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這裡是管理人星掠,出沒地方為噗浪還有這裡。

主修:特傳因與聿古劍HP全職瑯琊榜

副修:眾且雜

同好聊天歡迎w

 

  *Tom Riddle X Harry Potter

 

 

 

 

 

  必然重疊的軌跡

 

 

 

 

 

  「Lily,小寶貝是不是病了?怎麼這些天看起來精神都不太好的樣子?」James憂心不已的說。

  「Harry的身體很健康……不過、最近的胃口真的比以前不好。」Lily也擔心著。

  「要不要再找個時間帶HarrySt Mungo一趟?做個詳細的檢查,Harry年紀還這麼小,不要落下什麼毛病才好。」James拿出月曆和電話簿,準備要打電話預約時間。

  「也好。」思忖過後,Lily覺得做個檢查確實比較保險,於是便與丈夫討論著可行的時間,「不如就明天吧?問看看Sirius他們能不能改約晚上。」

  「應該可以吧?Sirius可是Harry的教父,說不定也嚷著要跟去醫院。」熟知友人脾氣的James如此猜測著。

  「你還是先打電話給Sirius吧!」

  「我這就打……」

 

  原本站在廚房門口正捧著Lily給的果汁喝的Tom,聽到夫婦兩人的話之後,放下喝到一半的果汁,爬上二樓找他的弟弟。

  其實他並不是很明白大人們在說些什麼,只是他聽到了Harry的名字,又看到他們臉上的神情不大對勁,擔心是弟弟有什麼狀況,所以才急著往嬰兒房的方向趕去。

 

  躺在周圍掛了好幾個玩具的嬰兒床裡,Harry聽著上方懸掛的貓頭鷹造型音樂盒播放著叮叮咚咚的水晶音樂,旋律很平和,但他卻無來由的感到心慌。

  這樣的情緒已經持續了好些天,自從上星期SiriusRemus來訪過後。

  原本見到他們,Harry還挺高興的──畢竟在上一世,這兩個人可以說都是為了他而喪失性命的,見到他們活生生地站在面前、和自己的父母笑著聊天的畫面,Harry當場就激動地泛著淚光。

  那時候James還半開玩笑地扯住Sirius的衣服指責著,一定是他那太不修邊幅的造型把他們家的小寶貝給嚇哭了。

  Sirius立刻叫嚷嚷地喊冤,還把Harry抱高高的哄著,一旁的Remus也靠過來幫忙,最後Harry一手一個、抓住他們的手指頭,開心地笑了。

  只是過沒多久,Harry斷斷續續地聽到大人們各個帶著嚴肅的神情討論的事情時,心也一點一點的往下沉──他們在談論的、是守密人──天知道,Harry有多麼想大聲地叫喊出『千萬別讓Peter Pettigrew擔任守密人,他是Voldemort的僕人!』

  努力地揮著小小的四肢,嘴裡不斷發出「咿呀」、「咿哈」──他完全無能為力,只是讓大人們暫時停止討論,紛紛圍過來安撫著他。

  最後,Harry再也沒聽到更多的訊息。

  依照他上一世的記憶,最後守密人會換成Peter Pettigrew──那個背叛他的父母害他們喪命、讓他的教父蒙受不白之冤被關進Azkaban整整十三年,最後還變成老鼠躲在Ron家的鼠輩男人。

  前世的Harry Potter,因為溫暖的家被毀了,從此再也找不到歸屬,沒有一個溫暖的家是屬於他的,直到他的生命消逝。

  回溯到最初的緣由,就是那個男人造成的,如果不是他,Harry Potter可以有疼愛自己的雙親、在他們的百般呵護下長大,而不是變成一個被關在碗櫥裡又被呼來喝去的瘦弱孩子,在別人家的屋簷度過悲慘的童年。

  一定要阻止悲劇再度重演。

  但是,身為一個不滿周歲的小嬰兒,他能怎麼做?

  Harry焦慮地把底下的被褥翻得十分凌亂,如同他現下亂糟糟的心緒。

  由於內心過於慌亂,Harry也沒發現到有道小小的身影,悄悄地從門口走了進來。

  等到查覺到有片範圍不是很大的陰影籠罩著自己之後,Harry這才意識到有人站在旁邊,他一抬頭、便對上了那雙眼眸──帶著全然純粹的關心、卻又是他曾經敵對許多年的血紅。

  見他凝望著自己的模樣,Harry感到有些莫名……他這是在、擔心自己嗎?

 

  Tom靜靜地凝視著躺在嬰兒床裡的小孩,臉龐圓潤又紅撲撲的,腦袋裡沒有什麼想法,但手已經下意識的伸了過去,輕輕地戳著那稚嫩的臉蛋──軟軟的、熱熱的,非常好摸,摸起來比大人們給他的羊毛小毯子還要柔軟舒服好幾十倍。

  在過去這些日子以來,不管是Harry出生前還在出生後,JamesLily經意或是不經意說出口的話,他一直牢牢地記在心裡──「Harry是弟弟,Tom是哥哥,身為哥哥的就要好好保護弟弟。」

  打從他有意識以來,總覺得身體空空的、好像少了些什麼,給他吃的他就吃、給他喝的他就喝,旁人說什麼他就照著做,聽不懂的就什麼都不做,身邊的任何事物都沒辦法讓他看上第二眼。

  JamesLily對他很好,一直讓他覺得心裡暖暖,但除了溫暖他沒有第二種感覺。

  除了Harry

  在他的弟弟出生之後,以前那種空白的感覺就在不知不覺間慢慢消失了,而Tom一直覺得空蕩蕩的地方,也被各種不同的感覺充斥著,當他見到Harry的時候。

  他無法形容那種感覺,或許是他的年紀還小,無法用言詞來表達,但他明確地知道一點──他要他的弟弟好好的。

 

  「Harry……」清脆又帶了點童稚的嗓音,輕輕地從那向來緊抿著唇溢出。

  躺在嬰兒床裡的Harry愣了,正好上樓來的Potter夫婦也愣了。

  一會兒後,回過神的James向站身旁的妻子確認問:「親愛的,剛剛……那是我的幻覺嗎?Tom他終於開口說話了?」

  「是Tom在說話沒錯,我也聽見了。」Lily語氣平靜的回答後,連忙踏進嬰兒房裡,有些激動地抓著大兒子的肩膀,欣喜道:「Tom,再說一次,好不好?」

  Tom沉默了一會兒,才又再度重覆了方才的單詞。

  Potter夫婦都很高興,因為這是他們第一次聽到他開口說話。

  從小到大Tom一直就是很沉默的孩子,不哭也不鬧,到了開始學說話的年紀時,也一個字都沒說過,這讓夫婦倆擔心了好一陣子,要不是St Mungo檢查過他的喉嚨和聲帶都沒有問題,他們原本還怕Tom不會說話是天生的。

  Harry也相當訝異,看父母如此大的反應,沒想到Tom開口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自己的名字。

  他不禁認真地反覆想著過去到現在的Tom,看起來沒有起伏情緒、沒有開口說話,這讓他最後得到了一種感覺──Tom看起來似乎是少了什麼,譬如像是──部分的靈魂

  於是,Harry要煩惱的事情又多了一項。

 

  後來,Potter夫婦帶著兩個孩子一起去了St Mungo

  當然,檢查的結果也如同往常,兩個人的身體狀況就各種數據分析上看來都非常良好。

  由於Tom看起來的表現,比起一般同齡的孩子頂多是過於安靜,再加上靈魂損傷的病例並不多見,所以治療師們也不會想到要往靈魂的方面檢測。

  ──Harry的疑慮,還是無法獲得證實。

 

  然而,另一方面,命運的未知等不了Harry想出對策。

 

  在Harry以為距離Voldemort來襲的日子應該還有至少一個月的時候,某個週末的寧靜夜晚裡,黑魔王卻毫無預警的突然襲擊Godric's Hollow

  James Potter奮勇抵抗,仍英勇戰死。

  Lily Potter為了保護孩子們同樣殉難,將無盡的愛留了下來。

 

  必然重疊的軌跡,留下的卻是改變命運的契機。

  那兩個活下來的男孩──Harry Potter and……Tom Potter

 

 

 

 

                           TBC.

 

窩的媽天氣好冷好睏(艸)(進度哭哭

然後聽說今天是好肉日?

不過我這裡只有便當沒有肉喔QQ(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掠 的頭像
星掠

╟彼岸╪滄海╢

星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
  • 巫師為啥是打電話通知阿阿阿阿= =