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設定有,大HarryTom有,不是單純的回到過去梗←

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在和男孩第一次碰面之後,Harry暫時沒有想去的地方,乾脆就在附近租房子住了下來。

  從那之後開始,男孩每天吃完早餐就會跑到他這裡來待著,直到晚餐時間到之前才離開,連午餐都沒有回去吃。

  有時候是坐著喝茶聊天、有時候是一起整理院子,甚至午餐或下午茶時間,兩人會一起待在廚房研究食譜──這幾年下來,Harry雖然都是一個人過,但是自己動手做菜的機會少之又少,現在多了一個天天上門的男孩,他覺得機會難得,乾脆動手嘗試……結果兩人就多了一件事情可以做,也算是從中得到不少樂趣。

  大部分的時候,男孩埋首閱讀著Harry準備的書籍──有少部分是小巫師學習圖冊,也有一些基礎咒語的課本,男孩對魔法世界的書格外有興趣,經常是翻開就停不下來,為此Harry都必須出聲制止,並且為他的勤奮特別撥空跑一趟Diagon AlleyFlourish and Blotts,挑選一些適合的書回來──因為他的藏書本來就不多,半個多月下來已經不足以滿足那男孩了。

  隨著這些日子的相處,男孩對Harry也越來越沒有防備,到後來不僅是臉上偶爾會出現這個年紀該有的欣喜笑容──雖然只是淡淡的,但還能讓Harry牽著他的手、捏一下臉或是搓揉他的腦袋。

  那雙原本冰涼的血色眼眸,在不經意的時候也會流露出幾分喜悅和依賴。

  要不是Harry不讓他住下來,估計他連Dursley家也不想回去。

  Lily付出生命將她滿滿的愛留給孩子,作為成年前最強大的保護魔法,為此Harry在十七歲生日到來前都必須待在Dursley家。

  但親眼看過、以及從男孩那裡得知這些年的情況之後,Harry卻開始猶豫了。

  男孩不僅是外表與Tom Riddle十分相像,就連性格上也頗為相似,從他的言談中完全可以感受到他對Dursley一家人的厭惡和憎恨,以及他們對「怪胎」這樣的看法非常排斥嫌惡。

  若他今天沒有出現在這裡、若這孩子一直待在這個環境直到十一歲生日前夕收到Hogwarts入學通知信時,救世主還會是救世主嗎?

  哪怕這孩子確實是「Harry Potter」──那個活下來的男孩,但誰也不能保證未來會照著他所知道的軌跡前進……況且就目前看來,也不可能會相同了──證據就是他來到這裡,而且「Harry Potter」究竟會是救世主還是另一個黑魔王,沒有人能給他答案。

  因此,到底要照Dumbledore始終堅持的意思讓男孩一直留在這裡,還是乾脆讓他遠離這個環境重新成長──反正到目前為止,那孩子看起來是能接受自己的,兩人的相處也還算融洽。

  與其為了維持保護魔法而讓孩子待在這惡劣的環境而擁有一個糟糕的童年,還不如給他一個孩子應該有的成長空間。

  未知的命運他無從知曉,但至少他能盡力引導這孩子不至於走上與當年的Tom Riddle相同的道路。

 

 

  ──所以……留下來,或者一起離開呢?

 

  針對這個問題,Harry猶豫了許久。

  直到男孩的生日當天,一件險些釀出大禍的意外,才讓他下定決心。

 

 

  「Harry Potter」的生日在七月三十一日。

  這一天,Harry和男孩一起做了生日蛋糕慶祝,他還送了一個橡木雕刻的夜鶯作為男孩的生日禮物──只要放在月光下,它就會像真的夜鶯一般,在夜色中鳴唱。

  男孩臉上的神情還是淡淡的,但看得出來他相當喜歡,直到傍晚離開時,仍舊可以看到他嘴角揚起淺淺的微笑。

  不過幾分鐘之後,意外就發生了。

  男孩抱著木雕夜鶯回到4 Privet Drive,但是在門口卻被突然從一邊正和玩伴追逐嬉鬧而沒小心看路的Dudley從側邊撞上,剛收到的生日禮物也因此摔到地上,當場裂成幾個碎塊。

  闖禍的Dudley雖然也驚愣住了,但他不敢跟男孩多說什麼,轉頭就想往屋裡跑,他那兩個玩伴也是急忙轉向跑開。

  但是在他們背向男孩的那一刻,各自感受到一股巨大的衝勁──Dudley被推得直接撞破門板摔進屋裡,另兩人則是飛到對街的草皮上,摔得眼冒金星之後,身上更是無處不痛,當場齊齊嚎哭起來。

  待在屋子裡的Harry正忙著收拾杯盤狼藉的餐桌,突然感受到附近一股魔力爆發,熟悉的像是來自於不久前才離開的男孩。

  他急忙趕到時,就看到Dursley家的只剩殘片歪斜地掛在門框上,VernonPetunia擔心焦急地安撫Dudley,附近的草皮上還躺著另外兩名受傷的男孩,左鄰右舍正關心地圍著他們。

  顯然是造就這一切的男孩孤伶伶地站在人行道上,雖然周遭的大人偶爾會拋來疑惑或是憤怒的目光,但沒有一個人過來關心他的狀況……除了Harry,他看到地上那個不久前還是嶄新的木雕成了碎塊,頓時就明白了原因。

  直到受傷的孩子們在Dursley夫婦的陪同下都被送往醫院,附近的鄰居們也各自散開回家,Harry才在始終不發一語的男孩身邊蹲了下來。

 

 

  「你願意跟我一起離開嗎?」

 

 

  □

 

 

  Aurora Cottage.

 

  位於英國東北部的一座森林之中,是座擁有二層樓的磚石小屋。

  圍繞著小屋的石砌矮牆攀爬許多綠色藤蔓,在冰冷的灰白色中添上不少盎然的青綠。

  屋內的擺設簡單溫馨,壁紙是清爽的淡綠色,裝飾著造型典雅的黃銅壁燈,暖色調的舒適沙發和靠墊,地上鋪著深色的柔軟地毯,木造的旋轉樓梯上到二樓,分別是兩間臥室和一間書房,以及一間堆放雜物的小儲藏室。

  就兩個人──帶著男孩的青年來說,是再合適不過的空間了。

  這裡原本的擁有者是一名老巫師夫婦,但是他們決定搬到南部去陪伴意外喪夫喪子的女兒,因此將房子出售給正好來到這裡的Harry──看在他是帶著小孩的單親爸爸的份上,善良夫婦還特地給他一個非常優惠的價格。

  決定離開Little Whinging的時候,Harry的搬家效率非常果決迅速。

  取出魔杖朝屋子裡一揮,必要的東西就全收進他脖子上那個空間寬廣的小金匣裡,包括他不久前才使用Reparo修復的木雕夜鶯,並且在意外發生的當晚就帶著男孩到King's Cross Station,搭了最接近班次的火車離開倫敦。

  接著更是乾脆俐落地辦理好領養手續──Tom Potter,從這一刻起就是他Harry Potter的養子。

  關於更名,男孩、或者應該說是小Tom並沒有太大的抵觸,反而隱約有一點贊同。

  經過旁敲側擊的詢問、外加自己從前的記憶,Harry很快就明白了原因……大概是過去Dursley一家曾經連名帶姓大聲斥呼過這個名字無數次,導致他認為換名字無所謂、甚至覺得這樣也挺好的──因為被父母溫柔呼喚名字的記憶沒有絲毫存在過男孩的記憶裡。

  至於他的新監護人為何也叫Harry Potter這個問題──Tom知道「Harry」這個名字並不是太罕見,路上隨隨便便都能撞見同名的人,但是Potter這個姓氏在巫師的世界裡並不尋常的這件事,他目前還無從知曉,所以也就不可能會產生疑惑了。

  無論如何,兩人的生活從此便安定下來,開始平淡、卻是溫馨和樂的日子。

  直到Tom十一歲生日來臨之前。

 

 

  將煎好的漂亮荷包蛋從平底鍋裡倒進已經裝有煙燻鮭魚、奶油炒磨菇、煎得香酥的培根以及起士片的盤子裡,Tom放下鍋鏟、跳下矮凳,端著餐盤走出廚房,將它擺在餐桌上。

  而那張桃花心木餐桌,早就擺了水果沙拉、藍莓果醬、烤好的吐司以及南瓜汁──看起來就是十分營養美味的早餐。

  一切都準備好了,但Tom抬頭望向樓梯……二樓聽起來還是靜悄悄的,還待在臥室的那人顯然是還沒起床的模樣。

  無聲地嘆了口氣,Tom走上二樓、推開某扇虛掩的房門──早在十五分鐘之前他就上來叫醒過他名義上的養父了,那時候他刻意不將門關好,沒想到他連早餐都準備好了,對方還是以相同的姿勢縮在被窩裡……噢不、似乎還翻過身。

  「Harry,你必須要起床了──」Tom沉著一張臉,毫不猶豫地掀開他的棉被,「在十五分鐘之前,所以我現在應該是要看到你已經坐在樓下餐桌旁的。」

  側身蜷曲在床上的青年因為少了棉被的遮掩,突如其來的溫差讓他因而顫抖了一下,看起來經歷過短暫的掙扎才睜開眼睛,睏倦地道:「再給我十分鐘……」

  「給你三分鐘。」Tom毫不留情地說完,將棉被扔在床腳之後,直接轉身下樓。

 

  Harry只好感受著那一點一滴沁入皮膚的冷涼空氣,然後艱難地起床。

  對於一個深夜才剛從倫敦趕回來的人來說,這個時候起床根本睡不到四個小時──哪怕當年在逃亡時還能無時無刻的立即清醒過來戰鬥,連安穩睡上一覺都是非常奢侈的事,但這些日子下來早就已經習慣這般安穩的生活,突然的睡眠不足,讓Harry感到有些痛苦。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就算自己不在家,Tom也能把自己照顧好,完全不需要擔心……甚至他已經能反過來照顧自己了──看著餐桌上那美味可口的早餐,原本因為睡眠不足而不怎麼有食欲,但Harry最後還是將自己的那一份吃得乾乾淨淨,還很自覺的在用完早餐之後進廚房負責刷洗盤子。

  看著那孩子坐在客廳,一邊看著規則書一邊玩起自己昨夜帶回來的那副全新的巫師棋,Harry將盤子上的水珠擦乾,臉上忍不住彎起淺淺的笑意。

 

 

 

 

 



                          TBC.

 

 

 

 

創作者介紹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