概是幾分鐘?就在我考慮著要不要把你甩到醫院廂房去的時候,你就睜開眼睛了。」蛇妖有些惋惜地說。

  「那麼真是遺憾。」聽出牠的語氣,Harry配合地回上一句。

  「嘖嘖,你怎麼老是昏倒?是身體太差勁嗎?要不要我去地窖幫你偷點維持體力的魔藥出來?我知道那邊有魔藥學教室跟魔藥學教授的辦公室!」蛇妖自告奮勇地說。

  「不了,非常謝謝你的好意,我回去睡一覺就沒事了。Harry連忙說著,他可不敢真的讓這隻蛇妖出去亂逛,「Herpo,城堡裡人太多了,為避免引起騷動,能請你……呃,待在密室就好嗎?

  「你是擔心我去『看見』別人?那你能將我的眼睛封印起來啊!一直被關在這裡我也是很無聊的,你不能無視我身為一條蛇到處游走的權益!」蛇妖蜷著龐大的身軀抗議道。

  在許多年前跟蛇妖還有過生死搏鬥的經驗,現在卻跟牠當面談論著身為一條蛇的權益,Harry只覺得目前的感受非常複雜,但最後還是依照蛇妖教的方法將牠的眼睛封印起來,並且也變成跟Nagini差不多的大小。

  覺得身形變得靈活無比又能到處亂逛的蛇妖,高興地滑行幾圈之後,才想起他還沒跟Harry算的帳──「不對!我差點被你迷惑了!你為什麼拿我高貴無比的牙齒去戳那本破書?說好的保證會妥善保存的呢?!

  「抱歉,Herpo,那本日記的黑魔法實在是太強大了,我必須仰賴你的力量才有辦法成功消滅。Harry溫和地致歉。

  這句解釋也算是奉承的話讓蛇妖聽了覺得心裡舒坦,於是再一次迅速地忘記怒氣,正巧那本日記勾起牠的一點回憶,又道:「……不過,這不是你以前的日記嗎?那時候還說要拿來做分靈體的,為什麼現在要毀掉它?

  Tom Riddle的日記是Voldemort的分靈體之一,這他知道。

  但是一開始分靈體被消滅時,同為分靈體的他並沒有受到多少影響;而是在後來,Voldemort復活之後,每次毀滅分靈體時他便能與對方心靈連接上,並且深刻地感受到黑魔王當下的憤怒情緒。

  那現在,為什麼只毀掉一本日記,自己會有這麼劇烈的反應?

  況且,這個時空的「Harry Potter」並不是他。

 

 

  ──心中有個答案慢慢地浮現,並且能解釋這一切。

 

  為什麼在上個學期末時與Voldemort正面對決之後會一直夢到關於他的種種一切?

  為什麼在夢境中的「那個人」最後映照出來的面容跟自己的如出一轍?

  為什麼這個時空的「Harry Potter」長得這麼像「Tom Riddle」?

  為什麼自己的魔力在來到這個時空後突然猛烈地增長?

  為什麼蛇妖會說自己就是「Tom Riddle」?

 

  ──因為,在這個時空裡,自己就是「那個人」……黑魔王,「Tom Riddle」!

 

 

  或許一切早就有了跡象,只是他還渾然未覺。

  Harry是個來自不同時空的人,直到與依附於Quirrell身上的Voldemort遇上,自己徹底的消滅「他」,然後──取代了他。

 

  即使是有了結論,哪怕是個讓人很難接受的答案,Harry那張因而變得蒼白的面容,還是由慌亂逐漸地堅定下來──到底也是歷經幾番生死的「救世主」。

  他決定要再去消滅一個分靈體,好再驗證一次這個答案。

  轉頭叮嚀蛇妖「就算出去散步也不能讓別人看見」之後,Harry帶著蛇牙離開密室,直接奔向了萬應室──那個藏著Rowena Ravenclaw's Diadem的房間。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掠 的頭像
星掠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