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攤牌、協商、立約──救世主與黑魔王的永不分離三部曲?

 

 

 

 

  「唉。」慵懶地趴在床上的男孩,突然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覺得前幾天的決鬥不夠過癮嗎?」坐在舒適的扶手椅、優雅地捧著精裝書本翻閱著的少年,好整以暇的隨口問著。

  「這都要怪你!」男孩突然抬起頭,相當不滿地朝他瞪了一眼。

 

  Harry是真的很鬱悶,認真地檢討著自己為何那時候要如此的衝動。

  在決鬥的當時,Harry原本還考慮著要將時間拉到多長再擊敗他,順便造成是他僥倖獲勝的錯覺,誰知Montague違反決鬥規定,在雙方行禮的時候突然接連丟了三、四個攻擊咒語過來,他迅速地閃開後又下意識小小的還擊──沒想到Montague就這樣被擊落魔杖,幾乎是瞬間落敗。

  結果一出,在場所有的Slytherin學生全體傻了眼。

  在沉默的幾分鐘過後,擔任裁判的七年級學生才宣布Harry贏得了勝利。

  完全沒料到自己會輸的Montague,當場大吼大叫著要求重來一次,剛剛肯定是Harry用了黑魔法,但是在Tom一個眼神示意下就被其他人給拉了下去。

  接著,幾名三年級的學生也不敢相信地跳了出來,要求比試,Tom也一一允許。

  完全無法抵抗的Harry,只能在心裡狠狠地罵著Tom,然後無奈地拿著魔杖繼續站在台上。

  Harry原本還想依照計畫,將比賽結果佈置為纏鬥一番後才僥倖獲勝,但他又想到,這擺明不就給了機會讓Montague說他剛才的確是用不正當的手段才迅速獲勝的?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Harry乾脆也不掩飾了,以俐落的身手與靈活的咒語應用,將所有敵人都在數招內通通擊倒──四名三年級學生、一名五年級學生、兩名七年級學生,總共七人──最短才撐過五秒,最長的不超過三分鐘。

  從此奠定了HarrySlytherin學院的地位,差不多僅次於身為學院首席的Tom,只是他對任何一個首席的位置都毫無興趣。

 

  「呵呵。」Tom心情愉悅的笑著,然後伸手翻了下一頁。

  他的心情是真的挺好的,畢竟幾天前那場決鬥也算是他間接促成的。

  對於Slytherin學生們對Harry的態度,他其實都看在眼裡,雖然Harry始終對此都不曾表示過什麼、看起來無所謂的樣子,但他怎麼會容許他們一直對Harry如此無禮?

  Slytherin學院的人,毫無疑問秉持著「實力」至上的原則,所以他只要想辦法讓Harry出一次鋒頭,事情便可以迎刃而解。

  所以他刻意讓其他人知道他在某段時間會出席會議不在場的消息,並且讓Montague身邊的人去推波助瀾了一下,果然不負他所望的順利完成目的。

  這下子,Harry就算待在他身旁的位置,再也不會有人多說什麼。

 

  一直沉浸在後悔裡不是Gryffindor小獅子的風格,Harry在床上翻滾了幾圈之後,覺得反正事情已經成了定局,乾脆爬起來重新面對這個世界。

  「Tom,你在幹什麼?」Harry好奇地問。

  「關於靈魂切割的書。」Tom語氣輕鬆的回應著。

  這讓Harry從床上跳了起來,並在瞬間衝到他的面前,伸手直接將那本書給抽走,瞪著他問:「你看這方面的書是不是有什麼打算?」

  「別緊張。」Tom揉了揉他的頭髮,就像是在安撫炸毛的貓咪似的,「你難道沒有考慮到,這個世界的Voldemort留下來的分靈體該怎麼處理?」

  Harry緊抿著唇、眉頭也皺了起來。

  其實他有想過,只是他不確定這個世界的走向到底產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因為他雖然在入學時看到了纏著頭巾又怪裡怪氣的Quirrell,但萬聖節山怪入侵的事件並沒有發生,而他也沒有遭遇到什麼不尋常的危險,所以他決定在學期結束時去那扇活板門底下一探究竟,並且避免牽扯到其他的人,現在的他已經有辦法處理一切。

  至於其他的分靈體,他打算這個學年結束後再去一一找出來,至於銷毀還是另外處理,他再找時間與Tom商量──Harry的初步想法是這樣,只是他一直沒有找Tom討論過,或許他也下意識的害怕……

  害怕在這個世界對他很好、像是一位真正愛護弟弟的兄長的Tom,會在取得那些分靈體的力量之後,又變回了過去那個冷酷的Voldemort

  「看來是有?」相處了這麼長的時間,Tom已經能夠非常準確的從他的神情讀出他的想法,「怎麼沒有想過,要和我討論這個問題?」他伸手抓住Harry的手腕,將人拉到距離自己眼前不過幾公分的地方。

  「沒、只是一時沒有想到。」Harry下意識的想要迴避那感覺相當溫柔、卻又是深沉的視線,只是一秒後又被輕捏著下巴、強迫與之對視。

  「是沒有想到,還是……」Tom看著他的柔和眼神閃過一瞬不明的異樣光芒,無意識稍微加重的力道透露了自己的緊張,「你根本不相信我?」

  「我沒有不相信你。」Harry的目光專注認真,並且以堅定的語氣否認。

  「那你說實話。」Tom又再追問,以今天沒說清楚就休想他放開的氣勢。

  「我只是……害怕。」Harry的語氣弱了下去。

  「害怕什麼?」Tom看著他欲言又止的模樣,其實心裡也有了答案,於是冷冷一笑後,接著道:「害怕又創造出一個Voldemort對吧?說到底你還是不相信我。」

  「不、我沒有!」Harry趕緊否認,在那雙明顯冰冷下來的眼神注視下,聲線有些顫抖著、說出藏在他心裡很深很沉的恐懼,「我只是擔心……那個溫柔體貼、對我很好的Tom,變成我不認識的人,然後……離開我。」

  他在Tom進入Hogwarts後,就有好幾次想到這個問題,因為分靈體當中的冠冕就在學校的萬應室裡──甚至其他的分靈體,只要黑魔王想、肯定是唾手可得的東西,每一次想到最後都讓他擔心的吃不下飯──最後都是在Breede滿臉淚水的哀求下才勉強用餐的。

  所以每次Tom放假回到莊園時,Harry都會很小心翼翼的以魔力探測他身上的靈魂,確定能量和波動還是一如往昔之後,高高吊起的心才會稍稍的放下。

  在幾次之後,Harry比較沒有這麼害怕,但這個問題已經成為他心裡很深沉的憂心,雖然平時沒有表現出來,但每隔一段時間的午夜時分、一個人獨處時,他還是會想起這個問題。

 

  「我不會離開的。」Tom看見他眼底那真實的掙扎和憂心,目光放柔幾分,道:「只要你答應我兩件事,你擔心的事情就永遠也不會發生。」

  「什麼事情?」Harry問。

  「第一件事,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和我商量,不得隱瞞。」言下之意,就是不管是分靈體還是其他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向他坦白清楚。

  Harry現在的心裡主要還是在糾結分靈體的事情,他心裡覺得彼此坦白確是也沒什麼不好,所以沒想多久就點頭答應了,「好,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過去、現在到未來,你都必須待在我的身邊,與我在一起。」隨著話語,那血色的眸光裡,彷彿有什麼情感正灼熱地沸騰著。

  Harry並不遲鈍,況且又是在這麼近距離的對視之下,他能讀出那近乎滾燙的視線裡毫不掩飾的感情──這也並不是太意外的事,對嗎?不惜一切將自己留在莊園裡,接著又是無微不至的關心,甚至讓他成為莊園第二個主人,最後更是多次明顯表現出的──佔有慾。

  他以前覺得這位前任黑魔王的心思不太好猜,但是在思考轉往某個聽起來很荒謬的方向之後,這所有行為都得到了合理的解答──Tom對自己有好感,而且是與日俱增。

  現在,這個答案已經成功地獲得證實,剩下的就是自己的答案了。

  「好。」Harry並沒有太多的猶豫,全神專注於聆聽自己心中的答案,最真實的聲音便就這麼脫口而出。

  如果說救世主的任務就是為了消滅黑魔王,那麼只要結果是好的,中間是什麼樣的過程應該就不在世人關心的範圍內,不是嗎?──或許,這一次就讓救世主陪著黑魔王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也是個不錯的結局呢。

  「呵呵……」Tom十分滿意地笑了起來,臉上帶著的喜悅是這幾年來Harry看過最明顯、最濃厚的,「慎重起見,我們立下契約。」

  「怎麼立?」覺得這輩子的使命已經完成了大半,加上擺在心裡擔憂許久的事情一口氣就坦白解決,Harry現在的心情是相當放鬆而且輕快的。

  「跟著我一起唸就好了……」Tom鬆開箝制住Harry的手,額頭直接貼上他的──鼻尖碰在一起,濕熱的氣息吹撫在彼此的肌膚上,近到只要任何一方稍微往前一公分的距離,彼此就能吻住對方──在那古老的魔法誓詞唸完之後,Tom的確這麼做了。

  冰涼的嘴唇覆上溫熱的,技巧地竄進挑逗那生澀,勾勒著不曾有過的熾熱。

 

  黑魔王的靈魂,在彼此的體內滾燙著契約的刻印。

  以此作為誓詞的所在,等於是只要靈魂不滅,就能直到永遠。

 

 

 

 

 

                           TBC.

 

後天就是場次了YOOOOOOOOOOOOOO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掠 的頭像
星掠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