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設定有,大HarryTom有,不是單純的回到過去梗←

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嗨,你好……可以打擾你一下嗎?」Harry站在路邊向草皮上的小男孩打招呼,但對方根本連頭都沒抬,更別說是出聲回應他了。

  二十多年來,Harry跟黑魔王交鋒過好幾回,也跟食死人生死相搏無數次,身邊的戰友除了年齡相仿的同學之外,大部分都是較為年長、也帶給他不少幫助的鳳凰會成員們。

  跟五、六歲大的孩子的相處經驗少得可憐,況且眼前這名男孩的身分本該是過去的自己,但如今他的外表和反應看起來根本是小一號的黑魔王!

  又打了兩次招呼之後還是沒得到男孩的理睬,Harry想不到別的辦法,最後決定乾脆用「實話」來吸引男孩的注意──

  「呃、好吧……我的名字是Harry Potter,是一個巫師。」

  這句「實話」的確吸引了男孩的注意,他總算再度抬起自己的腦袋,眼神望了過來──冰冷、漠然,甚至還有幾分諷意,像是Harry說了什麼荒謬的話語好故意引起他的注意。

  Harry覺得自己被一個還不知道是黑魔王還是救世主的小男孩嘲笑了,不禁微微一笑,從小金匣裡取出冬青木魔杖,「……Accio!」

  眨眼間,男孩手裡的那本《Bridge to Terabithia》飛到了Harry早已舉起準備接下書本的左手中。

  那張猶是稚嫩卻冷得不像孩子的臉龐終於出現了其他情緒──錯愕、驚嚇、訝異……還有幾分被搶走東西的惱怒,隨即瞪向Harry的眼神是充滿警戒的。

  「我說過了,我是一名巫師。」Harry朝他友好地笑了笑,隨手將魔杖收起來,又示好般的將書本遞給他。

  男孩並沒有立刻上前去將書本拿回來,而是站在原地瞪著Harry,既是警戒也是觀察,幾分鐘過去,他才走過去接下書本,然後緩緩地開口。

  「……你是巫師?」

  「是的。」

  「那你找我有什麼事?」

  看著那雙充滿防備和懷疑的血紅眼眸,就像是隻隨時準備攻擊有所動作的敵人的小獸,Harry不禁失笑,決定給小男孩一份小小的禮物。

  他從小金匣翻出一套書冊,是法國小巫師經常看的故事畫冊,文字描述很少,幾乎都是圖畫……當然,畫面上的景象都是會動的,就像是秒數很短的無聲影片。。

  「你過來看看,這本書是不是很有趣呢?」Harry向著他打開書本,正好翻到一名少年坐在美麗的花園裡看書,在他腳邊甩著尾巴還繞來繞去是隻毛茸茸的棕色大狗,還不時抬起前爪扒住少年的褲管。

  看著書頁上那生動活潑的大狗和活靈活現的人物,連花園裡的花朵隨風搖曳都十分鮮明,男孩感到非常驚奇,忍不住伸手去觸碰。

  「喜歡嗎?那這本書送給你。」Harry將書闔起來遞給他,男孩盯著他猶豫片刻,還是伸手接下,之後Harry這才回答先前的問題,「我只是偶然路過這裡,覺得你或許跟我來自相同的世界……我想,在你生活的周遭,應該發生過什麼不尋常的事情吧?」

  聽了Harry的話,男孩卻是緊抿著嘴,也沒有其他情緒反應,只是更用力地抱著懷裡的兩本書。

 

  他覺得自己從小就跟其他孩子不一樣。

  他記得兩歲多之後的所有事情,知道自己不是Dursley家的孩子。

  他的父母因為一場意外去世,自己被人送到這裡來……哪怕Dudley一家都不歡迎他。

  他的表哥Dudley在一開始總是試圖要捉弄自己,但每次都是因為莫名其妙的意外而宣告結束──毫無預警碎裂的玻璃、瞬間炸成四分五裂的盆栽、突然倒下的巨大書櫃、屋裡的燈泡在同時一起破裂……甚至,有一回Dudley拿著玩具小汽車想要扔他的時候,卻在眨眼間被掛到樓梯的欄杆上,嚇得大聲哭嚎。

  因為這件事Vernon氣得拿起高爾夫球杆想要揍他,卻也在高高舉起即將揮下的球桿在瞬間化作一堆粉末之後,Dursley一家從此不敢再輕易碰觸他。

  他成為那個屋子裡透明的存在,Dudley看到他就避著走,Dursley夫婦除非必要否則也不會理睬他。

  他知道自己不屬於這個地方,總有一天他會離開這裡。

  但沒想到……巫師,自己竟然可能是一名巫師!

 

  男孩看著眼前那張溫和的笑臉,明明是初次見面,卻讓他有種特別的感覺,彷彿在冬天裡靠近壁爐的火堆,一陣陣暖意在心中漾開,同時也慢慢地消融著自己本能築起的防備和警戒。

  自從有記憶以來,男孩並不相信身邊的任何一個人,他唯一相信的只有自己。

  但是現在,眼前的這個人……他突然覺得──應該、是可以試著去信任的。

 

 

  看著他稍稍放鬆下來的表情,Harry微微一笑,主動道:「我對這裡不太熟悉,你能陪我散散步好嗎?」

  沉默幾秒,男孩還是邁出小小的步伐,離開草皮走到了人行道上。

 

 

  Harry其實也不是真的想散步,而是怕在Dursley家外面待太久,會引起極度討厭「怪胎」的這一家人的注意,所以才藉口帶著男孩離開。

  走到街區外的一座小公園,Harry和男孩在一張長椅坐了下來,聊天般的開始跟他講起關於巫師的一些事情,還有自己過去的經歷──當然大部分都是在法國還有Beauxbatons的事情,這才合乎他現在的身分……一名剛來到英國的旅人。

  男孩對Harry所講述的魔法世界感到非常的新奇和嚮往,聆聽一段時間,那張小臉總算出現了一些符合他這個年記應該有的神情──好奇,還有一點興奮和期待,恨不得自己現在就十一歲,這樣就能收到魔法學校的入學通知。

  Harry完全能理解他的心情,當初自己連等待開學的短短幾十天都覺得很漫長了,為了不讓他覺得更加難受,只好換講些旅途上的事情,也還是讓男孩感到相當新鮮。

 

 

  直到很多年之後,他們都記得這一天。

  夕陽將兩人併坐在長椅上的影子拉得很長,卻又是那麼和諧融洽。

  昏黃的餘暉映在青年的溫柔微笑的面容上,成為男孩永生難忘的記憶。

 

  哪怕未來,青年與男孩──終將無法同存於世。

 

 

  □

 

 

  「晚餐時間快到了,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嗯。」

  「……等等,你抱著那本書要做什麼?」

  「晚上看,明天我會拿回來還的。」

  「好孩子必須要早點上床睡覺,否則會長不大。」

  「……哼。」

  男孩不甘願地將手上的書放回書架上,悶聲道別後筆直地往門口走。

  那緊抿著嘴、看起來不怎麼高興的模樣,讓Harry不禁搖頭失笑,只好快步追到門口,把一個小紙袋塞到男孩的手中,「這是藍莓餡餅,給你當點心。」

  小時候在Dursley家經常吃不飽也穿不暖的記憶實在太深刻了,男孩看起來還是蒼白消瘦、身上穿的也是舊衣服,雖然這些日子下來跟他交談過幾次,知道對方在那個家裡得到的待遇比自己以前好上不少,但Harry還是擔心他這個年紀的孩子正在成長很容易吃不飽,所以總是會塞些食物讓他偷偷帶回去。

 

  得到了一如往常的點心,男孩繃著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些,轉頭看向背後的青年──溫暖的手掌立刻放上他的腦袋,輕輕地揉摸兩下。

  男孩這才心滿意足地丟下一句「明天見」,快步地往對面街區走。

  看著那小小的身影消失在轉角,Harry無聲地笑了笑,轉身回到屋裡,直接走到廚房想弄點食物簡單地解決晚餐。

 

 

 

 



                          TBC.

 

 

 

 

 

 

創作者介紹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